溱湖之戀 / 我的著作 / 夕陽里 晚風里 回味著故鄉的往事

0 0

   

夕陽里 晚風里 回味著故鄉的往事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0-16  溱湖之戀

本文參加了【鄉愁】有獎征文活動

作者:中國攝像師潘長宏

1956年我出生在美麗的江蘇省揚州市泰縣蘇陳人民公社,那時,集體農莊,走在鄉間小路,看到的是玉米,谷子,高梁,大、小、元麥、山芋,花生等旱地農作物。九歲上一年級,一年一年地過去了,竟然讀到了高中畢業,因為沒有大學考,出于生計,來到了呂梁山腳下的山西省雁北地區。苦工做了二年后才慢慢地走上了管理層。之后時常想念起我的故鄉、我的那個兒時的家,幾十年來,我回過兩次家,家鄉的變化真大,令我不敢想象。

     人總喜歡在一段時光中,懷念另外一段時光,總是在老去的時光中,回味故鄉及曾經的家和當初的相遇相知,那份人生初識的淡淡幽香,卻被珍藏在時光的眸子里,穿過歲月枝頭的明媚,芬芳著我所有的流年!

一個人不論你在哪,都得有個家,富麗堂皇也好,一貧如洗也好,總之家是不可或缺的!我兒時的家(五十年代末)我描繪了你可不許笑!家是茅草房,那房子結構和形狀至今歷歷在目,上蓋草有兩種,一是小麥桔桿,一是稻草,每年都要找泥瓦匠用槍頭插上拍爬,把爛了的地方補修完好,不然,這個家春、夏、秋不能防雨,冬不能防雪。在草房的邊緣要扎封閊把,比其它地方厚實一些,主要是防止大風刮來吹翻,不過那也只能擋住四到五級的風,上到六級以上的風刮來,在房子的邊緣要用釘耙等鐵器筑在茅草上,最最標志的是在屋的兩個閊尖上用缸瓣壓著,這樣才能不被大風刮掉。泥土打的墻,蘆葦封的榜,屋內是土的地面,年復一年掃地,門檻的里面掃得比室外矮得多,外面下了雨從老鼠洞里往屋里淌。那種房子有兩種動物最為喜愛,一是老鼠,一是麻雀,它們成年累月在里面做窩,繁衍生息,孕育了一代又一代。

就是在那個年代,我有位最愛,但未能相守,至今實難忘懷!她的小名叫鳳,我18歲,她16歲,我讀高中她讀初中,我們放學回家時,常常在一起扯豬草,牛草、旱草,豬、牛草大家都懂,旱草是什么呢,就是一種用于漚肥的草。我們不和別人在一起扯草,只有我們倆,上天就約好,今天去哪里,總是心有靈性地互相包容和體貼,后來被家里人發現了,兩個家庭都不同意我們相處,想盡了一切辦法阻止我們,沒辦法,我只好硬著頭皮外出了,從此天各一方,無緣以對,現在各自組起了家庭。紅塵陌上,溫柔淺念,輕倚歲月,淡抹情懷。拾一抹詩心,收藏于歲月,待經年回眸,那些相約走過心間的美好,依然會在生命里動人而斑斕!淺行在時光的流韻里,盈滿了人生的底色,每一滴露珠,都是一顆透明的心,每一朵鮮花,都是一曲抒情的歌謠。

八年前,我回到久別的故鄉后,那變化是難以用語言來表達的!僅居住條件就經過了五次變革:從茅草房到磚木結構的紅平瓦房,從平瓦房到封七至十一道檐的小青瓦房,從小五架梁到跨五架,從跨五架梁到二層樓房,從磚木結構兩層樓房到到磚砼結構三層連體式別墅。許陸新區前有十車道的陳莊西路,道路兩旁郁郁蔥蔥,晚間散步,燈火欄柵,任我徜徉在綠蔭樹下的人行道上,小區用護欄,栽有桂花和各類風景綠化,中秋來臨,處處桂花飄香,真是天上人間,滄海桑田,果實累累,自然生態環境達到了小康水準,餐飲多樣化,穿著高檔化,家庭電氣化,出門機械自動化,辦公無紙化,信息網絡化是日常節奏。城里是高樓大廈拔地而起,娛樂設施應有盡有,湖濱廣場、步行街風景秀麗,壩口廣場,新市民廣場,府前廣場五光十色,情趣盎然,那里早已成了市民傳播民間優秀、先進文化的陣地。

一路走來,細碎的腳印里有你相伴年輕時的溫暖。回鄉時相遇了,那是桂花飄香的季節,聞著滿園的桂花香,卻把那份失落的情珍藏心底,不需要太多渲染。只想在隔空的美麗中留住。心靈呼喚猶如花香中聆聽,在感覺中共鳴。那份靈性永遠雋刻在彼此心田;一樣的微笑,凝固成刻骨銘心記憶和永恒的美麗。其實時光的眼眸從不會為誰書寫永遠,所有的過往,有一天都會消失在這一路的綠肥紅瘦里,把心花種在生命的陽光里,綻放一份玲瓏而婉轉的情意。愿用若水的清淺,換取你今生靜好,故鄉你在我心中永遠不老!

2019年10月16日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