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見 / 待分類 / 我要再去看看洪廠長

0 0

   

我要再去看看洪廠長

原創
2019-10-15  良見

       〞良炬早上好!有時間過來玩。〞前兩天,洪廠長又邀請我到他那邊去。在人們的交往中,有的話是禮貌性的應景的〞帶口話〞,比如〞改天請你吃個飯〞,就不要當真,說的人并不是真的要請你吃飯,他說過隨即就忘了,人家都忘了的事還記著還當真的人,就是不熟稔人情世故。而我的直覺告訴我,洪廠長這話不是說說而已的〞帶口話〞,他是真的希望我過去的!



       洪廠長是我的老廠長,原來廠里主管生產業務的副廠長。廠雖垮了,但情誼不斷。二三十年過去了,洪廠長由那個聲若洪鐘的三十多歲的中年漢子,變成了一個六十余歲,來京務工快二十年的退休老頭兒。而我也由當年那個剛走進社會血氣方剛躊躇滿志的青澀青年變成了一個謹小慎微的中年人,來到北京打工也已十年。兩個離家在外打拼的男子,〞他鄉遇故知〞,相聚便是理所應當之事。



       我和洪廠長雖同在北京,但卻有點咫尺天涯之感。我們一南一北,我在最南邊的大興,洪廠長則在北邊的海淀中關村環保園。自從廠垮了以后不久,我和洪廠長也因生計四處奔走而失聯達二三十年,直到前不久了解到原廠職工建了一個微信群,我和他才再次聯系上。他當即邀請我過去,但我這邊一直走不開,拖了幾個月。后來,洪廠長說,你再不過來,我們就要到河南鄭州去了,一去就三年,見面就不易了。于是,我才抓緊時間在中秋節前趕了過去,匆匆見了一面。



       洪廠長當初是一個很有能力很有魄力很有實干精神正直干凈,不愛搞小動作歪門邪道的人。雖然廠垮了,但他卻是職工們頗為認可的人。當年體格健壯渾身是勁的洪廠長,現在情況也差不多吧?我把地鐵4號線幾乎從頭坐到尾,然后到西苑站轉地鐵16號線,到溫陽站前一站,我按他的囑咐打電話給他,他便開始出門到地鐵站接我。到了溫陽站出口,聽見了熟悉的叫聲,卻不見洪廠長的人。當聲音再次響起的時候,我才見不遠處有一個人向我招手,笑瞇瞇地,可他已變得有些陌生不認識了!他好像不是原來我熟悉的洪廠長,身材變得瘦小,不再那么健碩,一頭黑發也已變成灰白。我們出了地鐵站,便走到停車的地方,他從一輛車旁邊進去推他的三輪車,車主一會兒就來了開車走了,我們的三輪車才開出來了。三輪車進入工地后,洪廠長便發揮他的熟練的開車技術優勢,在我膽顫心驚中,三輪車越過地上的鋼板木板、淺溝以及凸凹不平等地方,終于在一坐工棚前停了下來,我的心也終于變得踏實,不再懸吊吊地。



       晚飯是在我們四川相鄰的隆昌市老鄉的店里吃的。我和他的伙伴山東漢子胡經理都沒喝白酒,我喝啤酒,胡經理開車啥也沒喝。洪廠長一人喝了一小瓶白酒。他回憶起當初我們在廠里時喝酒打南北派酒戰的情景以及廠里的一些人和事。他說現在每天都要喝二三兩白酒,不喝反而血壓會不正常,會降低。洪廠長還講述了他離開廠后到北京前,在老家縣城的生活。他曾替人送過水,而勞累之后幾個月應得的工資最后卻打了水漂,老板跑了,一個子兒也沒拿到。


       到2001年,洪廠長才來到北京。他有個堂弟,在北京的事業走上正軌,做大了,辦起了房地產公司。于是,洪廠長來到北京,替堂弟處理工資人事、事故處理方面的事情。工地上包吃住,堂弟給他一個月開6000、7000元的工資。這一干就是十多二十年。



       洪廠長的兒子已經三十多歲,已結婚生子,在成都工作。洪廠長和兒子在溫江買了第一套房,到了房款付清,欠帳還清時,孫兒孫女一天天長大,房間又變窄,不夠用了,于是,洪廠長和兒子又計劃購第二套房。而令人十分高興的是,第二套房與第一套房離得很近,在同一棟樓同單元,只不過樓層不同。



       洪廠長與嫂子張二姐,兩人都已退休。洪廠長是退伍軍人,工齡長,退休工資有5000元左右,兩人的退休工資加起來有8000左右。前些年,張二姐也在北京和洪廠長一起,后來,她回成都帶孩子,洪廠長就一個人留京,為還清第二套房的〞40萬元〞欠賬而奮斗!



       我佩服也羨慕洪廠長,在成都有兩套房,應該算是中產階級了。而這是他和全家奮斗而來的!這也使人想到如今一些老年人要〞解放〞自己,不愿為〞兒女的奴隸〞,不愿為兒女〞當牛作馬〞,不愿為兒女帶小孩,更不愿為兒女掙家業。一些像洪廠長這樣的老年人,都在家呆著,顯得輕松而悠閑。而洪廠長則比他們累一些,還在打拼,還有一定壓力。而洪廠長努力之后,自己今后也住得好些,生活得好些,也為兒子掙下了一份家業。



       洪廠長是個有計劃有安排的人。他有兩個〞五年計劃〞。第一個〞五年計劃〞的核心是〞錢〞字,掙錢消滅〞40萬元〞的欠賬。第二個〞五年計劃〞的核心是〞閑〞和〞游〞字,趁身體好走得動時,兩個人出去旅游。回來后,就在家里安度晚年。



      我因為忙忙碌碌,一直沒安排邀請洪廠長到我這邊來,心里很是愧疚。對于洪廠長的再次邀請,也還不能很快落實前往。前不久,國慶節后一二天,洪廠長就和山東人胡經理及一個室友三人去了天安門廣場游玩。他們寢室有兩個伙伴,這樣大家下班也可聊聊,放假也可結伴外出玩玩,孤獨寂寞也減輕了!



       王良炬  2019年10月15日  北京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