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威 / 名人 / 瓊瑤和她的7個女郎: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

0 0

   

瓊瑤和她的7個女郎:一個比一個漂亮,一個比一個悲傷

2019-10-08  莫斯科威

    瓊瑤劇風靡半個世紀,如果你了解“瓊瑤女郎”的故事,再看瓊瑤劇便會覺得索然無味……

    向來心是看客心,奈何人是劇中人。

    今天,穿過那些旖旎的風花雪月,回顧7個“瓊瑤女郎”半生的悲歡離合……

    文 |阿一

    相較于一些波瀾壯闊的經世治邦之作,現代人對瓊瑤劇的鄙夷似乎已經成為一種無聲的政治正確。
     
    但是,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需求。
     
    瓊瑤編織的愛情故事,是上一個時代的戀愛教科書,而人們慣于將其筆下的各色容顏稱之為——“瓊女郎”

    瓊瑤
    “有美人兮,見之不忘,一日不見兮,思之如狂。”
     
    此一句千年判詞,可將“瓊女郎”的花容月貌一言蔽之。
     
    只不過,她們最神采飛揚的樣子,永遠都是在遇到男主角之前。
     
    很早就有評論說瓊瑤的作品是造夢,造男歡女愛皆一切的夢。
     
    在夢中,才子佳人共玩耍,游戲人間不了情。
     
    “瓊女郎”游走其間,酣然入夢,說盡海誓山盟;
     
    半生夢醒,才知其苦不堪說,其痛難言停。
     
    紅塵滾滾,一代“愛情教母”所言,不過九牛一毛。
     

    “如果你了解林青霞的愛情,再看我的書便會覺得索然無味。”——瓊瑤
     
    上世紀6、70年代,受中國香港武俠電影波及,中國臺灣電影一度蕭條。
     
    而女作家瓊瑤卻以“言情批發商”之姿,穿過失意的臺灣影人,開啟了一個屬于自己的電影時代,也成全了一代少女的美夢。
     
    這其中,就包括17歲的林青霞

    林青霞


    1972年,她剛剛結束高考,與友人在熙熙攘攘的臺北西門町街頭無所事事。
     
    美人出塵,素顏而絕色,如同劉德華所言,“人群中,你第一眼看到的必然是林青霞”。
     
    如此美人,于星探而言自然是如獲至寶。但林家家學莊重,一番劍拔弩張,再一番微察秋毫,才小心翼翼地將愛女托付給電影公司。
     
    只是林家千算萬算,終究沒能算到那是一場無休止的紅顏劫……
     
    《窗外》是林青霞電影處女作,也是瓊瑤的小說處女作。瓊瑤在書中寄托了那個離經叛道的陳喆(瓊瑤本名),而林青霞也在其間遇到了自己一世的牽絆。
    電影《窗外》劇照
    金風玉露一相逢,便勝卻人間無數。作為電影男主角,秦漢初見林青霞就如同郭靖初見黃蓉,“耀眼生花,不可逼視”。
     
    而在很多年后,林青霞也對眾人說,“早在17歲我就愛上秦漢,他是我的初戀”。
     
    只是,相識何不未娶時,彼時的秦漢已有家室,妻子是密斯佛陀化妝品臺灣總代理的掌上明珠——“女強人”邵喬茵,且二人已經育有子女。
     
    可偏偏林家女生的俊眉修眼,顧盼神飛,叫人見之忘俗,平日里秉節持重的秦漢禁不住問道:
     
    “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跟一位已婚男子一同出游?”

    秦漢
    青霞有美人皮,亦有玲瓏心,秦漢的言外之意,她了然于心。
     
    只不過這情竇初開的第一次心動,還沒來得及勇敢,就已狼狽不堪。
     
    同樣是女人,邵喬茵整日里面對心不在焉的丈夫,加之小報記者關于“秦林戀”的報道甚囂塵上,她心中亦有了計較。
     
    她直接打電話給林青霞:“我是不會和秦漢離婚的!”
     
