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萬相 / 文娛大觀 /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0 0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2019-10-15  塵世萬相

    編者按:本文來自微信公眾號“毒眸”(ID:youhaoxifilm),作者張穎,編輯 師燁東,36氪經授權發布。

    貓眼的一張“主演電影累計票房超100億”海報,將杜江推至風口浪尖。

    盡管在過去的兩個月,杜江參演的《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三部影片累計票房超過了66億,但在社交軟件的熱門評論里,對“百億”由來的質疑聲不絕于耳:“他是怎么當上百億先生的?”“沒有一部是男一號,這也能算主演電影百億票房?”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杜江主演電影票房累計超100億

    坦白來講,杜江“百億”的名號確實夾雜了一些運氣的成分,盡管他不是電影的主演,但其參演的多部影片正好趕上了主旋律影片異軍突起、狂攬票房的好時候:國產電影票房排名前五的影片中,有兩部皆為這三年中的軍事題材的主旋律影片影片,2017年《戰狼2》 大爆、狂攬56億票房,2018年春節《紅海行動》逆襲,也一舉拿下36億的超高票房——愛國主義和軍事軍人硬派氣質在這兩部影片中被充分展現,既能扛票房、又能獲得觀眾的好評和青睞。

    杜江不是這股風潮唯一的受益者,其前輩吳京,乘著《戰狼2》的東風、成為第一個實打實的百億先生。只不過不同于杜江的男二、男三號,吳京是軍事題材的愛國影片中絕對的大男主,其在影片中塑造的也是更加剛勁能打的硬漢形象。“《戰狼1》之后,在這種大的氣候里面我撕開了一個口子,算是我撕開的,我最近看那些頭條都是,開始往硬漢上靠了,那我覺得我起碼引導了正確的輿論導向和正確的價值觀導向,起碼現在大家都往硬漢去靠攏了,我覺得我是做了貢獻的。”

    毒眸發現,《戰狼2》成為現象級影片之后,大銀幕的硬漢形象的確開始顯得更具票房吸引力,感知到變化的年輕男明星們,也紛紛投身于此。不僅僅是杜江,同樣參演了多部軍事主旋律影片的還有以往的“鮮肉”歐豪、黃景瑜,甚至包括眾多偶像派男演員——如吳京所言,向硬漢靠攏的風頭已經完全起來。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戰狼2》(票房:56.85億)

    而在這些人中,電視劇出身、之前的形象是“奶爸”的杜江,選秀歌手出身、演過青春片的歐豪,以及靠網絡耽美劇男主角走紅的黃景瑜,三位轉型效果最為明顯,從票房和人氣來衡量的話,他們轉型踏進了愛國主旋律影片的跑道,既正確又寬廣。在吳京仍然穩坐70后電影硬漢一番的位置之后,眾多的80、90甚至00后男演員中,有誰會成為下一個吳京?

    從動作硬漢到軍事硬漢

    在吳京憑借“戰狼”形象成為“全民英雄”之前,大銀幕經典硬漢似乎空缺了很久。

    中國內地的銀幕硬漢文化,最早興起于1976年上映的犯罪影片《追捕》中的主演高倉健,這位正派硬朗的男主角在國內備受觀眾追捧,一時間成為硬漢形象的標桿、掀起大銀幕“男神”的熱潮。加上上世紀八十年代的香港電影產業極度繁榮,誕生了成龍、李連杰、甄子丹等一大批動作明星,把功夫大男主的光芒最大化。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追捕》中的高倉健(左一)

    當時的成龍用真拳頭、真拼命的方式打造了《醉拳》《龍兄虎弟》《A計劃》和《警察故事》等一系列經典動作片,喚醒了八十年代一個新的繁榮的香港商業電影時代;同時期李連杰主演的首部電影《少林寺》打破了華語電影內地票房紀錄、成為很多電影演員口中“當年看了七八遍,真想去少林寺練武”的經典;稍晚于成、李二人的另一位功夫明星甄子丹,也同樣憑借深厚的武術功底塑造了陳真、葉問等功夫大師角色——在那個年代,他們是大銀幕中實打實動真格的功夫硬漢。

    而出身武術世家的吳京,自幼便被送往北京武術隊跟隨教練吳彬習武,并拿下了多個全國冠軍。之后,吳彬推薦吳京在1995年出演了第一部電影《功夫小子闖情關》,作為1996年上映的香港武俠電影,正趕上香港電影由盛轉衰的節點,曾紅極一時的功夫片也難逃宿命,最終這部影片的香港票房只有70多萬港元。

