良見 / 待分類 / 每個一分鐘都是一片葉子、一張充值卡

0 0

   

每個一分鐘都是一片葉子、一張充值卡

原創
2019-10-16  良見

       一分鐘,對很多人來說,不在乎。


      我是歲月老人。我走向人群中,去向人們要〞一分鐘〞,去追問〞一分鐘〞的價值意義。


       很多人都很悠閑,也很慷慨。他們并不是斤斤計較的人,而是大大咧咧地,就像賣肉的,有人來買一斤肉,多割了,人家不要那么多,那就再把多的割下來吧!他們比賣肉的慷慨多了!因為最近豬肉價格大漲,賣豬肉的就是想慷慨大方也慷慨大方不起。而你向他們要〞一分鐘〞,他們會給你三、四分鐘,甚至再多點,十多二十分鐘也行!


       我再走到一些繁忙、熱鬧的地方,卻遭到了與先前迥然不同的對待。在一個周末的晚上八點的時候,我到了一家快餐店,去向在店里上班的人要〞一分鐘〞。


      我先來到店前的迎收臺。迎收臺值班的是一位端莊的面帶微笑,皮膚白凈的女子,看上去年齡有三十來歲。旁邊一臺電腦前,站著值班經理。這個時候是高峰期,經理就成了〞滅火隊員〞,哪里忙不過來,就去幫一下,緩解一下。這位迎收臺的女子在電腦上熟練地操作著,一邊不停地按鍵,一邊詢問客人簡潔而清晰準確回答客人的問題。迎收臺前面來就餐的客人排起了隊。她站的地方旁邊,是一臺冰淇淋機,地上是兩個小的紅塑料桶,裝滿了干凈的涼水。地上還有幾個盆,也同樣裝滿干凈的涼水。這些水,正是她提前打好用來清洗冰淇淋機的。


       〞你好,我可以向你要'一分鐘'嗎?〞趁她抬起頭來的間隙,我趕忙從旁邊擠過去對她說。


      〞實在對不起!我太忙了!時間不夠用!這幾位客人點完餐,經理替我負責給客人點餐,我還要清洗冰淇淋機。我還想向人要'一分鐘'呢!〞這個時候的每個〞一分鐘〞,都是快速運轉的機器鏈條上的一個緊密嚙合的一個鏈條,不可能單獨拿走其中的一個鏈條。


       我向店里走去,來到配膳臺前。配膳臺是連接客人就餐的大堂和里面操作間的中間地帶。配膳臺上也是一位皮膚白凈的女子,有40多歲。我撥開圍著的取餐客人和等著取餐的外賣小哥,直接對她說:〞現在能向你要'一分鐘'嗎?〞她瞅了我一眼說:〞你沒見我正忙著呢!我的時間都不夠用!上衛生間都沒時間!你走吧!〞



        這時,洗碗工從碗間出來了,她是一位膚色白凈、慈眉善目的五十多歲的大姐。見她出來,我連忙走上前去,對她說:〞大姐!您好!您能幫我一下嗎?〞她說:〞你說,看我能不能幫你?〞我說:〞我要跟你借點時間,不多!就一分鐘!〞她說:〞別的行,就這不行!我還要帚地,之后,要收碗、擦桌、洗碗,我緊趕慢趕,生怕下班時碗洗不完,事做不完!你要沒別的事,我先去放帚地的水了!〞



      走了這家的好幾個崗位,都沒要到她們的〞一分鐘〞。看來,同樣的〞一分鐘〞,在不同地方有些不一樣。我又到別的地方,同樣遭到了或干脆直接或委婉的拒絕。



       我是時光老人,我有無數的時間,那分分鐘,就如同浩瀚大海中的微不足道的一滴滴水,又如同無邊無際的森林中的一片片樹葉。而每一滴水、每一片樹葉都是獨具特色的。時光不能靜止地看待,而要放在一定的環境、情境之中。各個〞一分鐘〞的長度是相同的,但每個一分鐘的價值和意義是各不相同的。這一分鐘,又像一張充值卡、銀行卡,外觀都一樣,而充的值、存進的錢不一樣,因而每張卡的價值也不一樣。


     王良炬   2019年10月16日   北京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