    邵喬茵一通穢語相譏,林青霞一陣默不作聲,最后落寞長嘆:
     
    “好了好了,我保證不破壞你們的幸福就是,他約我,我也不見他了。”

    秦漢與林青霞
    “青霞的教養背景不能認同她與秦漢的感情,”瓊瑤說,“這段情無法見容于她的家庭,她可說是身心俱疲。”
     
    此后數年,二人收拾起一地雞毛,發乎情,止乎禮,夢回間,泣不言。
     
    本以為可就此相忘于江湖,惜而天意弄人,事與愿違。
     
    1979年,轟轟烈烈的“瓊瑤時代”遭遇晴天霹靂,而林青霞后來也說那是自己人生中的至暗時刻。
     
    那一年,小報記者將秦、林二人在瓊瑤電影《彩霞滿天》中的道具結婚照當作二人結合的證據大肆報道,一時間滿城風雨。

    電影《彩霞滿天》劇照
    秦漢之妻邵喬茵暴跳如雷,叱罵一番,負氣出走。當年的《民生報》以整版的篇幅報道了這則消息。
     
    “秦漢和阿貓阿狗結婚,也不能和林青霞,若他和林青霞結合,不管天涯海角,我都一定會到場大鬧婚堂,甚至公開在他們婚禮中自殺,讓他們一生不得美滿安寧!”
     
    1979年,林青霞成了千夫所指的蕩婦。
     
    臺北市的影迷開始抵制林青霞的電影,甚至有的影迷在電影院的門口打出橫幅:拒看林青霞電影。
     

    同年7月的新加坡亞洲影展,林青霞因過量服用安眠藥緊急入院。
     
    雖然事后她解釋自己只是想好好睡一覺,但是當秦漢心急如焚地一腳踹開房門,沖進酒店房間將她救起,二人多年以來羞于見人的一往情深便再也沒了遮掩。
     
    那一年,遍體鱗傷的林青霞遠走美國,而那個為她遠渡重洋的人卻并不是秦漢。
     
    在1995年上映的電影《大話西游之大圣娶親》中,有一段耐人尋味的情節:
     

    至尊寶與青霞仙子(影片中紫霞、青霞共用一身,白天是紫霞,夜晚是青霞)三言兩語暗和了那段“二秦爭林”的舊事。
     
    作為瓊瑤劇的另一御用男主,秦祥林被瓊瑤被冠以“最漂亮的男人”之稱。
     
    秦祥林與秦漢雖并無宗親之系,但他對林青霞的傾慕也由來已久。
     
    早在1976年,林青霞與瓊瑤第一次正式合作的電影《我是一片云》,秦祥林與秦漢在其中擔綱雙男主。
     
    瓊瑤說:“我選他們主演的時候,并不知道后來三人在現實生活中的關系會很接近電影劇情。”
     

    左起:秦漢、林青霞、秦祥林

    望美人兮天一方,從那時起秦祥林便知自己“在劫難逃”,只是當時為家室所困,未敢妄言終身。
     
    秦祥林的前妻蕭芳芳也是一代傳奇美人,但為了求娶林青霞,他義無反顧地選擇離婚。

    秦祥林前妻 蕭芳芳


    一邊是瞻前顧后的秦漢,一邊是丹心可表的秦祥林,26歲的林青霞選擇了后者。
     
    1980年9月5日,美國舊金山灣區的一座大教堂內,林青霞和秦祥林舉行訂婚儀式。
     
    第二天的《聯合報》刊載了記者發回的報道,標題是:《林青霞與秦祥林在美訂婚,準新娘竟然哭紅了雙眼》。

    訂婚前夜,林青霞曾打電話問秦漢:“我要不要嫁給他?”
     
    電話那頭的沉默讓林青霞的心沉入谷底,或許只需要一句“不要”,她便可以全然不顧倫理法度,為愛一往無前,然而卻等來了那句“隨便吧”。
     
    當自己的孤注一擲最終落空,林青霞在訂婚儀式上的眼淚有不甘、有負氣,唯獨沒有與未婚夫深情共白首的幸福。
     
    三個人的愛情太擁擠,四年后,精疲力竭的林青霞、秦祥林終于宣布解除婚約。

    1984年,兩個演員的婚事,竟被評為當年的十大新聞之一,轟動一時。
     
    1985年除夕,已經與邵喬茵離婚三年的秦漢致電瓊瑤拜年,瓊瑤對他說: “現在青霞是一個人了,你何不給她打個電話?”
     