    在電影上的嘗試失敗后,吳京選擇了參演電視劇,沒想到卻一炮而紅,1997年其主演的《太極宗師》開播之后,作為主演的吳京憑借外形和功夫身手贏得了觀眾的喜愛。不過爆紅之后,吳京在隨后出演的幾部電視劇《小李飛刀》《策馬嘯西風》《江山兒女幾多情》等中都沒有太亮眼的表現,而當時的電視劇市場已經出現了一大批如《流星花園》的經典偶像劇,比起舞刀弄槍的打星,留著長發的“花美男”更受觀眾的青睞,《太極宗師》那樣的機會,對于吳京來說也越來越少。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太極宗師》劇照

    迷茫中的吳京再次回到了香港電影圈,2005年吳京在《殺破狼》中與甄子丹有一場經典的對手打戲,手臂被打斷了好幾根棍子、臺詞只有一句,但讓很多觀眾對他印象深刻。只不過當時的香港電影市場,本土打星都已經自顧不暇、出路難尋,吳京同樣難以在港片沒落的時代討到飯吃。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吳京在演《殺破狼》時手臂被打斷了好幾根棍子

    之后吳京出演了《黑拳》《男兒本色》等港片,在2008年自己又做導演拍攝了《狼牙》。在吳京的作品和公開場合發表的言論中,都不難看出他“狼”的偏愛,這部《狼牙》同樣傾注了他對于男性角色強大、勇猛的執念,盡管影片票房不佳,但吳京身上的“狼性”和對成為英雄的渴望并沒有因此受挫:“電影就像一場馬拉松,每一個階段都有一個新的目標,我已經制定好自己新的理想,其實只要走好自己腳下的路就足夠了,做自己的英雄!”

    2013年,吳京用“傾家蕩產”式的決心自導自演了《戰狼1》。“我要表達我的意志,一部電影是一個導演把自己的價值觀闡述出去,所以贏要贏在我手里,輸也得輸在我手里,我的命自己掌握,死了干脆,我就是這種性格。”吳京曾在采訪中說道。好在2015年電影上映后拿下了超過5億的票房,這一次吳京不僅沒有輸,反而找到了軍事題材戰爭片的潛力,畢竟在此之前,像《戰狼》這類充滿個人英雄主義的商業主旋律大片并不多見,更難收獲市場和觀眾的大規模追捧。

    彼時正當其道的,是“小鮮肉”們。2014、15年前后,內地娛樂圈正值鹿晗、吳亦凡和黃子韜等偶像練習生回國,李易峰、楊洋等流量小生崛起、風光無限,電影行業又正是依靠俊男靚女甜蜜虐心戀愛組成的青春片大肆販賣情懷與荷爾蒙的時期——當時的國內影視娛樂行業掀起了一股“鮮肉”盛行、粉絲崇拜的狂熱浪潮。

    如吳京所言,他是撕開那道口子的人。在讓市場和觀眾看到了“戰狼”的力量之后,憑借著第一部的不錯反響,《戰狼2》得到了資本的支持而順勢開機,作為導演既不能讓上億的成本打水漂、又要保證新片在前作的基礎上有所突破,吳京所面臨的壓力也比以往更大。

    拍攝期間,吳京要到部隊中訓練,以軍人的標準要求自己進行障礙跑、射擊、拉練等多個項目;在非洲生活近一年,拍戲的時候跳海、搏斗、實戰,體重驟減全身是傷,和受傷范圍覆蓋全身的成龍類似,吳京在自己身體模型上畫出的未受過傷的地方只有耳朵、臉頰幾處——憑著這種真打實斗的拼勁兒,吳京的硬漢形象在《戰狼2》中被完整地塑造起來。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要讓觀眾知道男演員不是在家織毛衣的。”吳京曾對媒體表示,在流行中性美、花美男的時代,他就是要拍一部真正“爺們兒”的電影。《戰狼2》以56億的票房成為全民爆款之后,作為影片的導演和主演、點燃了愛國主義的火焰后,吳京和“冷鋒”一起開啟了大銀幕硬漢的新時代,“軍人”“硬漢”“愛國者”組成了能扛票房、被觀眾喜愛的電影關鍵詞。

