犁硯書院 / 百年性定菜根香 / 我離你越遠,你離我越近

0 0

   

我離你越遠,你離我越近

原創 有獎征文
2019-10-11  犁硯書院

本文參加了【鄉愁】有獎征文活動

文 | 蘇紹利

我離你越遠,你離我越近,是什么這樣神奇?

有人說是戀人。因為思念,雖然地理上的距離越遠,但心理上的距離卻越近。但戀人,當離你近時,會更親密無間,風花雪月,柔情似水,風光旖旎。由此可見,顯然不全對。

吾覺得這種感覺最確切地說,應該是故鄉。你生于斯、長于斯的故鄉,是那么熟悉,是那么平常,是那么平淡無奇,一切都是那么自然,那么司空見慣,當時你從未離開,也從未思念。

當時只道是尋常!當你遠離家鄉,遠離故土,月是故鄉明,你的思念更深沉,更迫切!只有故鄉,離開了才有戀人般痛苦的思念。平常的,普通的,熟悉的,突然全都變得親切和寶貴。凡人皆戀故土,念故鄉,這是人類共有的情愫,這是常人共有的鄉愁。

鄉愁是離開了故鄉才有的情感,是漂泊的人才有的痛苦,是遠離家鄉、輾轉歸來后才有的幸福和甜蜜。我的鄉愁是小時候就有的情感,而這樣的經歷卻有三次,一直到現在,而這三種鄉愁卻是三種味道。所以我最愛臺灣現代詩人余光中的《鄉愁》,那是詩的享受,那是美的慰藉,那是愛的夢想。

小時候,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

母親在那頭。

長大后,

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

新娘在那頭。

后來啊,

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

母親在里頭。

而現在,

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

大陸在那頭。

這是一首優美的現代詩,和諧的韻律,深刻的思想,精辟的提煉,每次誦來,都很感動,這是我們的鄉愁!

郵票,鴻雁傳書,可以解鄉愁,那字字行行,飽含了多少情意,也擬春溪舴艋舟,載不動許多愁;船票、車票,可以加速我們歸家的旅程,親人的團聚,是多么甜蜜和幸福!

我第一次離開家鄉,是十三歲求學,念初中,往來靠公共汽車,離家40多里。現在看來不算遠,但從未離過家的我,那時候是多么的遙遠!只能每周回一次家,有時候,學校有活動,甚至半個月、一個月回一次家,整整三年。

這距離不算遠、時間不算長的離開家,離開家鄉,對于年少的我,是痛苦的,是無助的,是勞累的。吃飯要定時定量,食堂伙食差得很,開口訕笑的窩頭,稀湯似的粥,粒粒可數的蒸米飯,還算改善伙食,不僅難吃,更是硬得難以下咽,再也不能像在家里一樣,有好吃的,吃得肚子滾圓滾圓的,不愛吃,就纏著媽媽做好吃的,那時候,雖然生活苦,大魚大肉,不可能每天都有,但雞蛋、可口的農家菜還是可以滿足的,好吃不如愛吃,其實人的胃口是很容易滿足的,愛吃就是最好的飯菜,不必山珍海味。

住校生活,還要自己動手,自己洗衣服,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再也不會回來了,夏天還好,衣服薄,衣服少,好洗。冬天就很痛苦了,衣服厚而且多,又都是涼水,凍得手發紫,都裂了口子。不知氣候變化的原因,還是生活條件的原因,總感覺過去冬天特別冷。

小時候離家離開故鄉,只有一個字就是苦!但是周末回家,還是有很多幸福的事。吃點好的,媽媽幫忙洗衣服,還可以和小伙伴去玩兒,去荷花池里摘荷葉,頂在頭上遮陽;去池塘摸魚蝦,拿回來放在罐頭瓶里養起來;去折柳做柳笛,吹得腮幫子直疼,仍然樂此不疲;去玩捉特務,充滿智慧與樂趣;去捕蟬,驕傲地帶著滿街串;去捉紡線蟲,雖然殘忍點,要插一根小細米兒在紡線蟲的背上,才能嗡嗡紡線,但那時還不懂愛惜飛蛾紗罩燈呢!還有做葦笛,把蘆葦里面的膜倒褪出來,透明的,薄薄的,裝上水,對著口兒吹,清亮悅耳。

三年的初中生涯,離家是苦,是愁。回家是樂,是喜。這種短時間的間隔心中更多的盼望早點到周末,時間長了,也就習慣了,幼小的心靈里過早地嘗到了離家的滋味,雖然苦是苦了點,但回家的幸福還是大于離家的苦惱的。

第二次離家是去天津上學,離家100多里,間隔要半年回一次家,這次算是真的離開家、離開家鄉了。比初中半自力更生半家長輔助的生活,可以說算是真正獨立了。

要學會獨立生活、獨立交朋友、獨立處世,獨立面對生活中所有的困難與意外。當時同學有的失眠,有的蒙著被子哭,原因只有一個——想家。我原來就住校,所以開始沒有哭,也沒有特別的想家。但學校的新鮮感漸漸退去,想家的念頭越來越強烈了!

