塵世萬相 / 文娛大觀 / 綜藝大潮下,燦星的掙扎

0 0

   

綜藝大潮下,燦星的掙扎

2019-10-12  塵世萬相

    綜藝大潮下,燦星的掙扎

    如果沒有被打上“史上最怪冠軍”的標簽,邢晗銘的名字即便在新一季《中國好聲音》落幕后,或許也不會進入到大眾視線中。

    10月7日晚,第六季《中國好聲音》在鳥巢落下了帷幕,李榮浩戰隊成員邢晗銘最終問鼎,成為了《好聲音》自2012年開播后的首個00后冠軍,隨著#邢晗銘 好聲音冠軍#的話題登上熱搜,其另類的唱腔和音色才開始被更多地討論。

    然而,除了奪冠夜,歷時兩個半月的節目似乎并沒有為這位19歲的女孩積累多少熱度,音樂財經(ID: musicbusiness)發現,目前微信指數暫未收錄#邢晗銘#的詞條,邢晗銘的新浪微博粉絲量截至發稿前僅僅超過5萬,而從百度指數的數據來看,“鳥巢夜”基本是邢晗銘在新一季《好聲音》開播后唯一一次獲得大量關注,而這同樣也是走到第八個年頭的《中國好聲音》當前的市場縮影。

    7月19日,新一季《中國好聲音》開播,首期收視率峰值破2%,拿下了當天的收視冠軍,高于同期對壘的另一檔音樂類節目《聲入人心2》。整季下來,《中國好聲音》在臺視綜藝中仍占據頭部位置,周六檔每期均位居榜首。

    不過,從《好聲音》的發展軌跡來看,在經歷了前四季的持續火熱后,該節目的收視便開始持續下滑,雖然今年的平均收視率要高于去年,但其在網絡社交平臺的熱度在網綜大潮下,早已不能同日而語。

    燦星的“好聲音慣性思維”

    事實上,燦星并非沒有在調整節目上花心思。

    導師陣容上,上一季的周杰倫、謝霆鋒、李健全員更換,常出現在近兩年音樂綜藝中的李榮浩和罕現于內地綜藝的王力宏成為新導師。60后的那英和哈林,70后的王力宏加上80后的李榮浩,《好聲音》試圖打破圈層的意愿很明顯。

    綜藝大潮下,燦星的掙扎

    除了導師陣容,今年《好聲音》最大的看點無疑是“一鍵閉麥”的新賽制,即當導師面臨選手反選的時候,可以選擇“封麥”讓其他導師無法向選手表態。除此之外,將轉椅變成滑軌,以及增設“魔鏡”、“點歌”等新玩法都難稱有較大突破。

    不難發現,節目調整圍繞的重點仍是“導師”這條敘事線。節目播出后,在為數不多的熱搜條目中,大多也是幾位導師的內容,如#王力宏加盟中國好聲音#、#李榮浩被閉麥#、#王力宏不老神顏#等。這在當前的綜藝審美環境下,已經有些陳舊了。

    除了《中國好聲音》,燦星的“慣性思維”也體現在了其他的綜藝節目中。在愛奇藝和米未聯手打造的《樂隊的夏天》取得較好反響后,由燦星操刀的《一起樂隊吧》也備受關注。區別于前者,《一起樂隊吧》找來了75位熱愛樂隊文化的音樂人,讓他們在節目中尋找合適的伙伴,共同組成一支樂隊。

    不過節目一經播出,即有不少觀眾認為節目并未突破“燦星式“的風格。在不少人看來,導師挑選選手+戰隊PK產生冠軍的模式,像是樂隊版的《好聲音》,也是燦星的一貫操作。

    不僅是節目模式和賽制,燦星在節目定位上也具有相當大的慣性。自《中國好聲音》爆紅后,燦星把整體的制作重心都放到了音樂類綜藝的制作上。陸續又推出了《中國新歌聲》《中國好歌曲》《歌聲的翅膀》《蒙面歌王》《蒙面唱將猜猜猜》等十多檔音樂綜藝。

    不可否認的是,包括《好聲音》在內,燦星的一批節目讓包括梁博、金志文、吳莫愁、袁婭維、吉克雋逸、張碧晨、姚貝娜、周深和李琦等新人都進入到了大眾視野。然而,隨著網絡綜藝大潮的起勢,“合家歡式”音樂選秀雖不受圈層受眾壁壘的限制,似乎更具“全民性”的基礎,但相比更加垂直細分的節目,“好聲音們”的影響力已經在持續下降。