    那一年,二人重修舊好,十三年后終于可以光明正大地站在世人面前。
     
    兜兜轉轉,林青霞要的始終不過一個秦漢。

    1990年,林青霞與秦漢時隔多年再度合作,出演三毛編劇的《滾滾紅塵》,并橫掃當年的各大電影獎項。
     
    李敖曾評瓊瑤的作品是“月亮花草淡淡的哀愁”,而三毛是“月亮花草淡淡的哀愁再加一大把黃沙”。
     
    原以為可以歷盡千帆,修成正果,但秦、林二人最終卻走散在了這一把黃沙。
     

    左起:三毛、秦漢、林青霞

    《滾滾紅塵》的頒獎典禮上,秦漢立于林青霞身側,她望著他說:“感謝我生命中唯一的男主角。”
     
    主持人順勢提問舞臺會否成為結婚禮堂,林青霞笑道:“他不開口,總不能叫我一個女孩子先向他求婚吧?”
     
    一旁的秦漢默不作聲,之后很久也只字不提結婚一事。
     
    彼時,林青霞已經38歲。緣起緣滅,她始終沒能等到他為她許下終身。


    1994年,拍完第100部電影,她宣布嫁給相識三年的商人刑李原。
     
    關于秦漢,林青霞只說:“不愛了就是不愛了。”
     
    李敖嘲諷她:“為港仔的銅臭風華落盡,真可惜啊!”
     
    李敖一生桀驁不馴,他怎會懂得紅塵中女子想要的那個家。
     

    刑李原與林青霞

    就像劉濤曾經對闞清子的前男友紀凌塵說過的:
     
    “我告訴你,不管你今年火不火,明年有沒有錢,后年破不破產,她30歲之前,要是你再不求婚,30歲之后,她也許真的不想嫁給你了。”
     
    巧合的是,闞清子也走紅于瓊瑤的劇作——《新還珠格格》,飾演愛而不得的欣榮格格。

    電視劇《新還珠格格》劇照


    2018年4月15日,闞清子30歲生日,耗光了整個青春也沒能等到那個答案。
     
    三個月后,二人六年情斷,宣布分手。
     
    曾被瓊瑤贊嘆眉宇之間有一股清冷桀驁之氣的末代“瓊女郎”竟也落入此等俗套窠臼。

    1974年,在秦漢為輿論所苦,與林青霞保持距離期間,拍攝了一部瓊瑤電影——《海鷗飛處》,堪稱瓊瑤劇作中少有的大手筆之一。
     
    彼時,秦漢已經是臺灣頗有影響的當紅小生,卻也只能在其中充當綠葉,因為影片的女主角正是當年為瓊瑤“開疆拓土”的初代“瓊女郎”——甄珍

    甄珍

    2014年是林青霞的甲子之年,她的第二部自傳散文《云去云來》出版,書中寫道——
     
    “早年拍瓊瑤電影,攝影師拍我的特寫鏡頭,燈光怎么都打不好,最后感嘆:'女明星中只有一個是最好拍的,很容易打光,每個角度都好看,就是甄珍。’”
     
    杏眼點秋水,眉似伏黛畫遠山,俏麗若三春之桃,當時人說甄珍是“小家碧玉中的極品”,素有“小淘氣”的精靈雅號。
     
    但紅塵碌碌,如此芳華亦情關難過,到頭來,也是一杯苦酒訴衷腸。

    后來人皆曉謝霆鋒風流倜儻,殊不知其父謝賢當年頂著“花花公子”的諢號,也在萬花叢中攪弄了一番風云。
     
    那年電影《海鷗飛處》上映,萬人空巷,連續一個月票房居高不下,而比電影更轟動的則是影片男女主人公——甄珍和謝賢宣布結婚。
     
    甄珍說:“我對愛情的啟蒙很晚,謝賢是我第一個男友。”
     
