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哥eoim8x8y62 / 社會時評 / 胡歌深夜一封信看哭無數人:這輩子,你陪...

0 0

   

胡歌深夜一封信看哭無數人:這輩子,你陪父母的時間只剩55天……

2019-10-13  亮哥eoim8...

        在變幻的生命里,

        歲月,原來是最大的小偷。

        作者:樹沐晴風

        國慶檔主旋律電影《攀登者》從上映之初便引起人們的廣泛好評。

        劇中,由胡歌扮演的楊光,也引起人們的熱議。

        他在首次登山的任務中將御寒衣物讓給了女醫生,導致小腿凍傷被截肢。

        躺在病床上,在跟醫生的對話中,他談到了自己的父親:“珠峰離天上最近,我希望成為他的驕傲。”
         
         
        原來,楊光的父親患有遺傳病,他一直后悔把兒子帶到這個世上。

        之所以要登頂珠峰,除卻愛國情懷,楊光還想借此告慰父親的在天之靈。

        這樣一段讓人淚目的臺詞,其實是胡歌自己做出的修改。
         
         
        在今年4月電影拍攝期間,胡歌的母親過世了,他料理完母親的后事便趕回劇組。

        經歷了喪母之痛,他對角色反而多了一重認知,并把內心想對母親說的話通過楊光表達了出來。

        9月20日,是胡歌37歲生日。他在微博寫下了對母親深深的思念之情。


        他對母親說了兩個“回吧”。這場景,就如同我們出門時,轉身回頭,與立在門口的父母揮手告別,那樣平常,那樣自然。

        這一生,我們和父母有過無數次的告別:兒時出門玩耍,長大后異地求學,畢業了外出工作。

        一次次揮手告別,總會在一段或長或短的時間后再次相見。

        我們總希望每次揮手告別都和往常一樣,但終有一次是那最后的告別。

        人的一生最害怕卻又逃不開的便是,與父母至親的生離死別。
         

        1


        死亡是自然法則,但對許多人來說,父母的離世是一生都難以撫平的傷,一輩子都擺脫不掉的痛。

        爺爺過世那年,我爸爸才二十四歲。

        如今,年過半百的他,生命中一多半的時間里都和他的父親陰陽兩隔。

        在童年模糊的記憶中,爸爸遇到難處,常會出去一兩個小時,回來后說他在爺爺墳前坐了會兒。

        那個為你遮風擋雨的人啊,哪怕已入黃土,也始終是兒女精神上的依靠。

        守著那座墳,就如同陪著那個人。

        相聲演員岳云鵬,曾演唱過一首《如果有個直達天堂的電梯》,緬懷他過世的父親。

        他的父親去世時,岳云鵬隨德云社正在德國演出。

        作為相聲演員,他明白“藝比天大”;可作為兒子,沒見到父親最后一面,是他一生的遺憾。

        他借這首歌,唱出了很多人內心極其渴望卻又永遠無法實現的心愿——見一見過世的父母。
         
         
        但最終的告別之后,要想實現這個愿望,只能在夢中。

        有多少人,在夢里與已故父母相見,淚濕沾巾。

        醒來后,卻又如同胡歌那樣,擔心他們跋山涉水入夢來,太過辛苦,便勸他們安心地走吧。

        這種矛盾的心情啊,是多少人一生都打不開的心結!
         

        2


        中國人不愿談及死亡,認為不吉利。但或許更多的是,我們不愿面對這份抓心的恐懼與傷痛。

        有個阿姨曾講過她和兒子之間發生的一件事情。

        一天,讀小學四年級的兒子小胖,問媽媽“遺產繼承”是什么意思。

        阿姨回答他:意思是說,父母死了,他們所擁有的錢啊物品啊,就變成了遺產,他們的孩子可以擁有這些東西,也就是繼承。

        她回答地很輕快,甚至說到自己:“將來媽媽爸爸死了,你也會繼承我們的遺產。”

        誰知,本是玩笑的一句話,小胖竟“哇”地一聲大哭起來,邊哭邊嚷嚷:“我不讓你們死!我不也不要什么遺產!”

