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面楚風 / 歷史風云 / 鄭和下西洋,真的是“賠錢賺吆喝”嗎?

0 0

   

鄭和下西洋,真的是“賠錢賺吆喝”嗎?

2019-10-12  八面楚風

    作者|我方特邀作者竹映月江

    《我們愛歷史》為頭條號簽約群媒體

    字數:2770,閱讀時間:約7分鐘


    永樂三年,三保太監鄭和奉明成祖之命,帶領百余艘朦艟大船,越海渡洋,正式開啟大航海的壯舉,史稱“鄭和下西洋”

    這場大航海是我國古代規模最大、船只和海員最多、時間最久的海上航行。它不但標志著早在歐洲地理大發現之前,我國已具有了遠洋航行的能力,更是在世界舞臺上秀了把明朝的“軟實力”,將大明王朝的聲望遠播海外。

    大明王朝在聚光燈下享受著八方來朝的同時,鄭和下西洋之舉卻引發了不小的爭議,比如明代車駕郎中劉大夏就曾質疑道:“三保下西洋,費錢幾十萬,軍民死者萬計,就算取得珍寶回來又有什么用?”

    隨著時光的發酵,鄭和下西洋賠錢的說法愈發深入人心。百年來,屢屢有人調侃鄭和下西洋不過是朱棣的一場面子工程罷了。那么,鄭和下西洋的收益究竟如何呢?這場大航海真的是“賠錢賺吆喝”嗎?

    一、航海目的

    鄭和下西洋究竟是賺是賠,要從下西洋的目的說起。據明史記載:“成祖疑惠帝亡海外,欲蹤跡之,且欲耀兵異域,示中國富強”。

    明朝官方蓋章認證了鄭和下西洋的兩個目的,一是尋找建文帝,二是與周邊各國建立外交。

    單從這兩個目的來看,鄭和的確沒有找到建文帝,卻依舊花了一大筆路費,而與周邊小國的外交似乎更像明王朝的一場自嗨,實在是干了一件“賠錢賺吆喝”的虧本買賣。

    然而,寥寥數語的官方記錄并未道盡鄭和下西洋的全部目的,在官方記錄的背后,還隱藏了下西洋的另一個重要目的——發展經濟。

    二、經濟收益

    明朝初期,手工業迎來了蓬勃發展,迅猛增加的商品產量為明王朝開拓消費市場提供了堅實的物質基礎,而當時銷路最廣,獲利最多的市場正是海上貿易。明王朝就這么在經濟規律的裹挾下,將眼光投向了湛藍色的海洋。

    其實,類似“下西洋”的操作,明朝并不是第一家。比如高度重視海外貿易的北宋王朝,也曾在宋太宗雍熙四年(987)“下西洋”,大舉派海船出訪東南亞各國,且高調采購列國貨物,鼓勵各國商隊來華貿易,然后就有了宋代“海上絲綢之路”紅紅火火的景象。

    而明初的外貿政策,其實也是宋代這種“官方壟斷海外貿易”政策的延續。為了獨享海外貿易的豐厚成果,明王朝還在民間實施了嚴格的海禁,獨家壟斷了海上貿易的巨大市場,以便獲得高額利潤。即使是厲行民間“片板不得下海”政策的明太祖朱元璋,也打過海外貿易的主意。朱元璋在位時,就曾與琉球等國家展開過對外貿易。但由于倭寇猖獗,海面上亂成一鍋粥,當時的貿易規模,也是十分有限。

    到了永樂時代,大明國力空前強盛,打開海外貿易市場的時機也已成熟。所以永樂皇帝朱棣登基后,就立刻重建了曾因倭寇侵擾而廢弛的市舶司,建立完備的海外貿易管理體系。萬事俱備后,明廷以鄭和為使臣,率領船隊穿梭于各國之間,打著赍賞的旗號開展官辦貿易,為“靖難”后百廢待興的明王朝打通了一條經濟輸血大動脈。

    明王朝的絲綢、瓷器由此遠銷海外,極大的促進了經濟的繁榮。同時,海外各國的香料、珠寶等商品也以“朝貢”的名義源源不斷進口到中原,豐富了百姓們的生活。

    在這些貿易往來中,明朝政府作為唯一的銷售商,利用商品差價賺得盆滿缽滿。比如鄭和在蘇門答蠟采購的胡椒價格僅為0.01兩/斤,運回明朝后售價便可高達0.2兩/斤,即便加上運費利潤依舊十分可觀。

    而且,由于中國的瓷器絲綢等貨物,從來都是國際市場的硬通貨,有船有貨的鄭和船隊,當然也就牢牢捏住主動權。鄭和船隊用中國貨物交換海外貴金屬,也成了常見現象。甚至今天國內一些博物館里,還收藏著鄭和船隊帶回來的黃金紀念品,足以見證曾經的火熱。

