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緣谷 / 地緣政治 / 從匈奴到蒙古,古代中國為何總是北患重于...

0 0

   

從匈奴到蒙古,古代中國為何總是北患重于南患?

原創
2019-10-10  地緣谷

      “ 明代播州楊氏不過百萬人口,在云貴高原的勢力中已經算得上強大,但面對明帝國的人力資源優勢仍然被迅速剿滅。

      NO.147

      曲墨封/文

      南輕北重

      校/二氧化碳 畫/一條人文主義狗 圖/地緣谷

      古代中國往往北患重于南患,匈奴遠比越南等國有侵略性。因此,《狼圖騰》之類的書籍提出了蒙古高原武德的說法。但用玄學的武德來解釋這個問題是不可靠的,讓我們從地緣和環境上探索這個問題的答案。

      南北地緣

      400毫米等降水量線,是農耕文明與游牧文明的分界線。在古代,羅馬帝國因為氣候和地緣形成的萊茵河-多瑙河一線,除了河流之外,無險可守,但中國得天獨厚,擁有眾多山脈可以作為北方和西方的屏障。

      但這道山脈防線并不與400毫米等降水量線完全重合,且漏洞頗多,令這條防線并不完美。

      以山西論之,薄薄的雁門山之外,廣袤的大同盆地對于北方來說可謂是門洞大開。大同盆地處于400毫米等降水量線以內,水草豐美,如果放任游牧民族占領將其作為牧地,將更有利于游牧民族繁衍,對中原王朝將造成更大威脅。迫使中原王朝不得不維持對大同盆地的控制,并在缺乏山脈屏護的地區投入大量軍事資源防備游牧民族的入侵。

      大同盆地

      但這條防線并非毫無用處,就河北而言,燕山一線雖然孔道甚多,但山脈重重,依舊能夠能阻擋游牧民族于防線之外。

      燕山

      關隴方向,則可分開論之。以關中論,黃土高原與隴山從北面屏護關中,但西北面慶陽方向卻是空門大開,因此唐初突厥犯邊,才得以長驅渭水,威脅長安。且慶陽延伸到銀川平原,同樣處于四百毫米等降水量線以內,利于耕作,不可輕易棄于外族,也不得不投入較大的軍事力量戍守

      富庶的關中平原

      而隴西、河西方向,雖北有大漠阻隔,南有祁連山之險,但單薄地向西北延伸,三面受敵,其邊防壓力不可低估。

      以明代兩遼之地邊墻(長城)為例,明遼東邊墻西接蒙古高原,東接東北平原,分隔兩支外族,三面受敵,又缺乏山脈作為屏障,其防御壓力,可想而知。

      山海關

      視線移到東北。雖然整個東北平原都處于400毫米等降水量線以內,但實際上,古代適合大規模農耕作業的只有兩遼(遼東和遼西)之地,北面的東北平原腹地(即現在的黑龍江、吉林)大多是漁獵民族的自留地。兩遼以北緯度過高,氣候寒冷,雖然黑土地肥沃,但適宜農業活動的時間卻很短,就封建時代的生產力而言,并不適合大規模的農業生產。

      東北平原

      因此無論是蒙古高原還是青藏高原,對于關隴地區都有居高臨下之勢,入侵有很大的優勢。

      就南患而言,主要是長江中下游山地的山越之患,以及南詔等南方國家的威脅。

      中國南部主要是平原與山地互相分割的破碎地形,依靠水路,平原地區才得以聯通,華夏網絡雖然在山地地區發生了斷裂,但是南方山地仍然被圈隔在華夏帝國的郡縣網絡之中,無法形成較大的地方勢力,而呈現出破碎、分散的局面。

      南方丘陵

      因此,南方的華夏網絡不斷依托水道和平原添枝加葉,步步為營,逐漸變得稠密起來。隨著華夏網絡對于非華夏人群政治、經濟資源的輸入,這些斷裂帶不斷被華夏化,最終在隋唐時期被整合進新的華夏帝國網絡之中。

      連通南北的京杭大運河

      西南地區及越南北部高原等地則是處于華夏網絡末端的山區,無法被整合,因此產生較高級的政治實體以威脅中原。

      廣袤而厚實的云貴高原,大部分地區的海拔在1000米以上,但是,云貴高原并非蒙古高原般高度較為均勻,較東南丘陵的農業條件也差得多,云貴高原上方有層層疊疊的高山,落差極大,有著被稱作“壩子”的河谷間,因此人口積累也較緩慢,雖然也曾產生南詔國這樣尚武的國家,但對產生的威脅終究有限

      云貴地區的壩子

      至于中南半島上的平原地區,雖然地處熱帶,降雨量充沛,人口稠密,農業發達。但這里的國家如果想要進攻中國,首先要仰攻云貴高原或越南北部高原,戰略上極為不利。而厚實的云貴高原與越南北部高原,更是其無法逾越的。

      中南半島農田

      技術傳播

      絲綢之路是重要的技術傳播渠道。除了自河西走廊東入之外,還能通過欽察草原或阿爾泰山直接進入蒙古高原乃至東北平原。也就是說,蒙古高原能夠直接從兩個方向獲取技術,一是西域、中亞地區,二是中原地區。