        阿姨急忙安慰:“不哭不哭,爸爸媽媽不死,我們一直陪著你。”說著,也流下了眼淚。

        我們為什么那么害怕談及父母會離世這個話題呢?

        因為父母是這世上僅有的愛我們如生命的人。

        從出生開始,他們是最親密的人,我們仰望父母,依賴父母,以為這是一生的避風港。

        叫一聲爸媽,有了回應,不安的心便有處安放。

        父母還在,不管你是10歲還是60歲,都覺得自己是個孩子,人生尚有依靠。

        父母歸去,我們就成了孤兒。

        有一天,當你回到家里,再也看不到那兩個熟悉的背影;叫一聲爸媽,空蕩蕩的房間里再無人回應。

        從此,人生,就只剩歸途。

        如同高亞麟曾在《我家那閨女》節目里說的那句扎心的話:

        父母是我們和死神之間的一堵墻。
         

        3


        《少年說》里有一幕曾讓很多人為之動容。

        15歲的高一女生余悅站上勇氣臺,大聲說出她的爸爸已經72歲了。

        盡管主持人和現場同學們很驚愕,但她卻自豪地說:爸爸是她最大的驕傲、最大的福氣。

        余悅哭著說,不知道爸爸還能陪她多久,她請求爸爸照顧好自己,將來要參加她的婚禮。
         
         
        臺下的爸爸擦去淚水,堅定地答應女兒:一定牽著她的手,把她送進婚姻的殿堂。

        電影《歲月神偷》中有這樣一句臺詞:

        在變幻的生命里,歲月,原來是最大的小偷。

        他偷走了父母的青春和壯年,讓我們看著父母一點點老去。

        曾經,在無眠的夜里,想到父母終有一天會離開自己,我便淚如雨下。

        和身邊朋友們說起這事,才發現有過這種時刻和恐懼感的遠不止我一人。

        害怕父母變老,害怕那最終的告別,是因為我們對父母也有刻苦銘心的愛。

        這種愛是朱自清無法忘卻的背影,是史鐵生在地壇對母親的思念,是冰心含淚疊的那一張張紙船。

        因為深愛,所以害怕告別;

        因為深愛,愿用我一切,換你們歲月長留。

        4

        父母一天天老去,人生的告別就一天天臨近。


        趁一切都還來得及,一定要多陪伴他們,盡力去實現他們的愿望吧。

        今年國慶期間,一張背影照刷爆朋友圈,在北京天安門廣場,一男子為了讓父親親眼看到升旗儀式,毅然決然地讓老爺子坐在他的肩頭。

        升旗期間,老爺子激動地不斷鼓掌,男子腳下如同長了根,穩穩地站立著,扶住父親的雙腿。
         
         
        這一幕,讓無數人淚目。

        小的時候,我們常常被父親高高舉起,扛在肩上。當父親年邁之時,身強力壯的兒子將他扛起。

        你陪我長大,我陪你變老,大概就是這樣。

        生命之初,父母是我們的全部,是我們最愛的人。

        但伴隨著成長,我們的愛分給了朋友、愛人、孩子。

        到最后,父母似乎排在了兒女人生的末位。

        很多人總說,來日方長,別慌別忙。

        但是,又有多少人認真的計算過,余生還剩多少時間可以陪伴父母呢?

        網上曾經流傳過一個計算公式:

        假如一年之中,只有過年的六天才和父母見面,一天相處11個小時,若父母60歲,活到了80歲。我們實際和父母在一起的時間,只有1320個小時,55天。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需要等待,上班的地鐵,中午的外賣;也有很多事情經不起等待,絢爛的煙火,快速老去的父母。

        沒有永遠的來日方長,只有突然而至的生離死別。

        人走,茶涼,緣滅,生命從不等候。

        我們回答不了岳云鵬歌中那“最后一個問題”,但至少,我們可以讓自己少點遺憾,對父母少點愧疚。

        所以,多一些陪伴,去追趕一下父母老去的腳步吧。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