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輝斑斕之星星 / 星輝斑斕原創... / 靈魂的皈依

0 0

   

靈魂的皈依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0-15  星輝斑斕...

本文參加了【鄉愁】有獎征文活動


不論行走多遠,依舊心系故鄉,這是我們這個民族特有的崇高感情,如錢學森毅然決然的回到故鄉,錢三強、李四光、華羅庚、鄧稼先、蘇步青、詹天佑、茅以升等,他們年輕時候遠赴重洋,學成回國,奉獻自己的力量。近期的更多,有施一公、潘建偉等,他們放棄海外的優裕待遇,輾轉回國,據說施一公的母親給他取名時希望能夠一心為公。“大道之行,天下為公。”——《禮記》

如果能夠在離開故鄉之后,還能不忘初心,回鄉返程,這是多么崇高的幸福。

將離開的一掊土裝上行囊,起身,握在掌心,暗藏星光,背著思念和希冀,再出發,滿眼風景,還是故鄉的圓月最明。

史鐵生說:“人的故鄉,并不止于一塊特定的土地。”還有一種靈魂的故鄉,在心里永藏,這就是我想解讀的心之歸處。

自然的故鄉,已經回不去了,人已不在,想揮手道別。

希望將靈魂棲居在新的故鄉,這里有我的小屋,有來去的朋友,有我每天耕耘的土地,有林林總總的新舊交替,這里是我的圖書館,是我的第二故鄉。

那一年,你在,我也在,你編我看,我編,你讀,讀著讀著,已經更深露重,讀著讀著,已經春去秋來,你有你的代號,我有我的虛名,時光匆匆,我收到了時光機,知識版圖,年終總結,我希望今年送我一個大禮包,每一天都有驚喜,我想把最好的獻給你,可是找來找去也不知道什么最好,最后發現最好的就是自己的熱愛,一個人喜愛一樣東西,就不覺得累,你說寫文章痛苦,我咋就這么迫切興奮的呢?即使在我被埋沒被壓抑的時候,依然這樣急切的要把寫好的大作交給你看,雖然沒有人看,沒有人在意,那就自己看,自己喜歡也行,就算是孤芳自賞,也是好的,總比沒有賞的要好。

女兒說:“媽媽,你如果每天不寫文章,每天陪伴我學習,教我,等我考上北大或者清華了,你的每一篇文章都有很多人看,因為你是北大清華女兒的媽媽。”

我想也是,說得很有道理,可是我放棄得了嗎?就像金岳霖愛上林徽因,他放手了嗎?金岳霖寧愿一輩子單身,也不放棄這個念想,我想,我就是那個固執的人,如果我投稿,一定也在紙質版上文章滿天飛,因為我上學時候就開始發表文章,但是現在,我覺得書館可以自由放飛我的思想,可以抒發我的真性情,可以帶走我思念的愁云,可以提升我的人生境界,可以引領我走向更廣闊的天地,這里也有稿費,雖然不多,但是我很知足。即使沒有,我也會在這里,因為我會覺得生活空間被擠壓,不夠釋放生命的能量,所以我擔心生命沒了,卻沒有回到故鄉,沒有尋找到夢想,沒有為夢想活一次的灑脫,沒有訴說今生相遇的喜悅,沒有釋然的解脫。

那些找到值得自己奉獻一生的平臺的人值得慶幸,那些沒有找到一生追求的人,比如像李白這樣的,一生在尋找,卻有家不能回,夢想未追,天涯失路,悠悠,思歸若水。“回鞭指長安,西日落秦關。”韓愈被貶之后開始提問:“云橫秦嶺家何在?”蘇東坡回答他說:“此心安處是故鄉。”

能夠在那時那地安心的人都可以稱作人在故鄉,在此交流,在此棲息,書館以博大的胸懷容納萬千,在我的第二故鄉,心得到了安放,思念是我每一天的表達,寄一封信給你,送一句問候給你,遞一個心情給你,今天我們又見面了,原來你和我一直在這里,這是我們共同建起的心靈之家。

也許,心靈是一只不系之舟,

有時期待依偎在你文字的臂膀,

有時向往著遼遠的麗日藍天,

縱然有一天,我沒有眼睛,沒有聲音,

會離你而去,

那些往昔的浮光再現,

我將不顧蒼顏白發,

再次回到從前,

依偎在你輕柔的配著音樂和美圖的文字面前。

為你點贊,為你留言,

靈魂歸處是故鄉。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