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大不吃香菜 / 待分類 / 誰能想到第一個85后「百億男演員」是他

0 0

   

誰能想到第一個85后「百億男演員」是他

2019-10-08  大大不吃...
    一次專訪,采訪對象是杜江

    專訪嘛,N家媒體挨個車輪戰,一圈下來誰都會乏。

    采訪結束,兩家媒體收拾機器的間隙,一個小插曲——

    茶幾上放著一箱礦泉水。整件的塑料外封已經撕開了,里面幾瓶水歪七扭八地亂放著。

    杜江問了句:這是我們買的水嗎?

    工作人員手里沒停下活,嘴上應了句:酒店送來的。

    沒人注意。

    杜江安安靜靜地把塑封扔進垃圾桶,又安安靜靜地把里面的水全拿出來,整整齊齊地擺在茶幾上。

    圈里普遍的說法是:杜江人好。

    就這次專訪,有個同行看見了,寫了句不一樣的:習慣是騙不了人的。杜江的確是處女座,有強迫癥。

    那是2018年3月,杜江主演的《紅海行動》剛剛斬獲春節檔票房冠軍。

    彼時。

    沒有人意識到,杜江會接連出現在多個檔期的票房冠軍電影中。

    對杜江而言,一個相對低調的2018年過完,是堪稱加裝電動小馬達般爆發的2019年——

    杜江主演的電影,在今年上映的就有6部,累計票房就超過62億。

    尤其是從暑期檔真人電影票房冠軍《烈火英雄》開始:杜江在電影院“霸幕”了整三個月。

    短短3年,僅憑《高跟鞋先生》《羅曼蒂克消亡史》《紅海行動》《你好,之華》《地久天長》《烈火英雄》《中國機長》和《我和我的祖國》8部電影,杜江的個人票房就已破百億。
    今天肉叔想寫杜江,就是想起來杜江去年專訪的那個小插曲,有種感覺,杜江成為華語影史第5位、85后第1位累計票房破百億的演員,并不是意外,而是一次——

    強迫癥的笨鳥先飛。


    嗯,杜江不是突然飛的。


    1

    不被看見


    杜江畢業于上海戲劇學院。

    決定考上戲表演系之前,杜江跟老爸有過一次很嚴肅的對話:

    你選擇了一條非常艱難的道路(做演員)。這條道路,只有一直努力,才有機會可能被人看到。但多數情況下不會被看到。你真的真的想好了嗎?

    真讓老爸給說中了

    杜江剛入行那幾年,確實沒被啥人看到過(其實有,只是當時的杜江并不知道,我們等下說)。

    同寢室的室友陳赫、鄭愷,一個早早靠《愛情公寓》成功轉型綜藝咖,一個早早靠《致青春》成為國產影視劇小開角色第一人。

    跟他們比,杜江慢了不是一點半點——

    杜江說自己有兩個名字:杜江,霍思燕老公(后來還有了第三個名字嗯哼爸爸)。

    在畢業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杜江最“知名”的形象,竟然不是演員。

    盡管他也演了不少戲,但是一直沒冒出來。

    為啥?

    看他的出道作,《鉆石王老五的艱難愛情》。杜江扮演女主的初戀男友郝良。

    這個角色有意思,前期單純熱情得像只小白兔,后期徹底黑化,利用女主以謀私欲。

    同樣是笑,同樣是近景,杜江怎么演?

    前期撲閃著大眼睛,直愣愣的憨厚小伙氣息撲面而來。后期,郝良面部緊繃,瞳孔深不見底,笑的那一下反令人升起冷意。


    盡管,塑造得不錯。但早期杜江的表演,有個很難擺脫的小“缺陷”,之所以難擺脫,是因為它是天生的——

    長相。

    你瞅一眼杜江,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嗯,眼睛。

    杜江面部輪廓周正,五官也英氣十足,就是眼睛大到出戲。

    再加上平行雙眼皮和大臥蠶,又讓眼睛更放大了些,特別無辜特別沒有攻擊性。

    演員的工作,說到底是干嘛?

    成為角色唄。

    但杜江的眼睛太吸引眼球了,跟漩渦似的,對演員來說,反倒是小缺陷——

    你第一眼注意到的,永遠是他的眼睛。

    而非,角色本身。

    這么說吧,如果想成為演技派,杜江的起步,要比很多演員難太多。

    怎么辦?

    別忘了杜江是個強迫癥的細節控。別人不愿意相信你的角色,那就用細節讓別人相信。

    說個好笑的:杜江的第一座演技獎杯,是2016年樂視共享生態之夜的……最佳女演員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先讓肉叔笑一會兒。

    杜江在《高跟鞋先生》里反串女裝,演了個梳著齊劉海的大只名媛。

    一個大直男,要怎么把握好既貼合角色,又不用力過猛的度?