    當花名在外的浪子回頭,一代玉女天真,以為覓得良人可托付終身。
     
    即便甄珍的母親以死相要,阻止女兒錯付真心,但當謝賢告訴她:“你要像海鷗一樣自由自在,不該受旁人管束。”
     
    她便就此淪陷……
    謝賢與甄珍
    一朝錯嫁,一朝清醒。1976年12月,甄珍在臺北召開記者會,告諸公眾這場婚姻的解散。
     
    問及原因,當年錯付深情的甄珍只是清冷地留下一句“性格不合”,便沉默至今。
     
    反倒是謝賢很是傷情:“我從未如此純情,如此重視一個人。只要我還未結婚,什么都不會追究,我希望她回來。”
     
    二人對離婚原因的諱莫如深,導致外界一度眾說紛紜,其中“作曲家劉家昌奪妻”的說法流傳最廣。
     
    很多年后,謝賢似乎也印證了這一揣測:“劉家昌真的是絕世情種。”
     

    甄珍與劉家昌


    世人皆道劉家昌奪妻,而劉家昌卻告謝賢奪愛,因為劉家昌拜倒在甄珍的石榴裙下比謝賢要早上許多年。
     
    1964年,21歲的劉家昌還不是捧紅鄧麗君的“音樂教父”,16歲的甄珍也不是瓊瑤筆下的“天之嬌女”。
     
    那年燈紅酒綠的深夜酒吧,臺上賣唱的窮學生忽然目光灼灼,他注視著臺下與友人玩鬧的少女,那一夜的情歌便都有了寄托。
     
    所謂“眾里嫣然通一顧,人間顏色如塵土”,不外如是。
     
    他千方百計打聽伊人名姓,而后不知天高地厚地宣告:“甄珍,是我的人。”
     

    “輕聲一嘆,嘆不盡傷感。默默地盼,盼望那遲來的緣。”——《我心深處—致甄珍》
     
    遇到甄珍后,大二學生劉家昌在回宿舍的公車上寫下這首歌,但就像歌里唱的,這份姻緣終究是遲了。
     
    甄珍作為當年經紀公司從3000應征者中甄選出的“未來之星”,經紀人毫不留情地撕毀了窮光蛋劉家昌的一片真心。
    1970年深夜,劉家昌找到甄珍說:“總有一天,我要跟你結婚。是那種結了就休想跟我離的婚。”
     
    自古英雄配美人,甄珍是楚楚動人的美人,劉家昌就要成為與之相宜的英雄。
     
    四載耕耘不停,劉家昌嘔心瀝血創作1500多首歌,執導25部電影,將鄧麗君、費玉清、鳳飛飛推向神壇,成為瓊瑤電影的御用作曲家。
     
    1974年,當他功成名就,驀然回首,那人卻已嫁作他人婦。
     
    當30歲的劉家昌從報紙上得知甄珍與謝賢的婚訊,在眾目睽睽之下,他哭天搶地,口中念念有詞:“我不能呼吸!我快要死了!”
     
    那一年,由劉家昌指導,林青霞主演的電影《云飄飄》上映,一舉打破當時的票房紀錄。
     
    電影片尾唱到“你與我分秒都該珍惜”,投射現實,個中情愫,不言而喻。
     
    電影有劇終時分,而劉家昌與甄珍的故事卻是滿目荒唐道不盡……
     
    婚后,甄珍去美國工作,劉家昌就在旁邊的酒店安營扎寨;
     
    她去英國旅行,他就隨機護送;
     
    她去日本游泳,他就套上兩個游泳圈沖入大海;
     
