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361 / 健康知識 / 王唯工:《氣的樂章》

0 0

   

王唯工:《氣的樂章》

2015-04-28  無名361

王唯工:“七個當今生理學無法解釋的問題”

作者:海南唐人

龍年正月十五前后,我花了一周多的時間,終于將王唯工教授的《氣的樂章》網上下載版整理完畢。沒辦法,網上買書買不到,只好整理電子版的了。

這是一本非常有趣的書,應該說是一本“很多方面都堪稱第一的突破性著作”。王教授提出的“生物共振理論觀”是目前各種理論中,最符合傳統中醫核心思想,并且能夠以現代科學的方法、以西方物理、化學、生物學、電學去研究中醫理論的全新論述。從此將開創中醫科學化的新紀元!

王教授在研究《內徑》中一些觀點時驚奇地感嘆:“我們是念了現代物理學才曉得這些規則的,但是古人是怎么導出來的呢?難道他們是直接觀察到的? 真令人驚訝!”(注:由《內證觀察筆錄》可見確實是觀察到的,見博文124篇)。這恐怕是對傳統醫學最好的評價了!我們決不能小看古人,不懂的東西更不能妄加評論!聯想到那些批評中醫不科學的所謂“學者”,包括方舟子之流的表演,真是感到可笑,不知他們是怎么學的!

下面僅轉載王教授關于“七個當今生理學無法解釋的問題”一段,看看人家的科學研究方法:

七個當今生理學無法解釋的問題:

第1問:心臟應該放在哪個位置? 

當我們看到血循環的生理結構時,應該要認真思考一些重要的問題。第一個問題就是心臟為什么要擺在身體的上半部,并且是在頭的下面的位置?如果只是為了要輸出一個流量的話,心臟不應該擺在這里,而最好是在頭頂;生物體最好長得像章魚的形狀,心臟在頭頂上一跳動,血就可依靠重力而送到所有的肢體上去。身體也都不能有任何轉彎,因為流量一遇到轉彎,能量就會消失了。所以要長得像一棵倒栽的樹,心臟就長在樹根的地方。人在演化的過程中應該都要變成這個樣子。在演化的過程中,只要多擁有一點點優勢的品種就能淘汰掉劣勢的品種,從流量理論來看,章魚型的生物把心臟放在頭頂上,比心臟擺在身體中間的效率好太多了,所以心臟在身體中間的品種都應該被淘汰而不能生存。

但是為什么所有的動物心臟都長在身體中部?而且不是在正中間,而是差不多1/4的位置,有的1/5 ,離頭近一點,離腳遠一點,完全沒有例外。我們要了解生命,就要去問這些最基本的問題。任何一個生理結構都有它存在的意義。例如我們的脖子為何要長成這樣?這其實是很笨的設計。背部脊椎骨旁的肌肉都是橫向生長,容易拉動及固定;可是我們脖子的肌肉是縱向生長而與頭椎平行,這樣拉的效率就會很差。但為什么頭部肌肉要這樣生長?血管也是如此?脖子如此生是為了要讓我們能夠大角度的動作,容易看到敵人及獵物。因為有這樣的好處,所以在演化的過程中才會保留下來。而脖子的頸椎有六七節,那是因為人類的演化過程是從捕獵生活中一路過來的, 越高等的動物節數越多。而且脖子上的血管特別硬,否則頭一動血管就會被壓扁了。

古人的死亡原因主要是由于外傷和感染,這也說明了為什么我們的動脈要長在靜脈里面(身體最里面的是動脈,最外面的是靜脈〉。假如動脈長在外面,人被輕輕一砍就會大出血。所以我們才會演化出這樣的結果。為什么頭上會長頭發?頭發對腦部有保護作用,不長頭發的人在演化過程中容易被淘汰,這都是有道理的。盲腸之前被認為是沒有用的,后來也發現割過盲腸的人比較容易感染疾病。原因是盲腸是淋巴系統一中醫所說的“衛氣” 一一的一部分,它長在大腸與小腸中間,而因為大腸里有很多細菌,因此盲腸是處在一個防守的位置,不讓細菌跑到小腸里。所以,簡而言之,每一個器官的存在都有它的目的和功能的。

心臟與腦一樣重要,它所在的位置一定也格外重要。若僅僅是為了維持流量,現在的位置并不是最理想的,腦與心必須換過來,心臟的血才容易灌輸到腦部去。我們必須深思這類最基本的問題。

第2 問:升主動脈為何要轉180度?

