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廣洋作文網校 / 散文 / 故鄉的云(附圖)

0 0

   

故鄉的云(附圖)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0-15  紀廣洋作...

本文參加了【鄉愁】有獎征文活動


紀廣洋

    說來也許別人不信,我許多年沒有看到、更談不上觀賞天上的云彩了。是一首老歌撥動了我情感的舊弦,讓我忽然想起天上的云、惦念起故鄉的云來。

    我荒蕪已久的心原上,唯有那株思鄉樹郁郁蔥蔥,故鄉的云就是它一年四季的繁花。那是怎樣的故鄉,那是怎樣的云啊——在微山湖西畔、青龍山東側的湖山之間,在那片依山傍水的土地上,有一個三條小河環繞過、一潭碧水村中留的村莊,那就是我的家鄉、生我養我的地方。從記事時起,我似乎就與云和水結下了不解之緣。我家門前就是一潭經年風平浪靜的池水,每逢春夏秋三季,童年的我常常坐在池水邊,看天上的云怎樣在水底飄移,翠柳紅荷以及它們的倒影,與水底的云影相映成趣,妙不可言。在我那時的心目中,天上的云高不可攀,水底的云卻近在眼前。我曾攀著池水邊的歪脖柳,伸手欲撈起水底的云……后來讀到猴子撈月的故事時,回想起童年的往事,就忍俊不禁。

    我從小對云就有一種好奇感和神秘意識,村中的池塘邊有一座古老的廟宇,廟宇的房脊、檐飾及瓦當上,全是云和龍的圖案。室內的壁畫,無論人物和龍鳳全以云朵為背景。就連廟前的青石碑上也雕刻著各式各樣的云紋云飾。還有就是,我村的女孩子們,有一半以上都起名為這云那云、云這云那的。如此看來,在大人們的心目中,云的影響也不小,云的分量也不輕。

    再后來,我常到洙水河邊放羊,這條古老的天然河流以她清澈碧綠的神采把天上的云霞借題演繹得更加玄妙迷人。河灘的青草,因為白云的映襯,才顯得那么郁綠;天際的客云,因為小河的挽留,才變得生動靈性;身邊的羊群,因為游云的影像才倍感親切迷人。有時,我也登上高高的石橋,往西看,小河兩岸的青山在淡云的繚繞下,山色靄靄、出神入化;往東望,煙波浩淼的微山湖上空,飄飄緲緲的不知是云影還是葦絮。

    多想再回到那山明水秀的童年的故鄉,回到那綠意盎然的童年的洙水河邊。率領我散漫悠閑的羊群,鞭聲一串、歌聲一串、笑聲一串地逸出村莊,騰云駕霧于童年的神話里。遙想當年,那是怎樣一種眼明心凈、天地人和的情景啊——趕著羊群,在河岸上一走,青山綠水、藍天白云以一種無與倫比、無以言說的和諧之美,讓人盡收眼底、心蕩神馳;守著羊群,在河灘上一躺,看南來北往的云絮云朵飄來飄去,時急時緩,形態各異,像仙女出宮,像駿馬奔騰,像羊群聚散……千姿百態、幻化無窮的云喲,戚近童年的故鄉,飄過童年的小河,也帶走我童年的暢想……

    可是,也許因為太向往云了,我終于化作飄忽的云朵,被大風吹到遙遠的異地。高樓林立的都市深處、市井深處,我早已淪落成一只孤鳴的青蛙。青山綠水、藍天白云,成了我不可企及的夢想和奢望。

    “天邊飄過故鄉的云,有個聲音在把我呼喚。”費翔那深情悠揚的歌聲又在我耳畔回蕩。【發表于馬來西亞《自由日報》2004年8月20日,2011年8月《搜城》雜志卷首語)】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