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館官方 / 我的圖書館 /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

0 0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原創
2019-10-11  國館官方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圖片來源 | @路燈攝影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南昌,別具一格的江南水鄉。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01

    “我是南昌人。”

    “南昌……在哪里?”

    “江西,南昌是江西的省會。”

    “中國還有個江西?!”

    “……”

    這是南昌人與外省人的常見對話。

    一些人以為,南昌平平無奇,沒什么值得說的。

    甚至還有人說,南昌沒有存在感。

    非也,非也。

    稍微了解一下,你就會發現,南昌是一座不折不扣的寶藏城市!

    只不過,南昌人早就習慣了優秀的南昌城。

    他們低調,但他們絕對有料。

    02

    在吃辣這件事上,大多數人只會想到成都人、長沙人。

    光看這兩個地方鮮紅的菜色,你就知道,它準備要辣死你。

    此時,一位南昌寧(南昌人)路過,端出了一盤賞心悅目的南昌菜——藜蒿炒臘肉。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青紅相間的菜色,看上去非常友好,就像低調的南昌人一樣樸素。

    但嘗一筷子,就能辣到你涕泗橫流、靈魂出竅。

    是的,南昌菜的辣,是隱藏辣,是內力深厚但殺傷力極強的辣。

    就像少林寺里那個低調又不起眼的掃地僧,看著別人比武,只笑笑不說話。

    一旦出手,你就能發現,他才是功力最深的那個。

    而江湖上之所以沒有南昌人會吃辣的傳說,是因為他們根本不覺得這是個事。

    你會跟別人說自己天天吃飯天天喝水嗎?

    直到南昌的細伢子(孩子)出了省,看見同一桌的廣東人被辣哭,才發現自己的天賦。

    吃辣這件事,對南昌人來說就跟呼吸一樣正常。

    沒有辣椒不成菜,萬物皆可撒辣椒。

    炒菜放點小米椒、線椒、朝天椒、螺絲椒,在南昌都是正常操作。

    吃南昌拌粉,放把辣椒調調味;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吃南昌鹵味,放把辣椒解解膩。

    吃南昌水產,放把辣椒提提鮮。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吃南昌燒烤,變態辣盡管往上招呼。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圖片來源 | 紀錄片《人生一串》

    唯有一樣,不往瓦罐湯里撒辣椒,是南昌人最后的仁慈。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南昌人如此愛吃辣,絕不是為了標榜什么,而是為了與天斗。

    夏天暴熱,兩輪“四大火爐”的選舉,都沒能把南昌擠出去。

    冬天濕冷,寒風能吹到人骨頭里去,連見慣了冰天雪地的北方大漢都難以忍受。

    而夏天和冬天之間,只差一場滿35℃減25℃的妖風。

    生活在這種極熱極寒的氣候之下,南昌人靠吃辣熬了過來。

    夏天吃辣,以辣制熱,比比人跟太陽誰更狠;

    冬天吃辣,驅寒保暖,南昌人不信風濕老寒腿。

    所以,南昌人吃辣就像呼吸一樣正常。

    正因為不需要標榜,所以南昌人很少去爭這個名頭。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03

    辣椒的辣味,已經通過南昌人的菜,滲透到了南昌人的生活中。

    在南昌讀書的小伙伴說,剛去南昌的時候,覺得那里的人太兇了。

    大街上隨處可見大爺大媽們吵架,路過的時候都害怕被拽進去揍一頓。

    但待了一段時間才知道,很多時候,他們只是在愉快地聊天。

    是的,南昌人的南昌話里,透著一股辣味。

    光聽語氣不聽內容,你會覺得倆人馬上就要打起來了。

    相傳,有個南昌人帶著外地來的朋友去小餐館吃飯。

    店門口突然出現一個持刀大漢,對著店里一頓罵。

    店長聞聲趕到,氣勢洶洶猛烈回擊,把持刀的大漢罵走了。

    朋友聽得瑟瑟發抖,以為自己目睹了斗毆未遂的現場。

    一問才知道:

    “老哥啊,我家腌了臘火腿,味道絕煞,回頭給你拿兩根。”

    “啊呀這么客氣,我家也閹了臘肉,等下過來拿兩塊。”

    來源 | 知乎@Koala's

    正如程維先生所說,

    “南昌人是南方人中頗為粗豪的,故鄙薄精細與小氣,說起話來也粗放,大聲,不是太講究,有麻利勁。”

    這樣的評價真是再貼切不過了。

    而南昌人的性格,就像辣椒一樣熱烈。

    他們喜歡直來直去,拐彎抹角那一套在這里行不通。

    所以南昌的司機大哥,開起車來也是辣味沖天。

    “不是我開得太快,而是我飛得太低。”

    人均賽車手的南昌,把平坦大道變成了漂移炫技的賽道。

    漂中帶穩,穩中帶皮,來南昌開車一個月,你就能成為經驗豐富的老司機。

    辣椒與開車的雙重刺激,貫穿著南昌人的一生。

    04

    吃辣的南昌人,性格熱烈卻并不火爆。

    正所謂,辣到深處自然淡。

    南昌人的骨子里,是與世無爭的古樸和淡泊。

    步入南昌,你能明顯感受到生活節奏放緩。

    不同于成都人喝茶、搓麻將的消費生活,南昌人享受的安逸,是老莊式的無為、閑散。

    他們習慣低調做事,低調做人。

    江右商幫把生意做到了極致,卻很少吹噓自己的成績。「 明清十大商幫之一,僅次于徽商、晉商 」

    低調的江南水鄉,養出了遍地的才子佳人。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 楊鈺瑩、劉濤、鄧超、黃磊 」

    低調,可以說是南昌的靈魂。

    南昌有一條孺子路,專為紀念一個“老南昌”,叫徐稚(字孺子)。

    翻閱他的簡歷你會發現,他并沒有當過官,也沒有什么社會頭銜,就是個平民。

    這樣一個“無名小輩”,卻被世人與后代尊為高潔之士。

    東漢時,桓帝廣納賢才,多少人削尖腦袋往上擠,還有人提前隱居,炒作自己是隱士。

    但當做官的機會擺在徐稚面前,他卻用五根手指拒絕了。

    “不出仕,不為官,不入濁流,不舍故土,不舍百姓”,是他的原則。

    有著道德潔癖的徐稚,極其厭惡官場的腐敗。

    他寧愿在家鄉開辦學堂,像孔子一樣廣收門徒,也不愿意為了名利去溜須拍馬,去爾虞我詐。

    能在俗世中守住心性,低調做人,實屬不易。

    這座人杰地靈的南昌城,同樣激起詩人的靈感。

    誰能想到“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一色”的千古絕唱,竟然是王勃的freestyle(即興發揮)呢?

    比四川、湖南還能吃辣,這個地方卻低調得可怕

    05

    南昌人雖然低調,喜歡安逸、平淡的小日子,卻不是逆來順受的慫貨。

    愛吃辣、性格熱烈的南昌人,有著血性的另一面。

    他們與世無爭,但涉及家國,便不得不爭。

    民國時,南昌秧子劉和珍帶領同學們向敵對勢力宣戰。

    年僅22歲,卻倒在了敵人的槍口下。

    魯迅先生為她的犧牲發出最后的吶喊,“不在沉默中爆發,就在沉默中滅亡。”

    1927年,中國共產黨在這里打響了第一槍。

    我們有了自己的軍隊,中國的革命出現了轉機。

    無數英勇的中國人,為了子孫的未來,為了國家的尊嚴和獨立,以命抗爭。

    建國后,中國的第一架自制飛機也是在這里誕生的。

    南昌人付出了多少血和汗,卻因為低調,從不去標榜自己。

    他們總是默默地為歷史、為時代搭建舞臺,功成之后又退回自己的巷閭中。

    登滕王閣,望鄱陽湖,慢悠悠地享受著天地山水的滋養。

    但,有“天下英雄城”之稱的南昌,絕不是浪得虛名。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