    有趣的現象是,曾經在《中國好聲音》盲選階段被刷掉的歌手GAI成為了“嘻哈熱潮”的領軍人物,一舉拿下了《中國有嘻哈》的冠軍,目前已躋身主流音樂市場。此外,在《中國好聲音》不同階段被淘汰的音樂人孟楠以及楊和蘇,也在今年的《這!就是原創》以及《中國新說唱》中將自己的音樂特點展露地更為充分。

    綜藝大潮下,燦星的掙扎

    在定位更加垂直和清晰的各類節目陸續出現后,《中國好聲音》的“選手庫”不斷被稀釋,其節目的話題性及熱度,在特定受眾群體中的影響力自然持續下降。

    盡管燦星先后推出了包括《即刻電音》《這!就是原創》及《一起樂隊吧》在內的垂直領域節目,不過除了《這!就是街舞》贏得了廣泛口碑,其他節目受困于固有思維等其他因素,無論是在節目賽制還是話題運營等方面上,與同期其他網綜節目相比均處于劣勢。很難講這跟團隊長期運作《中國好聲音》等“合家歡式”的音樂綜藝所產生的固有思維不無關系。

    《中國好聲音》爆紅于2012年,彼時臺視仍是主流渠道,網綜市場還未崛起,85后掌握著觀眾話語權。不過,目前觀眾的平均年齡已經逐漸下移,以《中國好聲音》和《樂隊的夏天》進行對比,依百度指數的數據,《樂夏》的受眾較《好聲音》要年輕化的多。

    顯然,如何進一步打破固有思維及節目審美,推出更多貼合當前核心受眾心理和關注點的綜藝,燦星需要做的還有很多。

    競爭壓力驟升

    作為傳統綜藝制作公司,燦星“一枝獨秀”的局面已經在近兩年被不斷瓦解。

    除了要進行改革以適應互聯網時代網生內容以及新一代年輕消費者的習慣,在優愛騰芒大幅提升網綜數量的環境下,燦星還要面對包括哇唧唧哇、米未傳媒、笑果文化、魚子醬等一批網綜制作公司出現后十分慘烈的市場競爭環境。

    目前,燦星與優酷的合作最為緊密,聯合打造了《一起樂隊吧》《這!就是街舞》《這!就是原創》。除了燦星,優酷還與銀河酷娛合作了《火星情報局》及其衍生節目,還與燃燒小宇宙合作推出了《花花萬物》。

    而騰訊視頻和愛奇藝在今年關于內容自制方面均有較大調整。3月份,騰訊與內容事業群宣布撤銷騰訊視頻旗下的影視制作部門企鵝影視,更名為Scripted內容制作部和UnScripted內容制作部,分別對應劇集、綜藝業務。而愛奇藝則在2019愛奇藝世界大會上,公布了3個中心和21個工作室。

    和騰訊在近兩年合作較為緊密的制作方包括笑果文化、合心傳媒以及哇唧唧哇,三家和騰訊分別聯合推出了《吐槽大會》《脫口秀大會》、《幸福三重奏》《我們是真正的朋友》以及《明日之子》。愛奇藝方面,除了由陳偉和車澈負責的節目制作中心自制了《中國新說唱》《我是唱作人》《熱血街舞團》等節目外,由姜濱負責的節目開發中心也和魚子醬文化合作了《青春有你》《中國音樂公告牌》《小姐姐的花店》。

    從整體來看,網綜市場目前強手林立,各制作方與平臺均建立了較為緊密的聯系,也均有較為典型的代表節目,燦星面對的競爭壓力可見一斑。

    除了視頻平臺,多家衛視也紛紛開啟了“工作室制度”的改革。以湖南衛視為代表,去年5月份,湖南衛視先后審批通過了12個團隊創立工作室,用了湖南衛視26個節目團隊中51%的導演人數,主創完成了湖南衛視接近80%的自辦節目量,贏得超過90%的頻道營收。

    隨著網絡平臺和臺視各巨頭的改革調整,近兩年無論是綜藝數量還是質量均有了大幅提升,定位在不同垂直領域和方向的節目和內容紛紛出現,綜藝市場已經變得更加多元和細分。僅以音樂綜藝為例,除燦星制作的節目外,2019年主要的音樂綜藝節目就有23個。可以預見的是,燦星在未來所處的市場環境和所要面對的競爭壓力還將更加嚴峻。