    從成龍、李連杰和甄子丹時代里打星在銀幕大放異彩,到“美男”“鮮肉”當道,再到吳京等人再次開辟出一條屬于電影硬漢的道路,大眾審美的風向正在發生著潛移默化的轉變。

    向主旋律進軍

    《戰狼2》大熱之前,杜江、歐豪和黃景瑜三人還不同程度地處在職業生涯的瓶頸期中。

    彼時杜江被大眾熟悉的形象是《爸爸去哪兒》中的“超級奶爸”,歐豪也始終沒有代表性的電影作品問世,黃景瑜則尚未擺脫粉絲對其出演耽美劇男一號的固有印象。對于三個人來說,當時的身份標簽似乎無法支撐他們在演藝道路上走得順利。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爸爸去哪兒》中的杜江

    歐豪是選秀歌手出身,2014年《快樂男聲》選秀紀錄片中,比賽亞軍獲得者的他在影片中不掩飾自己對職業生涯的野心和期許。“要比比賽的時候更強更厲害,不然再出一個選秀節目,人家關注的就是新人了。如果能力跟實力沒有很大的突破,就會被人蓋過去,所以就得不斷進步,讓別人追不上你,”歐豪說道,“不可能一輩子打漁吧。”

    目標明確的歐豪在2013年《快樂男聲》獲得亞軍之后就投身了電影的拍攝中,趕上《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同桌的你》和《匆匆那年》等青春片大行其道、狂攬票房的時代,歐豪在2014年進組拍攝了由蘇有朋執導的《左耳》,與馬思純、關曉彤和陳都靈在大銀幕“談起了戀愛”。當時的歐豪在大銀幕的形象還十分稚嫩,影片2015年4月上映后,豆瓣評分不及格、口碑崩塌,剛出道沒多久的歐豪演技也飽受質疑。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左耳》(豆瓣評分5.5)

    但另一邊,5月開播的綜藝節目《真正男子漢》中,他穿上軍裝、流汗流淚地盡力塑造著一個硬漢的角色;7月,飛行類勵志真人秀《壯志凌云》開播,歐豪成了身穿制服接受體力和智力雙重考驗的飛行員——從“快男”、青春片男主到綜藝節目硬漢小生,歐豪轉向的痕跡在2015年顯現。

    綜藝節目的鋪墊后,轉變的效果來得很快:2016年進組拍攝、2017年7月《建軍大業》作為建軍90周年獻禮上映,飾演葉挺軍長的歐豪,邁出了向大銀幕主旋律進軍的第一步。但自出道以來就留著平頭、露著肌肉,偶爾戴著耳環痞笑、被稱為“小鮮肉”的歐豪,他塑造的軍長形象在當時并不被所有觀眾接受,甚至為角色原型的后代所不滿。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歐豪塑造的軍長形象爭議頗多

    《建軍大業》上映的同時,7月另有三部其主演或參演的影片《青禾男高》《妖貓傳》和《秘果》登陸院線,馬思純一條“七月是歐豪的”微博甚至登上微博熱搜,一時間,歐豪成了作品密集上映的“電影咖”。只不過當時盡管他的作品從古裝到青春校園、綜藝節目和獻禮片之間變化多樣,但形象上,歐豪塑造“型男”的人設愈發明顯。

    而2015年的杜江已經出道近20年,始終沒有亮眼的作品問世。直到杜江帶著兒子錄制了《爸爸回來了第二季》,又在2017年參加了《爸爸去哪兒第五季》,才開始被觀眾廣泛討論——盡管在此之前,杜江也出演過一些如《北京青年》《愛情面前誰怕誰》等反響不錯的電視劇,但并沒有獲得屬于他的光環。2016年在影片《羅曼蒂克消亡史》中飾演“童子雞”一角時,杜江曾在社交媒體公開表示:“是童子雞這個角色讓我第一次覺得從戲劇學院畢業,能真正成為一個演員是件多么幸福的事情。”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羅曼蒂克消亡史》中的杜江

    對一個演員來說,出道近二十年才第一次真正感受到演員的幸福感,也許并不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杜江并不羞于承認這點,甚至在采訪中表示自己是一個沒有太多天賦的人,只能“笨鳥先飛”。2018年的票房冠軍《紅海行動》正是杜江“先飛”的重要一步。

    2016、2017年《紅海行動》項目籌備階段,杜江選擇了主動出擊,與遠在摩洛哥勘景的林超賢導演視頻爭取角色,盡管只是一個男三號的位置,但對于此前在電影作品上表現一般的杜江來說已經十分珍貴。由于其之前在綜藝節目中謙遜溫和的“奶爸”形象與《紅海行動》軍人徐宏一角差距不小,杜江為適應角色早早進入了“魔鬼式”的健身訓練中,用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完成了從“奶爸”到“肌肉男”的外形轉變。