    她與丈夫深夜歸來,他就站在樓下失魂落魄地望著……
     
    劉家昌愛甄珍,愛得像個瘋子。
     
    雖然甄珍始終未曾逾矩,但夫妻二人終究不堪其擾,分道揚鑣。
    甄、謝離婚三年后,劉家昌守得云開見月明,終于抱得美人歸。
     
    婚后,劉家昌不愛江山愛美人,因為甄珍一句“我不想演戲了”,便放棄在港臺如日中天的事業,移居美國。
     
    他說:“我已經在甄珍不搭理我的那些年里,做了我一輩子的事。現在,我要被她奴役。”
     
    2010年3月,二人結婚近32年,甄珍罹患胃癌,劉家昌心痛大喊:“你快回來!沒有你我不能活。”
     
    一個月后,甄珍手術成功,劉家昌便在臺北舉行告別演唱會,一代“音樂教父”為愛退隱江湖,他說:“從今以后,我會緊緊牽甄珍的手,走在她前面抵擋風雨。”
     

    但是自古深情留不住,外人看來二人死生契闊的“瓊瑤式”愛情,于甄珍而言,其實是禁錮她37年的牢籠。
     
    2015年,72歲的劉家昌將67歲的甄珍告上法庭申請離婚,昔日恩愛兩不疑的二人,為了財產掙得面紅耳赤。

    而甄珍更是吐露,早在28年前,就因劉家昌沉迷賭博,與之協議離婚。只是為了兒子的成長,隱瞞至今。
     
    消息一出,一片嘩然,原來二人多年以來“山無棱,天地合”的伉儷情深,不過都是逢場作戲。
     

    左起:兒子劉子千、甄珍、劉家昌


    今年,71歲的甄珍出版回憶錄《真情真意》,關于相伴37年的劉家昌,卻極少著墨。
     
    只因甄珍總聽人說“念念不忘,必有回響”,她希望,與那個人永不再見……
     
     
    1975年,秦漢與林青霞主演的瓊瑤電影《在水一方》在中國香港上映。
     
    作為瓊瑤的忠實粉絲,16歲的劉雪華自然買票支持。那時的她不曾想到13年后,自己會取代秦漢身邊的林青霞,成為八九十年代瓊瑤劇的靈魂。
     
    “我想,我很幸運,真的很幸運。”劉雪華說。 

    于劉雪華而言,既然愛不可圓滿,她便選擇無悔;
     
    然而,在看客眼中,那些屬于她的生離死別,又是何其不幸。
     

    劉雪華與秦漢共同出演劇版《在水一方》


    不同于大多數“瓊女郎”的螓首蛾眉,劉雪華的長相如一枝帶雨梨花,一雙美目,似泣非泣,凄苦叢生。
     
    歐陽修有云:“淚眼問花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80年代以后,瓊瑤劇大多以苦情悲劇為主,而在其中獨挑大梁的劉雪華被冠以“淚眼皇后”的美名。
     

    劉雪華

    作為與瓊瑤劇共同成長的一代人,劉雪華追求轟轟烈烈的愛情。
     
    她曾經以為劉德凱就是那個可以陪她“看雪看星星看月亮,從詩詞歌賦談到人生哲學”的人。
     
    那時的她尚不知人生不是瓊瑤劇,人生有時候比瓊瑤劇還悲、還苦。
     
    自1992年二人在電視劇《風里的愛》中相識,劉雪華與劉德凱相愛四年,這個會陪她“在雨中漫步,趴在地上聞芳草清香”的男人,幾乎滿足了她對浪漫的所有幻想。

    劉德凱與劉雪華

    卻不成想,就在她懷孕安胎、談婚論嫁的當口,孤身前往法國拍攝《一簾幽夢》的劉德凱邂逅了新的繆斯女神。
     
    1996年,37歲的劉雪華接到一通來自異國的電話:“我愛上了一個法國女孩,婚禮取消吧”。
     
    劉德凱輕描淡寫地一句話,將自己的始亂終棄一筆帶過。
     
    然而禍不單行,黯然神傷的劉雪華在浴室滑倒,孩子流產,終身不孕。
     
    從那以后,劉雪華便極少涉足瓊瑤劇,觸景生情,悲不自勝。
     
    1999年,劉雪華遠走上海拍戲,遇到早前合作過的編劇鄧育昆。
     
    當年初見佳人,鄧育昆就以“冰心勝雪,春萼其華”八字相贈,只是當時二人都已有愛人,未能更進一步。
     
    久別重逢,彼此都已單身,傾慕之情,不問可知。
     
    鄧育昆與劉雪華

    1999年9月19日0點9分,二人邀好友見證,決定攜手共度余生。

    鄧育昆比劉雪華大13歲,一代美人下嫁丑男,眾人嘆惋。
     
    但劉雪華說:“就是喜歡嘛!沒轍!”
     