    資本市場困境,IPO之路存隱患

    除了新一季《中國好聲音》的落幕,最近燦星備受關注的無疑是版權方面的糾紛。

    上個月,在《一起樂隊吧》的節目中,錢正昊與蔣敦豪等人翻唱的哪吒樂隊的原創歌曲《環形公路》被指侵權。哪吒樂隊成員詹盼在微博發布律師函,并要求節目組停止侵權行為、給出解釋并道歉后,9月25日,《一起樂隊吧》官微發布道歉函,并刪除節目中的侵權片段。此風波就此告一段落。

    不過,在此事件之前,燦星還面臨一場重大的訴訟風險。

    綜藝大潮下,燦星的掙扎

    9月18日,《蒙面歌王》中國版制作方燦星被曝將被韓國MBC起訴。作為節目原版權方、韓國三大電視臺之一MBC認為燦星在涉及《蒙面唱將》《無限挑戰》兩個節目的合約中存在違約及侵權問題。

    自2015年引進了這兩檔節目版權后,燦星陸續制作并播出了《了不起的挑戰》《我們的挑戰》《蒙面歌王》以及更名后播出了三季的《蒙面唱將猜猜猜》共計6檔節目。

    據MBC方的說法,就該6檔節目燦星未按照合約完成費用支付。實際,今年1月MBC就向北京仲裁委員會提請仲裁,針對《蒙面唱將猜猜猜》《了不起的挑戰》《我們的挑戰》發起多項訴訟。

    不過據娛樂資本論報道,燦星對此回應稱,已向MBC全額支付《蒙面歌王》版權費、網絡發行收益分成和國內及海外發行收益分成,與剩余小額款項爭議有關的信息受仲裁保密原則所限無法披露。對與MBC提及的另外幾檔節目,燦星尚未做出回應。

    去年年底,燦星遞交了招股書,試圖沖擊A股首家綜藝上市公司。如果在IPO期間涉及重大訴訟,則有可能會被證監會叫停。

    除了版權糾紛,燦星自身的財務狀態似乎也不盡人意。

    據燦星的招股書顯示,2015年至2018年上半年公司營業收入下滑嚴重,從2017年的20.58億元直降至2018年上半年的2.65億元,凈利潤則只有691.03萬元。截至2018年6月30日末,公司凈資產為30.46億元。

    此外,燦星上述盈利數據還是建立在獲得大額政府補助的基礎上,2015年所獲政府補助為3368.04萬元,2018年上半年為3859.1萬元;但占當期利潤總額的比例則從2015年3.54%漲至2018年上半年的341.67%。

    值得注意的是,從2015至2017年,《中國好聲音》《中國新歌聲》節目制作收入占總收入的比例分別為46.43%、37.33%、32.33%。從主要客戶的資金往來也能看出該節目的“吸金”能力已嚴重縮水。

    綜藝大潮下,燦星的掙扎

    老節目收入縮水,新IP的盈利也并不理想。據招股書,與優酷共同打造的《這!就是街舞》采用了受托承制的方式,導致該項目貢獻的收入相對較小,僅為燦星帶來了1.04億元的收入,相比之下以2017年為例,僅《中國好聲音》一檔節目給燦星帶來的總收入就超過6億元。

    除了街舞節目,《新舞林大會》《蒙面唱將猜猜猜3》《即刻電音》口碑和熱度都不及預期,表現平平。

    燦星今年推出的全新網綜《這!就是原創》這檔定位在國內首檔“原創音樂人競技成長秀”的節目,不僅由《中國好歌曲》的原班人馬打造,還是由優酷聯合騰訊音娛和燦星共同出品的節目。

    阿里和騰訊兩大陣營的聯手凸顯了雙方對于這檔節目的高度重視。不過口碑和熱度也未能在與同樣聚焦原創的《我是唱作人》的競爭中占得便宜。

    綜藝環境改變,競爭對手增多,版權糾紛纏身,新IP未達預期,曾經傲視綜藝市場的燦星,在內外交困的境況中略顯掙扎,未來兩年是否能夠打破自身桎梏實現突破,對于其上市之路至關重要。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