      在大航海時代之前,蒙古高原和東北平原的政治實體利用陸上絲綢之路引進技術提高軍事水平。但由于中原北部的山地相對較小,且與蒙古高原接觸面積極廣,蒙古高原乃至東北平原和中原的交往也十分密切,物資、技術的交流使得蒙古高原和東北平原的政治實體可以借助貿易渠道迅速提高技術水平并壯大。

      而云貴高原、中南半島也有兩條技術輸入途徑,一是來自北面的中原,二則是西面的印度次大陸。

      云貴高原的山地厚實且層層疊疊,其交流的通達程度遠不及中原與蒙古高原那般順暢,貿易渠道效率較低下。而中南半島,就需要越過整個云貴高原,可以說是與世隔絕

      印度作為重要的技術與文化來源,本身經濟文化長期處于較落后的狀態,一直依賴于西亞技術的輸入,中南半島從印度得到的技術,很大程度上是自西亞越過整個印度次大陸轉手而來的技術。相比絲綢之路僅通過中亞地區,這條道路的艱難險阻,不言自明。

      因此,在農業技術和軍事技術水平上,中南半島很長一段時間都處于落后的狀態,直到近代,大航海時代開啟后,海上貿易路線重要性遠超陸上貿易路線,從西方世界輸入的先進火器技術使得東南亞國家的軍事技術水平快速上升,在與緬甸的對抗當中,清王朝都遭受了慘痛的失敗。

      動員率低下

      精耕細作需要投入大量勞動時間,人民難以抽出時間進行軍事訓練,使得農耕民族動員率普遍低于游牧民族和漁獵民族,能夠成為士兵的人口比例下降,在全面動員時,絕大部分人口也會由于農業活動的緣故被束縛于土地。

      北方游牧民族和漁獵民族本身群牧和群獵的活動就能作為軍事訓練的一部分,相比農耕民族來說這是極大的優勢。除此之外,其農業的投入時間短,農業活動粗放也是重要原因。

      除了畜牧和捕魚外,游牧民族和漁獵民族也需要通過種植來補充糧食來源。匈奴人占據蒙古高原時,就經常在游牧之路上撒上種子,希望在秋天能有所收獲,匈奴人還在自己避冬的山區用陶罐儲存小米等糧食。而烏桓人的農業技術強于匈奴人,他們能通過飛鳥的遷徙來判斷耕種的時節,因此,烏桓人不單可以滿足自己的生活需要,還能有多余的糧食用來釀酒。而契丹人、室韋人都有種植莊稼的傳統。

      蒙古軍在遠征時經常會遇到包圍敵人的城市,如果戰事并不緊急,他們的戰士會一邊放牧一邊撒下種子耕種以便進行長時間的圍困。在遠征中,他們還得到了大量的俘虜,善于種田的俘虜都被當成是寶貴的人力資源,帶回蒙古進行農業生產。成吉思汗還專門設立了“阿姆其”機構,負責農業生產和糧食征收。

      飲馬多瑙河的蒙古軍隊

      但是可以看到,首先游牧民族和漁獵民族的農業活動都是較為粗放的,一是農業技術不足,二是基本都采取廣種薄收的方式。這當然與400毫米等降水量線以北的宜耕地極為分散也有關系。

      而且相比一年兩熟的華夏帝國地區,北方游牧民族和漁獵民族不但農業活動投入的人力資源少,而且生產時間也要短得多。所以雖然他們也需要經營農業活動,但農業活動并不會束縛他們太多的人力和生產時間,使得他們仍能保持很高的動員率。

      而南方的非華夏族群基本都需要靠農業為生,而且在熱帶地區,一年中投入農業活動的時間還要長于溫帶和亞熱帶。農作物往往一年三熟當然有利于中南半島人口的增長,但也使得勞動時間越發增加,農民一年中絕大部分的時間都被束縛在土地上,不利于軍隊的動員。

      有人會說,南方族群的人口比北方游牧、漁獵族群要多得多。雖然如此,但由于山脈、高原的阻隔,南方族群互相之間難以統一,往往是一個個分開的小勢力。明代播州楊氏不過百萬人口,在云貴高原的勢力中已經算得上強大(唐代時由于發展程度問題,南詔王國也不過百余萬人口),但面對明帝國的人力資源優勢仍然被迅速剿滅

      而蒙古高原時常統一,且統一之后廣袤的蒙古高原擁有200萬以上人口,這還未計算游牧民族的動員率優勢問題。

      除此之外,游牧民族擁有較大的馬匹蓄藏量,機動性遠勝過中原地區。因此,在地緣和環境總美綜合的影響下,而并非那虛無縹緲的武德,導致中國自古以來北患一直大于南患。

      不過隨著火器技術的發展和陸上絲綢之路的衰退,北方草原對中原的威脅越來越小。部分少數民族的主動漢化,也將優秀的民族文化帶入漢文化,少數民族能歌善舞的印象,大概也是從那時代代相傳的吧。

      參考資料

      布局天下 . 饒勝文

      能夏則大與漸慕華風 . 胡鴻

      * 本文由作者提供,不代表地緣谷立場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