    2017年上半年,杜江進入《紅海行動》劇組、開始了漫長又艱難的拍攝,與他一起的,還有當時剛剛因網絡劇《上癮》一夜爆紅的黃景瑜。不同于杜江上戲科班出身的順利,黃景瑜十幾歲從空乘專業畢業后就到上海闖蕩,在成為模特之前曾靠做服務員、工廠學徒等工作維持生計,最窮的時候身上不到一千塊錢,有時還要給家里寄錢,只能一邊想著怎么多賺錢一邊尋找適合的表演機會。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上癮》中的黃景瑜

    直到爭取到《上癮》男主角,在2016年該劇開播之后,黃景瑜一夜爆紅、徹底從困境中逆轉。隨著劇集的播出,微博粉絲以每日七八萬的速度增長,從原來只有幾萬粉絲的小模特漲到了幾百萬粉絲、動輒幾十萬轉發數的大明星。而當時觀眾討論的重點幾乎全部圍繞他與另一位男主的感情戲,耽美劇男主的標簽從黃景瑜一出道就牢牢地貼在了他身上。

    而隨著《上癮》從各網站下架、詞條無法搜索討論,對黃景瑜來說,這樣的出道方式雖然一夜之間讓他成為坐擁百萬粉絲的人氣男明星,但受環境和政策的影響,擺脫耽美劇男主角形象、盡快轉型,對黃景瑜來說幾乎是迫在眉睫。

    2017年2月,黃景瑜進入《紅海行動》劇組。由于飾演狙擊手的角色要求,黃景瑜需要在早上六點就起來進行除了體能訓練之外的專業狙擊訓練,“狙擊手開槍很有講究,需要配合呼吸、心跳,讓身體靜止到零點幾秒,然后扣動扳機。因為呼吸和心跳任何一點微微的浮動都會讓你打出的子彈偏離,所以訓練時會特別考慮這方面,怎么能讓觀眾看出來你在控制呼吸和心跳。”黃景瑜曾在采訪中提到當時為完成好角色、抓住這一變身“硬漢”機會而花費的心思。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黃景瑜為《紅海行動》進行專業狙擊訓練

    當2018年春節《紅海行動》成為檔期內最大的爆款、最終拿下36億多的票房成績后,由于電影口碑上乘、觀眾好感度極高,黃景瑜用狙擊手顧順的專業與冷靜,成功為自己撕掉耽美劇男主角的標簽、轉型成為優質軍事題材影片的硬派男二號,轉變幅度大到讓他的很多粉絲難以置信。

    而從整個電影市場來看,在2017、2018連續兩年的票房冠軍《戰狼2》和《紅海行動》都屬于軍事題材的愛國主義影片后,主旋律電影開始在獻禮之外證明了自己的商業價值,一部分影企因此而在行業遇冷之時找到了生機——“主旋律”的大年即將到來,暗潮涌動。

    而演員個人中,能早早意識到新風口到來、開始轉向的,歐豪、杜江和黃景瑜是走在前面的年輕人。盡管出身各不相同,但三人都在207、2018這一時期把腳踏進了主旋律的愛國主義電影里、借此機會實現著身份的轉變和職業方向的調整,并從“愛國硬漢”身上嘗到了“甜頭”。

    誰能接吳京的班?

    前兩年積蓄的力量,在今年的國慶檔期里爆發。《我和我的祖國》《中國機長》和《攀登者》三部影片中,吳京、杜江和歐豪都分別出演了兩部,觀眾頻繁地看到這三張面孔時,也許會突然意識到,“直男”硬漢的力量已經正式重返大銀幕。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直男”硬漢的力量開始重返大銀幕

    只不過在國慶之前很長的時間里,杜江是處于劣勢的,不管是電影番位還是名氣熱度上都遜色于歐豪和黃景瑜兩位90后小生,然而國慶檔前后,杜江卻實現了大逆襲。

    8月1日《烈火英雄》上映,在片中杜江是黃曉明的“對手”、隊友和朋友,飾演出身軍人世家但并不被父親認可的“馬隊長”。影片中一場爆炸把“馬隊長”推到了與火災較量的生死一線、成了名副其實的大英雄,也把杜江送上了微博熱搜——因為一段真實動人的哭戲,杜江在電影中的演技第一次受到了大規模的肯定,甚至有媒體評價他“進化成了標準的鐵血硬漢”。