想父母,無微不至的生活照顧;想同學,嘻戲玩鬧的快樂時光;想家鄉的那片蘆葦塘里冬天溜冰,夏天摸魚兒;想那片荷塘里的哇鳴與月光,還有那美麗的荷花與蓮蓬;想去清澈的渠里游泳;想去菜地田園進而摘菜吃瓜。所有的一切,都在頭腦里浮現,就是平時感覺最乏味的東西,都突然變得親切和難得起來,家是多么溫暖,家鄉是多么美好!

想起了余光中的《鄉愁》,想起了杜甫“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想起了王灣的“鄉書何處達?歸雁洛陽邊”,想起了王維的“君自故鄉來,應知故鄉事來。日倚窗前,寒梅著花末”,想起了宋之問的“近鄉情更怯,不敢問來人”。這些詩人的千古幽思,涌上心頭,這種鄉愁是心痛,心夜不成眠的。少年不知愁滋味,如今都到眼前來。

落葉他鄉樹,寒燈獨夜人。校園里的楓樹葉落了,惟孤身一人燈下讀書,好不凄涼!家在夢中何日到,春來江上幾人還?回家只是夢中的事,醒來明月對影成三人。人言落日是天涯,望極天涯不見家。家在天涯之外,故鄉在天涯之外,悠悠天宇曠,切切故鄉情。天地之間,惟人皆苦,惟家皆親,惟故鄉最溫暖。

鄉愁在我青春的歲月里,是一道痛苦的年輪,越是痛苦越是發奮,這個時期,也是我知識積累的關鍵階段,讓痛苦淹沒在圖書館里,與古人對話,與先賢交流,17萬冊圖書成了我最友好最親密的朋友。痛苦中的甜蜜,才更幸福!

第三次離家是工作在外。小家很溫暖,父母很凄涼。這也是所有在外工作人的苦惱與無奈。我只是三次離開家,離開故鄉,而父母是死也不會離開家,離開故鄉的。所以只能兩頭跑了。雖然辛苦,雖然痛苦,但這時候回家是溫暖的,是溫馨的,是平靜的,是享受的,是自由的,是心底涌上來幸福與甜蜜。

無限河山淚,誰言天地寬!已知泉路近,欲別故鄉難。越是年長,越是理解父母的想法與心情。老人更戀家,更戀故鄉。

少小離家鄉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洛陽城里春光好,洛陽才子他鄉老。這說的是出外求學求職人的悲哀!吾輩可悲!每思來,便莫名的悲苦,人生何求?人生何苦?用一生的追求與奮斗,換來的卻是別離!難怪魏晉名士追求的就是自由與任性,因為這于普通人太寶貴了!

晉人王徽之,嘗居山陰,夜雪初霽,月色清朗,四望皓然,獨酌酒詠左思《招隱詩》,忽憶戴逵。逵時在剡,便夜乘小船詣之,經宿方至,造門不前而反。人問其故,徽之曰:“本乘興而行,興盡而反,何必見安道邪!”這就是王徽之“雪夜訪戴”的故事,乘興而行,興盡而反,何等瀟灑!何等快意!

中國講:落葉歸根。鄉愁似乎因歸根而戛然而止。幸福雖然來得遲了些,但終究沒有缺席。現在回到家鄉,看門前流水,看田園蔬果,胖大的冬瓜,圓如磨盤的南瓜,滿架的豆角,紅紅的柿子與山楂,其樂融融!雖然歲月催人老,時代換新顏,唯有門前鏡湖水,春風不改舊時波。這時候,鄉愁滋長的不再是痛苦,而是滿足!《書譜》講書法,談到“人書俱老”這個詞,別有深意,人不老,書法和書藝怎么會老到、怎么會精妙呢?同樣,人不老,鄉愁怎么會老?又怎么會想到落葉歸根呢?

鄉愁不只是一種思念,家鄉不只月是故鄉明,家不只是溫暖,還是一種境界!蘇軾的《定風波》云:

常羨人間琢玉郎,

天應乞與點酥娘。

盡道清歌傳皓齒,

風起,雪飛炎海變清涼。

萬里歸來顏愈少,

微笑,笑時猶帶嶺梅香。

試問嶺南應不好,

卻道:此心安處是吾鄉。

此心安處是吾鄉。這是一種人生境界!鏗鏘有力,警策雋永。這是蘇軾的風雨人生的感悟,這是蘇軾隨遇而安、無往不快的曠達襟懷,這是蘇軾面對人生坎坷而安之若素的可貴品格!我生本無鄉,心安是歸處,人生何處不暢懷?無論海角與天涯,大抵心安即是家人生何處不自由?

我愛家的溫暖與溫馨,我愛故鄉的風景與流年!雖然我離你越遠,你離我越近,但我更愛,與你一刻也不曾分割與分離!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