    婚后,她熱衷于浪漫的儀式感,他便時常準備鮮花驚喜;
     
    她是生活白癡,他便將她的生活瑣碎打點周全。
     
    結婚十二年,二人始終恩愛如初。
     
    世人總以為來日方長,卻忘了世事無常。
     
    2011年7月4日早凌晨的一聲巨響,砸碎了劉雪華久違的溫情。
     
    鄧育昆從寓所高樓墜落,經警方查明系調整衛星天線所致。
     

    海峽那邊,瓊瑤聞訊致電。
     
    劉雪華在電話里驚魂未定:“瓊瑤姐,這是戲,這是戲,這是戲……這是場戲,在真實生活里,怎么會發生這樣的事?!”
     
    直到丈夫落葬,劉雪華都以為,“他過一陣子就會回來了”。
     
    丈夫葬禮上的劉雪華
    情之為傷,苦了多少人,煞了多少憶;
    情之為悲,冷了多少情,落了多少思。
     
    如今,當年的“淚眼皇后”已經成為“太后專業戶”,青絲成霜,個中悲喜,不足為外人道也。
     
     
    90年代,“瓊女郎”青黃不接,瓊瑤曾向人抱怨:“時代不同了,我沒有第二個劉雪華。”
     
    彼時,正值瓊瑤回故鄉湖南探親,她自稱是“候鳥”,遇上了一個被稱為“湖南騾子”的歐陽常林(時任湖南電視臺對外部記者,后任臺長),像騾子一樣對她百般糾纏以求合作。
     
    雙方歷時一年,終于達成協議,從此,“后瓊瑤時代”與“芒果臺”的黃金時代交相輝映。

    瓊瑤

    1998年4月25日,《還珠格格》在湖南經視開播,轟動亞洲,風靡全球華人圈。
     
    而瓊瑤與湖南衛視合作的第一次試水,其實是更早播出的《蒼天有淚》。
     
    當年,瓊瑤為《蒼天有淚》選角,百般挑剔,其他角色的演員都已塵埃落定,只有女主角懸而未決。
     
    1997年,瓊瑤無意間在北京街頭的一本過期雜志《大眾電影》上發現了蔣勤勤,順口吟出一句“輕柔似水,靈氣逼人”。
     
    當時的大三學生蔣勤勤突然在call機上收到瓊瑤兒媳何秀瓊的消息:我們是瓊瑤劇組,我們想要見你。
     
    最終,《蒼天有淚》女主角花落蔣勤勤,當年已經出演過“紫霞仙子”的朱茵也只能作配,而瓊瑤那句情不自禁的吟誦,也成為了蔣勤勤后來的藝名:水靈。

    蔣勤勤(左)與朱茵


    “水靈”雖然成就了蔣勤勤的一番事業,但也斷送了一對有情人。
     
    1995年,20歲的蔣勤勤從重慶坐了三天兩夜的綠皮火車,拎著一個鎖不上的箱子走進北電。
     
    雖然她的主課老師形容那時的蔣勤勤“不知道刷牙洗臉沒有”,但高曉松在節目里回憶,他和黃磊曾經闖過新生宿舍,推開女生寢室的門,看到了剛入學的蔣勤勤,“太漂亮了!”
    彼時,李大為還不是《金粉世家》的導演,卻也在北電話劇社鋒芒畢露,才子佳人很快便不可自拔地相愛了。
     
    但是,當兩年后蔣勤勤成為瓊瑤欽賜藝名的“瓊女郎”,她的片約像雪花一樣飛來。
     
    有人說,那幾年里,一打開電視,全是蔣勤勤的臉。
     
    二人相愛五年,聚少離多,最終勞燕分飛。

    李大為

    18年后,李大為罹患癌癥,不治去世,年僅47歲。
     
    蔣勤勤驚悉斯人已逝,往日那段朦朧的感情傾瀉而出,她在微博寫下悼文,情真意切:
     
    “謝謝你彌留之際還念叨我,謝謝你給予我的曾經,我們的青春……沒能來見你最后一面,也會是我一生的遺憾與不安!”