    貼上假睫毛、墊著胸墊、穿著連衣裙,狂奔在人最多的北京大街上。

    高跟鞋穿壞三四雙、羞恥心也要全部丟掉,旁若無人地演著荒唐戲碼。


    還不夠。

    一個細節。
    《高跟鞋先生》是部比較浮的喜劇片,杜江反串時的表演也通常很夸張。
    但杜江去女主家做客這一幕,卻能看出,杜江有卯了勁地把自己融入女性角色。
    進屋前先捋捋劉海和頭發,而且從眼睛的斜視能看出他在對著門的反光照鏡子。
    女生都懂的,所有能反光的物件都是鏡子!
    但你演得好也沒用啊,誰在意呢?

    杜江公開“吐槽”過自己的大學導師谷亦安老師:

    在我剛畢業從上海來北京沒戲拍的歲月里,我抱怨過谷老師,抱怨他不教點“實用”的、一下子提升“演技”的、讓導演能一眼相中我的技能。

    你瞅瞅杜江慘不慘——

    本來外形就輸了一半,又不會點能讓導演們一眼相中的屠龍技,只會點細枝末節的笨功夫。

    這可咋整?

    你還別說,還真有人就是在意這種笨功夫。

    誰?

    程耳。


    2

    總算被看見

    程耳注意到的就是杜江的兩個“缺陷”——

    眼睛大,看著無辜,但是有戲。

    處理細活兒時,演得有細節。

    正好,他的新戲《羅曼蒂克消亡史》里的角色童子雞,“看上去萌萌噠,但又得干一些殘忍的事兒”,于是乎主動找了杜江,結果非常滿意。

    從鄉下來的童子雞,剛開始是個羞澀得不行的傻憨憨。

    木訥拘束,在車里和伙伴聊男女之事時,半張著嘴發愣、拱下嘴唇,脖子一梗一梗得只能靠傻笑掩飾自己的尷尬。


    但是一轉頭,殺人不帶絲毫猶豫,表情狠厲冷酷,鏟子一下一下地猛敲下去。

    很多人津津樂道這段雙面人生的無縫翻轉。

    但肉叔印象最深刻的并不是這個,而是杜江的一段特別短的即興戲——

    吃煎餅。

    杜江先吃完了手中的煎餅。但注意看,他沒有急著結束表演——

    而是盯著王傳君手里的半個餅,嘬嘴、咂摸、用力吞咽,就像是是舍不得咽。

    于是王傳君也不吃了,索性把手里吃剩的半個餅塞杜江手里。


    肉叔后來知道這段戲是片場即興演出的時候都愣了,這細節墊得也太好了——

    無聲地補足了他倆的兄弟情義:我也吃不上飯但我愿意給你吃。

    正是因為有這個細節的鋪墊,才讓后面王傳君舍命救杜江的重頭戲更加可信。

    可以這么說,《羅曼蒂克消亡史》的童子雞,讓更多的觀眾第一次認識了家庭標簽以外的,演員杜江

    對了,《羅曼蒂克消亡史》拍完后,他對之前“吐槽”的谷老師,現在只有感恩:

    在畢業8年后,我第一次懷念他的表演課,在上課前他會讓全班同學跪在地上擦拭教室地板,讓所有的同學都必須光著腳上課,不分冬夏。尋找自己的聲音和氣泡,用膝蓋聽手表秒針的聲音,對,不是用心,是用膝蓋。三十歲后,我感激他,是他讓我在演戲時心里踏實,沒有雜念。

    一直陪伴著他的霍思燕也說:

    我覺得他的表演非常好這一次,讓我很意外。我都會覺得他拍完這個電影,可以以后去,可能會有更多的導演欣賞他

    真讓霍思燕說對了。

    對杜江而言,《羅曼蒂克消亡史》是一串連鎖反應的開始。

    第一次反應,是《紅海行動》。


    3

    被更多人看見


    林超賢壓根就沒考慮過杜江。

    選角消息一出,杜江就給林導寫了封超級長的自薦信。

    看過他表演的陳凱歌,還給《紅海行動》的制片方博納的老板于冬強力推薦過。

    但……

    沒選上,林導固執得很,誰的面子都不行,因為他覺得杜江:

    濃眉大眼,看起來太暖了,不像是個硬漢。

    聽聞沒選上,當時在國外的杜江,又給林導打了通20分鐘的視頻電話以表誠意,林導還借此做了試鏡:

    那是我第一次通過視頻的方式和導演做試鏡,對我來說很新鮮,也有一點點尷尬。

    可能是因為這股強迫癥的死磕,特別有硬漢氣質,電話的最后,林超賢撂下一句話:

    準備好吃苦吧。

    自知外形欠缺的杜江,開始自己和自己較勁,處女座的完美主義讓他死磕到底——

    突擊健身21天,每天長達六小時,餐食只吃西蘭花和雞胸肉,就這樣,硬生生把體脂從14.6%降到6%,比很多專業運動員都低。

    當時微博有個熱搜,“杜江21天”,你瞅瞅這變化吧,得是對自己多狠才能這樣:


    之后是被拉去摩洛哥沙漠特訓:軍姿訓練800分鐘,槍械訓練120小時,戰術走位訓練4000分鐘,實戰演習200小時,單人裝備負重30公斤,負重行軍200公里,荒漠匍匐前進5000米,垂直起降200次……

    魔鬼般的高強度訓練,所有的標準都按照特種兵來,特別辛苦,杜江在后來直言:

    這部戲拍得太辛苦了,讓我明白什么是義無反顧,什么是放手一搏。

    但拍攝時杜江一聲不吭地堅持下來,只因為在說服別人自己能演好前,要先說服自己:我要在看到鏡子里自己身體的時候,可以相信:他是一個可以上戰場的人。

    最后出來的效果呢?

    整個人又黑又瘦,曾經萌感的眼睛在電影里,是不帶任何遲疑的果敢與堅毅


    杜江首度挑戰演繹的硬漢形象,一下就走進了觀眾心坎。

    而他的職業生涯,也終于“開掛”般地一路走高。

    先是憑此角拿下百花最佳男配角,后是片約紛至沓來。
    明明是忙得不行吧,但杜江,還在堅持他的“笨辦法”,跟強迫癥似的

    其實這也是我一直以來拍電影的工作方法,就是在開拍前的一個月,盡量避免和此電影無關的工作。因為我真的不是一個特別有天賦的演員,做不到傳說的一秒入戲,我需要一個比較長時間的,讓自己安心地準備。

    拍《烈火英雄》,大家都只記得“吃雞腿”的演技炸裂高光時刻。


    但很少有人知道,為了拍《烈火英雄》杜江做了什么。

    參與了一個月的集中消防訓練。采訪當時訓練他們的消防隊長、其他城市的消防隊長,包括親身經歷過幾次重大事故的消防隊長,除此之外還看了很多消防紀錄片等等:

    拍攝時正值北京滴水成冰的季節,杜江扮演全身濕透的消防員,不停地噴水讓水順著袖子一路流進去結冰,整個身體都是冰冷的。而同時又要求近距離面對真火,臉被烤的又干又痛。

    但只要能呈現出最真實的場面,杜江從未有怨言。

    我只是希望除了從外形上能夠接近這樣的角色,從內心深處、從職業的習慣上,也能更多地向一個消防員靠近。

    杜江所飾的馬衛國,有一句英勇無畏卻催人淚下的臺詞:滅火戰斗早晚都會有犧牲。

    這句話現實中出自北京消防局原副局長李進。

    演這一片段,杜江找出了當年的錄像資料,從語氣、臺詞,再到手一直在指向天的動作,完全參照李進當年的影像模仿學習。


    你看。

    杜江的每一次演得好,其實都是觀眾們看不見的——

    準備得早、準備得充分,才能琢磨和表現出那些讓我們驚嘆的細節。

    也正是因為如此。

    杜江的每一次機會,其實都是所有人看得見的——

    沒有人會真的忽視細節。

    杜江在《烈火英雄》的第一場戲,是他馬衛國從火場回家。

    那一幕,他轉過身,莊重地向關系冷淡的父親敬了個軍禮,平常堅毅的面龐忍不住地顫抖,眼里掛滿帶著歉意的淚珠。


    那種震顫,打動了監制劉偉強,所以劉導在拍《中國機長》時,才會二話不說把二機長的角色托付給他。

    “上頭有人兒”,這次可以輕松一下了吧?

    不可能,對于一個強迫癥細節控不可能。

    又是提前三個月進組,奔赴四川航空培訓中心,接受高強度專業訓練。培訓期間,上午在教室學理論,下午在模擬艙練習飛行駕駛技術。

    到最后你猜怎么著?

    飛行特訓結束時,他已經能獨立操作飛機的起飛和降落,跟現實里的機長沒有區別。

    他每天熟記飛行專業知識和艙內按鈕圖,直到現在都能將飛機按鈕圖倒背如流。

    服不服?

    《我和我的祖國》里也有個細節——

    0點在即,杜江扮演的升旗手朱濤在最后讀秒的時刻,吞咽了一下口水。


    乍一看有點用力過度?

    還真不是,是杜江采訪了當年的升旗手朱濤,當年因為過于緊張,又出現了意外的12秒升降旗真空期,重壓之下的朱濤當時上火了,咽的不是口水,是血。

    ——這還原程度真的已經沒法說了。


    當然要祝賀杜江“突然”成為85后首位百億演員。

    但一年過去,肉叔再想起來那次專訪的小細節,又好像冥冥中一切都已注定。

    哪有什么“突然”啊。

    所謂的突然,只不過是在我們笑老實人慢、笑老實人笨、笑老實人較真時——

    他早就已經起飛了。


    編輯:伊麗莎白的腿毛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