茂林之家 / 史海鉤沉 / 被電視劇騙了好多年,真實歷史上的紀曉嵐...

0 0

   

被電視劇騙了好多年,真實歷史上的紀曉嵐究竟有多慘?

2019-10-13  茂林之家
    被電視劇騙了好多年,真實歷史上的紀曉嵐究竟有多慘?

    對于大多數人來說,清朝只有兩個清官,一個叫劉羅鍋一個叫紀曉嵐,這全是拜影視劇所賜。其實真實的歷史未必沒有電視劇好看,起碼《鐵齒銅牙紀曉嵐》里沒有告訴大家,紀曉嵐曾因為通風報信被判貶官至新疆。

    01

    劉羅鍋與紀曉嵐

    劉墉和紀曉嵐是名義上的師兄弟,因為后者師從劉統勛,而劉統勛是劉墉的父親。劉墉的父親也算名人,前幾年熱播的影視劇《天下糧倉》主要就是講述劉統勛的功績。

    紀曉嵐是《四庫全書》的總編纂,無論是學識還是才思自然都是上等,而劉墉書法非常棒,因此兩人經常在一起唱和。

    紀曉嵐出題、劉墉寫字,二人合作留下了不少優秀的篇章,比如“浮沉宦海如鷗鳥,生死書叢似蠹魚”便是出自紀昀之口。而他對這句詩非常喜愛,以至于去世之后,劉墉專門寫下來作為挽聯相送。

    在對于和珅的問題上,兩人的立場是一致的。當時滿朝文武多多少少都會與皇帝的紅人產生一些關聯,只有少數幾個人不肯依附,其中便有劉、紀二人。

    不過兩人并沒有像電視劇里那般與和珅針鋒相對,因為和珅年齡太小,等他掌握國家權柄的時候,劉墉已經失去了進取心,一心混日子等死,完全沒有什么斗爭的興趣。而且二人之間年齡相差如此之大,根本沒有《宰相劉羅鍋》中所演的,可以與和珅從年輕斗到晚年,最后兩人還惺惺相惜。

    而紀曉嵐就更不會了,一則他高中進士的時候和珅剛剛出生,二人之間差著輩分呢,電視劇中完全將他們捏估成了同齡人。二則和珅崛起的時候,紀昀剛剛從新疆流放回來,一家人經歷了生離死別,如此重大的創痛已經讓紀曉嵐處事小心再小心。

    那么紀曉嵐為什么會流放新疆呢?

    被電視劇騙了好多年,真實歷史上的紀曉嵐究竟有多慘?

    02

    無字信惹禍

    乾隆三十三年的夏天,已經在家退休多年的前兩淮鹽運使盧見曾,忽然在山東德州的家中接到紀曉嵐送來的一封信。

    盧見曾與紀曉嵐算是親家,前者的孫子娶了后者的長女。有了這層關系,兩家相互提挈。盧見曾在任的時候幫助過紀曉嵐,等他致仕回家了紀曉嵐已經進入了政治中樞。

    盧見曾打開信封被里面的內容驚愕到了,包裹得嚴嚴實實的信里里外外沒一個字,只裝著一撮食鹽和一撮茶葉。盧見曾也是一路過關斬將考出來的進士,對這種隱喻題非常在行。

    看到鹽和茶葉,他驚得出了一身冷汗,因為東西代表的意思是:“鹽引虧空,立案偵查(茶)”。鹽引是宋代開始出現的一種憑證,有了鹽引就代表商人可以合法運輸、銷售食鹽了。由于這是官府頒發的手續,因此十分容易造成壟斷,這也是古代鹽商巨富的原因。

    而到了清代,主要產鹽區的事務都由兩淮鹽政使負責,試想一下,鹽引這個產生巨大經濟利益的手續自然非常容易滋生腐敗問題。而盧見曾也恰當地抓住了“經濟效益”,凡是想獲得鹽引,每申請販賣兩百斤鹽,就必須上供三兩銀錢。

    被電視劇騙了好多年,真實歷史上的紀曉嵐究竟有多慘?

    這三兩看似不多,但在將近二十二年的時間里,卻貢獻了白銀兩千萬兩。這是什么概念?要知道乾隆朝一年的稅收大概在八千萬兩左右,這些錢相當于一年國家收入的四分之一。

    可這么多錢卻沒有進入國庫,而是全部進入了鹽政體系這些官員們的腰包。由于做到了“雨露均沾”,所以上上下下心照不宣,這種貪污行為始終將皇帝蒙在鼓里,盧見曾也安然退休。

    可沒有想到,新上任的鹽政官員龍拔世由于對傳統的分贓感到不均,與同事鬧翻。一氣之下,他向乾隆奏報將官員侵吞鹽引回扣的事情全抖摟出來。乾隆又驚又氣,忙召開御前會議,與幾位近臣商定派人秘密偵查,查清后一一嚴辦。當時紀曉嵐由于編修《四庫全書》風頭正勁,自然在皇帝圈定的小圈子里。

    知道這個消息之后,紀曉嵐連夜給親家修書一封。他心里的算盤打得特別好,沒有留下任何通風報信的親筆內容,絕對不會牽連到自己。

    可沒有想到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沒過多久乾隆皇帝便單獨召見他,“你雖然未寫一字,未傳一言,但通風報信,證據確鑿。”很快紀曉嵐便被派去烏魯木齊“出差”了。

    被電視劇騙了好多年,真實歷史上的紀曉嵐究竟有多慘?

    03

    物是人非

    兩年后,紀曉嵐重回“閱微草堂”,但等待他的卻是一片愁云慘淡。在他流放期間,年僅二十多歲的大兒子死掉了。回到北京沒多久,他愛妾郭彩符也死掉了。要知道,在《閱微草堂筆記》里面“郭彩符”這個名字經常出現。

    對他造成打擊的第三件事情便是他的“四兒”被仆人殺了。紀曉嵐生有三個兒子,但在眼中還有第四個兒子,便是名叫“四兒”的一條狗。

    紀曉嵐流放新疆的時候,這條狗也跟著去了,白天黑夜不離左右,感情自是不一般。回京之后,一見有仆人偷懶“四兒”便狂吠不止。

    大家嫌狗妨礙自己的事情,于是偷摸把狗給殺了。紀曉嵐對此極其惱火,不僅厚葬“四兒”,還寫了“師犬堂”的牌匾掛在仆人們的房子里。

    經過這一番折騰,紀曉嵐已經喪失了早年的銳氣,面對如日中天的和珅,他壓根就沒有抗衡的打算與實力。

    策劃:魚羊史記 監制:魚公子

    撰文:李金钖 制作:吃硬盤吧、發達蚊

    本作品版權歸「魚羊史記」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侵權必究。歡迎轉發朋友圈。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