    以江寒秋在《鄭和下西洋的經濟賬》里的總結說:“正是鄭和下西洋從海外賺回大量的金銀,解決了中國自唐宋以來的貴金屬緊缺的局面,從此銀子方取代了劣金屬和紙幣成為中國的主要貨幣”。放在中國古代經濟史上,這是一個了不起的成就。

    這般一本萬利的生意,全靠鄭和下西洋才能做成。可見鄭和下西洋非但沒有“賠錢賺吆喝”,反倒像搖錢樹一樣為明王朝帶來了數不盡的財富。明朝中后期學者嚴從簡,更一語道出了下西洋的“多贏”效果:“奇貨重寶,前代所希,充溢庫室,貧民承令博買,或多致富,而國用亦羨矣裕”,簡直是國富民強。

    更為難得的是,鄭和下西洋還帶動了地方的經濟發展。比如鄭和下西洋的第一站太倉,就成為鄭和使團出發時招募水手及采辦物質的大本營,等到鄭和使團歸泊后,太倉又成為迎接外賓及各種舶來品的中轉站。

    繁榮的海上貿易為太倉當地經濟發展提供了充足的動力,太倉一躍升級為中國海外貿易的黃金口岸,以至于“各國奇珍異寶無不畢集”。在鄭和下西洋的影響下,太倉“財賦甲于天下”,成為物阜民豐的天下第一碼頭。劉家港碼頭附近的工商市鎮迅速發展起來,到了鄭和下西洋半世紀后,即明朝弘治年間時,當地的瀏河鎮、鶴王市等地,都成了重要的商業中心,“數十里貨群萃于市中”,場面十分熱鬧。

    而且,下西洋所需的大量物資采購,更刺激了太倉當地工農業的發展:太倉不但成了江南的重要糧倉,棉花等經濟作物,也在火熱貿易的帶動下,出現了“遍地植棉”的火熱場面。棉紡織業更成了太倉的品牌,獨有的“太倉式攪車”享譽天下,夏布與棉布更成了太倉特產,暢銷天下數百年。

    一個太倉尚且如此,放在明朝版圖內,帶動效果也可想而知。所以也不難理解,為什么開國時高度封閉的明王朝,會在下西洋的幾十年里,出現東南商業繁榮的新局面。拉動經濟的“強心針”,正是鄭和船隊“打”的。

    三、后世誤解

    花開花謝,潮起潮落。縱使鄭和下西洋為明王朝帶來了萬千財富,卻依舊難逃經濟規律下看不見的手。隨著鄭和一次又一次遠渡重洋開展貿易,明朝的進口商品日益豐富,商品市場漸漸趨于飽和,這直接導致了進口商品價格不斷回落。

    原本價值0.2兩/斤的胡椒,在鄭和使團的大量進口下價格急跌至0.1兩/斤,可明王朝不愿放棄高額利潤,于是想出了內部傾銷“折俸”賣給官員們的損招。

    明王朝組織了員工內購會,卻不肯給員工友情價,反而高于市價依然按0.2兩/斤賣給官員們,這一舉動無異于克扣工資,大小官員對此敢怒不敢言,紛紛把鄭和下西洋當成了降薪的出氣筒。

    于是乎,在一眾官員的口誅筆伐下,鄭和下西洋的壯舉瞬間成了“勞民傷財”之舉。其實,如果明王朝能尊重經濟規律,這問題不是不能解決,可明王朝卻因噎廢食,簡單粗暴把“鍋”甩在“下西洋”身上。轟轟烈烈的“下西洋”,就此悄然收場。

    諷刺的是,雖說明朝官員一直說著鄭和下西洋“勞民傷財”。可到了停止下西洋不久的明朝宣德年間,明朝工部尚書黃福就叫起了苦:永樂年間“下西洋”,外加遷都打仗等大事,可國家卻不怎么缺錢,現在勞民傷財的下西洋停下了,怎么國家卻處處“征調將何以濟”。下西洋費錢,不下西洋怎么還沒錢?

    看過這鮮明對比,或許幾百年后的后人們,才能深切理解當年鄭和的那句話:欲國家富強,不可置海洋于不顧。財富取之于海,危險亦來自海上

    這是一位劈波斬浪的智者,看過了世界之大后,發出的振聾發聵的聲音,可惜,卻被短視的后來人所無視。倘若明朝能早一些看到海洋的價值,后來的許多悲劇,也許都將避免。

    參考資料:《明史》、《明實錄》、《殊域周咨錄》、朱巍《鄭和下西洋與明代太倉經濟社會的發展》、江寒秋《鄭和下西洋的經濟賬》、史煦光《試析鄭和下西洋的經濟目的》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