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島大頭 / 育兒 / 一個人可以低調到什么程度?

0 0

   

一個人可以低調到什么程度?

2019-10-08  青島大頭

            作家吳敏寫過一篇關于季羨林的文章。

            她在文中講了一個故事:

            有一年,北大新生入學,一個男生手提肩扛,攜帶了很多包東西,偌大燕園讓他找不到北。

            正在此時,他看到了一位不起眼的老大爺。男生把行李往他身邊一放,“大爺,麻煩您幫忙照看一會兒。”說完男生就自己報到去了。

            老大爺就一直在那老老實實地守著。

            9月初的北京,天氣還是很熱,一位學生見老大爺滿頭大汗,說:“您回去吧,我替他看著。”

            可老大爺說:“還是我等他吧,換了人他該找不著了。”

            許久之后,這位男生才趕了回來。

            三天后的開學典禮上,這位男生驚訝地發現:那天幫自己看行李的老大爺,竟然是學校副校長、國學大師季羨林。



            你知道這位滿頭銀發的老人是誰嗎?

            她就是上海市原副市長謝麗娟。

            1985年至1996年期間,謝麗娟任職上海副市長,此后轉任上海政協副主席。

            已經年過80的她,出門不是不可以坐專車,出門也不是不可以打車,但她就是喜歡坐公交、地鐵。

            沒人讓座?

            她覺得沒關系,“我就是個普通老太太而已。”

            有人讓座她也不坐,“我身子骨還行,站站沒什么。”

            低調行事,樸素自然。



            你知道這位老人是誰嗎?

            他就是中國工程院院士、中國火箭推進劑創始人李俊賢。

            “兩彈一星”造好后如果沒有推進劑,等于造了汽車沒有汽油,李俊賢就是研究這個推進劑的。

            1970年,中國第一顆人造衛星發射升空,用的就是李俊賢團隊研制的偏二甲肼。

            李俊賢今年已經91歲,但他仍然每天拎著白布袋步行上班。

            2018年6月,李俊賢把一生積攢的300萬元全捐了出來,設立了博士創新基金和困難幫扶基金。



            高鐵二等座上,一位滿頭白發、腳穿舊皮鞋的老人,很專注地修改著圖紙。

            你知道這位老人是誰嗎?

            他就是中國工程院首批院士、中國測繪科學研究院前院長劉先林。

            你知道劉先林有多牛嗎?

            他拿過兩次國家科技進步一等獎,多項研究成果填補國內空白,他研究的“坐標法解析輻射三角測量”,成為航測規范中第一個中國人發明的方法。

            這把椅子,劉先林已經坐了40多年,磨成這樣了,他還舍不得丟。

            上面這個滑蓋手機,他已經用了十幾年,爛成這樣了,他還舍不得丟。

            他是沒有錢嗎?

            并不是。

            他有錢,只是不惜錢。

            “國家科研經費比較緊張,申請經費審核又很慢,我就把自己的錢投進去了。”

            劉先林還在好幾所大學兼職授課,每所大學給的報酬都不菲,但他都把報酬留在了各個學校,用作獎勵優秀的學生和老師。



            你知道這個在中國科學院大學講課,衣著非常陳舊的老頭是誰嗎?

            他就是中國科學院院士、遙感領域泰斗李小文。

            李小文有多牛?

            美國波士頓大學地理系主任Strahler說:

            “李小文是全球遙感基礎研究領域,最頂尖的兩三位科學家之一。”

            很多人這樣評價李小文:

            “如果沒有他,中國遙感衛星事業將要推遲很多年。”

            這么厲害的一個人,在工作和生活中卻極其低調。

            學生們回憶說:


            “每次見到李老師,他都穿著舊舊的衣褲,腳上都是一雙布鞋。”

            就因為這一身“標配”,他好多次被門衛擋在了外面,門衛以為他是來推銷的農民呢!

            李小文沒有什么欲求,生活極其清淡,他把自己的錢和李嘉誠基金會獎勵的錢,都捐給了母校成都電子科技大學,設立了“李謙”獎助學金。



            這位老人就不說了,現在大家都認識他。

            他就是中國工程院院士袁隆平。

            他的研究成果沒什么了不起,只是讓全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吃飽了飯而已。

            這么牛氣的一個人,在生活中就是一“農民”。

            他現在已經90歲了,但每天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下田。

            主持人王志問:你這衣服多少錢?

            袁隆平:35塊。

            王志:真的還是假的?

            袁隆平:真的。還有一件比這個漂亮一點,也是35塊,海南島買的。



            這個人是誰?相信很多人都能說出他的名字。

            對,他就是兩彈元勛鄧稼先。

            但在1986年8月之前,中國卻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名字。

            1964年10月16日,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

            1967年6月17日,中國第一顆氫彈爆炸成功。

            兩彈能夠研發成功,鄧稼先在其中都起了非常關鍵的作用。

            在我國進行的45次核試驗中,鄧稼先32次親歷現場,15次擔任現場總指揮,可見其作用有多關鍵。

            兩彈爆炸成功后,舉國上下歡欣鼓舞。

            要是換了有些人,肯定就炫耀上了:“你知道嗎,這原子彈就是我研發的。”、“要不是我,這氫彈能研發出來嗎?”