    如今的蔣勤勤棄用“水靈”之名,向上天求一份安穩,與陳建斌夫唱婦隨,成為娛樂圈的“模范夫妻”。
     
    只是不知,當年如果水靈不是水靈,今日又會是如何光景。
     
    在“后瓊瑤時代”,曾經飾演紫薇的馬伊琍嫌棄《還珠格格3》的劇本俗氣,只把它當作事業的跳板。
     
    但在許多年后,她與文章一段從“且行且珍惜”到“此情有憾,各生歡喜”的擁擠婚姻,又何嘗不是一種俗氣。

    文章與馬伊琍

    被稱為“瓊瑤最后的眼光”的張嘉倪,感謝杜淳的不娶之恩,被老公買超寵成公主。
     
    而買超對張嘉倪曠日持久的追逐,就是因為19歲那年在電視機里瞥見了瓊瑤劇《又見一簾幽夢》的汪紫菱(張嘉倪飾)。

    電視劇《又見一簾幽夢》劇照

    時光若水,悄無聲息,觸手無痕,漸已久遠。
     
    魯豫問傷痕累累的劉雪華,當愛情再次來臨是否還會擁抱。

    劉雪華莞爾,答:“會。”

    83歲的謝賢對71歲的甄珍說:“我到現在還愛著你。”
     
    甄珍羞澀捂臉。
     
    “如果再見不能紅著眼,是否還能紅著臉。”人生若只如初見,何事秋風悲畫扇。

    甄珍(左)與謝賢


    26年前秦漢與林青霞一別兩寬,從此身邊再無女伴。
     
    被問及是否心已止水?秦漢含糊答道:“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心如止水。”
     
    2014年,秦漢錄制綜藝節目《花樣爺爺》,他坐在法國尼斯的沙灘上,悵然若失,感嘆故地重游。

    導演明知故問,當年與何人相伴,秦漢沉默許久:“跟……跟朋友來過。”
     

    20多年前秦漢與林青霞,攝于法國尼斯

    2012年,在張惠妹演唱會上,林青霞點了一首《我最親愛的》。
     
    歌中唱到,“我最親愛的/你過的怎么樣/沒我的日子/你別來無恙”。
     
    林青霞的好友,作家董橋在為林的自傳《云去云來》作序時寫道:我們都是惜福的舊派人。
     
    因為愛過,所以慈悲;因為懂得,所以寬容。
     
    多少紅塵過客,多少過往云煙,
    一聲離別,天涯流散;
    一聲問候,渙然冰釋。
     
    茫茫俗世,有人路過,也有人錯過,你我又何嘗不是瓊瑤筆下的癡情人。
     
    愛情的盡頭是成全,是和解,是很高興愛過你,也能接受最后沒有結局。
    部分參考資料:
    1、盧非易《臺灣電影:政治、經濟、美學(1949-1994)》,遠流出版公司1998年版
    2、陳飛寶《臺灣電影史話》,中國電影出版社2008年版
    3、徐樂眉《百年臺灣電影史》,九州出版社2016年版
    4、林青霞《窗里窗外》,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1年出版
    5、林青霞《云去云來》,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14年出版
    6、(日)鐵屋彰子 著 栗筱雯 譯《永遠的林青霞》,上海錦繡文章出版社2009年出版
    7、《魯豫有約》劉雪華專訪
    8、人物周刊《專訪蔣勤勤:強悍地陷入生活》    

    圖片來源:網絡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更多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