    最終《烈火英雄》的票房16.9億,男二號杜江的風頭并不比當時由于因《中餐廳》而陷入輿論漩渦的黃曉明差。“我覺得我這次是殺死了一個不夠勇敢的自己。”杜江在當時的采訪中對媒體說道。從《紅海行動》的男三號到《烈火英雄》的男二號,杜江的銀幕形象的確更加“英雄”了起來。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烈火英雄》

    在后來的國慶檔影片中,杜江還出演了《我和我的祖國》中《回歸》部分的升旗手和《中國機長》中的另一名機長,兩部充滿著愛國主義與敬業精神的影片票房一路飆升,順勢把杜江送進了“百億先生”的行列。與另外三位百億先生吳京、黃渤和沈騰相比,杜江的性格標簽并不如他們那般強勢、幽默或情商極高,算不上一個“有梗、有料”的男演員,甚至在鑄就他進入百億行列的影片中,杜江從未站在男一號的位置上。

    因此,當媒體紛紛為新的80后“百億先生”祝賀之時,杜江工作室曾發文慶祝,但隨后又刪除了這條微博。而杜江本人則沒有公開回應,只是依舊在社交平臺一邊為影片賣力宣傳,一邊曬出與妻子霍思燕的恩愛合照——愛國主義題材的影片中,似乎只有吳京“一哥”的位置不會受到質疑。而與吳京同時代的張譯、黃渤等人雖然也時不時地出現在這一類影片中,但對他們來說,上綜藝、演電視劇和拍電影多棲發展,并沒有明顯地向“主旋律”靠攏的意識。

    年輕的小生反而十分積極。歐豪在今年的行動也十分明顯,《烈火英雄》《我和我的祖國》和《中國機長》以及已經撤檔的《八佰》中均有出演,不管是殉職的消防隊員還是在航空事故中負傷的副駕駛,歐豪的銀幕形象已經開始集中地向正義、勇敢、不怕死、能擔責任的硬漢轉移。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八佰》中歐豪飾端午

    截至目前,燈塔專業版統計的歐豪主要作品票房已經接近80億,憑借愛國主旋律影片完成從選秀歌手到大銀幕硬漢轉身的他,已經遠遠地把很多同時期的年輕男演員甩在了身后。

    相比之下,黃景瑜則沒有前兩者那么猛的勢頭。2019年目前只有一部作為男三號出演的《決勝時刻》上映,不管是1億的票房還是豆瓣6.8的評分,對于前作是《紅海行動》男二號的黃景瑜來說,這樣的成績并不盡如人意。但今年5月開播的緝毒題材刑偵劇中,他仍然是一身正氣的緝毒警察——在大銀幕水花不大的黃景瑜,始終沒有離“主旋律”太遠。

    當一個愛國情緒高漲的國慶檔期過去后,“主旋律”成了杜江、歐豪和黃景瑜職業生涯現階段的關鍵詞,“硬漢”也成了他們正在加固的標簽。只不過,從三位演員目前的作品來看,盡管參演的主旋律題材影片數量不少,但均不是吳京式的大男主,多為男二、男三或者特別演出。

    誰是吳京的“接班人”?

    可以見得,在他們成為主旋律影片票房和口碑的助力者之外,更多的時候,是主旋律影片給了他們實實在在的“好處”:與那些在文藝片或爛片中反復糾纏摸不清方向的男演員們相比,杜江、歐豪和黃景瑜堅定地選擇了愛國的主旋律影片和正直光榮的英雄角色、早早地找到了在當下市場中那條既保險又體面的路徑;甚至只消一兩部《紅海行動》和《我和我的祖國》體量的影片,就足夠換來幾十億、百億先生的名號,達到粉絲數量上漲、在年齡層觀眾中混個臉熟的效果——

    成為吳京“接班人”這件事此時似乎顯得并不重要。因為即使三位演員在番位上達不到吳京的量級,在主旋律影片和硬漢銀幕英雄仍然備受大眾追捧的今天,隨著觀眾對主旋律電影有了越來越高的期待和偏愛,屬于杜江、歐豪和黃景瑜等年輕男演員們的電影市場和發展空間依然廣闊。

    當主旋律電影的風越刮越盛,對他們而言,借風平步青云、成為新的銀幕英雄,現在正是最好的時代。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