            但鄧稼先一聲都沒有吭,連父母都不知道他搞了“兩彈”。

            直到1986年他去世后,《人民日報》等報紙刊發了文章《兩彈元勛鄧稼先》,鄧稼先身邊的親朋好友才知道:“沒想到稼先干出了這么大的事跡。”



            這一位衣著樸素的長者,現在很多人應該都認識他,他就是中國“中國天眼”之父南仁東。

            但在2017年9月他去世之前,估計沒有幾個人能叫出他的名字。

            1993年,國際無線電科學聯盟大會上,科學家們提出建議,“在全球電波環境繼續惡化之前,建造新一代射電望遠鏡,接收更多來自外太空的訊息。”

            南仁東當時聽了很激動:“我也想建一個!”

            他放棄國外300倍高薪,深入貴州大山23年,沒有任何節假日,偷偷造出了世界上最大的“中國天眼”。

            這個“中國天眼”有多牛?

            比美國阿雷西博350米望遠鏡,綜合性能高10倍。

            業內人士這樣評價他:“憑一己之力讓中國領先全球20年。”

            但這么偉大的一個人,卻在生前對家人說:“我特別不希望被人記住。”

            他的遺言是:喪事從簡,不舉行追悼會。



            2014年,導演爾冬升在微博爆料:

            “2008年汶川地震后,古天樂竟然悄悄捐錢,在內地修建了60多所學校。”

            這一爆料,把中國第一狗仔卓偉驚到了。

            他趕緊跑去調查,一調查,果然個個屬實。

            于是卓偉發文感嘆說:

            “古天樂是娛樂圈最虛偽的明星,因為他捐了那么多學校,我竟然不是第一個知道的。他保密工作做得如此之好,可見其有多'虛偽’。”

            2008年8月,古仔成立了古天樂慈善基金會。基金會的工作就是捐建學校,解決貧困山區孩子上學難問題。

            當很多明星在微博上、慈善晚宴上,大秀捐了幾十萬、一百萬時,古天樂卻偷偷地在修教學樓。

            深圳衛視曾經做過一個調查:

            僅僅三年間,古天樂就捐了2500萬。

            但他從來沒在微博上提過一個字,也沒有在微博上曬過一張照片。

            每次記者想問古仔捐建學校的情況時,他就會甩出四個字:“不作回應。”



            光看這張照片,我不說出他的名字,大部分人可能都不認識他。

            他是一個億萬富翁,卻也被稱為是中國最低調的人。

            他無論住多高級的酒店,都用自己帶的肥皂。

            他沒有私家車,每天坐地鐵上班。

            他一雙鞋穿了十年,襪子補了又補。

            他外出吃飯,他從不喝飲料,只要一杯清水。

            他生活簡樸,每月開支只有三千。

            但就是這么一個“吝嗇”的人,卻把大部分財產捐獻了出去,在內地捐助了93所大學、166所中學、41所小學、19所專業學校和幼兒園、1800間鄉間學校圖書室。

            這位老人,叫田家炳。



            這一位老人叫韋思浩,知道他的人就更加少了。

            他就是一個撿垃圾的老人,每天撿完垃圾,他就會洗干凈手,然后坐在杭州一家圖書館里看書。

            他天天撿垃圾,是很缺錢嗎?

            他的女兒說:


            “爸爸退休前是中學一級教師,退休后每個月可領5000多元退休金,是不需要撿垃圾過日子的,不知道他為什么喜歡出去撿垃圾。”

            2015年12月,韋思浩去世后,女兒在整理他遺物時,才終于知道了他撿垃圾的秘密:

            “我發現了很多捐資助學的信件。”



            在所有大企業家里面,我覺得最低調的人是任正非。

            中國有四個頂級圈子:

            第一個是“華夏同學會”。

            成員有馬云、馬化騰、李彥宏、劉永好、王健林等人。同學會一年聚會兩次,每次活動由一個同學承辦。

            第二個是“中國企業家俱樂部”。

            主席是馬云,成員包括柳傳志、王石、馬蔚華、郭廣昌、李書福等人。這是一個活動頻繁的圈子,企業家們經常聚在一起“瘋一把”。

            第三個是“江南會”。

            由馮根生、郭廣昌、沈國軍、魯偉鼎、宋衛平、丁磊、陳天橋、馬云等八位浙商發起。

            第四個是“泰山會”。

            會長柳傳志,理事長段永基。由中國具有相當影響力企業老總組成,每年只發展1家會員單位。

            中國商界大佬,幾乎都加入了這四個圈子,只有一個人例外——任正非。

            可見任正非有多低調。許多創業者和企業家,都樂于參加活動、頒獎領獎、培訓講學,但任正非一點不感興趣。

            2004年,央視年度經濟人物要頒獎給任正非,任正非知道后,立馬派了一位高層去央視公關,堅決把自己撤了下來。

            “不做企業明星,只做明星企業。”

            這是任正非的做事理念。



            還有很多很多低調的人,我就不再一一列舉了。

            我為什么想寫這個稿子呢?

            其實就是想致敬所有為中國崛起而默默奉獻的人。

            新中國成立70年來,每一個行業每一條戰線,其實都有很多低調內斂、默默奉獻的人物。

            很多人可能會覺得他們傻,但正是因為他們的傻,才有了今天中國的繁花似錦。

            在短短70年里,中國為什么能夠迅速強大和崛起?既是因為有偉大領袖、著名典型的引領,更是因為有很多不為人知的平凡英雄,在崗位上默默奉獻著自己的熱血和青春。

            致敬所有為新中國崛起默默奉獻的人,致敬所有在自己崗位上默默奉獻的人,致敬所有默默奉獻的你和他。


             END 

            *作者簡介:本文轉載自“拾遺”。一個有趣、有品、有態度的文化生活微刊。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