我們的升主動脈一出來就打個大彎轉180度。從流量理論的觀點來看,要讓血液往前流,血管轉彎不俱毫無意義,還會造成阻力,因為所有的動量都沒有了。動量本身是個向量,是有方向性的,血液沖出來就是個動量,如果一轉彎動能能量就沒有了。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老早該絕種了,這樣的設計一點都不合理。而在現實中,一點點的不合理就會造成絕種。

第3問:器官為何與主動脈連接角要呈90度排列?

所有掛在主動脈上的內臟都呈90度。就向量分析的觀點,90度剛好沒有分量。所以依照流量理論而言,主動脈的血應該不會流到器官,所有的器官也都不會有血。那么,為什么我們的腎臟、脾臟、胰臟、肝臟都還活著呢?這些器官通通都呈90度與主動脈相連,連肺也呈90度,我們怎么可能活著呢?

第4問:為何有舒張壓? 

前面已經講過,根據流攝理論,心臟最好是在頭頂上,那么重力位能也不需要克服了,血可以順流而下。然而我們的心臟卻在最重要的器官一腦一一的下面,還要把血液往上輸送。若要保持腦部供血充足,應該把心臟放在頭的上面,并且每個器官就像樹干一樣,所有的分支都是沒有角度的,以供血液順著流,垂直的話血流不進去。 

收縮壓〈血液擠向動脈的壓力稱為收縮壓,俗稱高的血壓)的成因大家容易理解,因為要把血送出去。但為什么要有舒張壓(血液從動脈流出的力量稱為舒張壓,俗稱低的血壓〉? 我們都知道,正常舒張壓在70 ~80奄米汞柱之間,要當飛行員就要達到這個標準。但是舒張壓要做什么呢?以流量理論來看, 不但不該有舒張壓,最好還是負壓:心臟一壓出血來,外面是負壓,血就可以流得更快。舒張壓是正壓,對心臟來說,就好像一送出血來就碰到了墻壁,完全沒有幫助。

好比我們吸收液體,嘴巴給一個負壓,液體就會流過來,假如嘴巴是正壓,就必須花較多的力量才能讓液體流進來,這是一樣的道理。假如身體及穴道都是正壓,心臟要把血液輸送到這個腔內,是比較困難的,假如都是負壓,就像在你的嘴里提供一個負壓一樣,一吸水就流進來了。試想,我們在喝果汁的時候,嘴里有個馬達嗎?并沒有呀!所以如果是負壓的話,液體才容易流過去。換句活說,我們的血管里也不該有舒張壓才對,這樣血才會自己流過來。血管中有舒張壓,就等于是明明要用吸管吸水上來,卻將氣往下吹。假如有一個往下吹的力量,就必須用更大的力量才能把水送上來。同理,因為我們身上 “血管里是正壓,舒張壓是70毫米汞柱,所以任丨可東西要流進血營,就必須有比70毫米汞柱更髙的壓力才行。也就是說心臟雖的血壓到70毫米汞柱以上,血液才能開始流動。從流量理論的角度來看,如此的設計效率一定很差,在演化上應該被淘汰才是。可是,大家都知道舒張壓很重要,舒張壓一旦低于50毫米汞柱,就必須急救了。這是為什么? 

第5問:為何心臟要有規律地跳?

另一個問題是,為什么我們的心臟要以同樣的速度跳動?這似乎沒什么道理。假如只考慮流量的話,一下快一下慢應該也無所謂,只要能維持流量即可。當然,也許有人會說維持速度有什么難?只要有意愿就行了。我們可以這樣叫你每天早上5點起床,7點吃早飯,晚上9點睡覺,過這樣規律、一成不變的生活,你愿意嗎?

假如沒有任何目的的話,事實上是很難做到的。心臟維持一定的速率跳動,背后一定有某些生理的條件在限制它,否則不需要如此。所以在看病的時候,假如你的心跳速率、血壓突然有重大改變,這都表示有大病在身。但是從目前的血流理論來說,心跳應該是隨心所欲的,血夠的時候就跳慢一點,血不夠的時候就跳快一點,而這與事實不符。我們若要提出一個理論,對這些問題都要有合理的解釋才行。

第6問:為何生物體大小與心跳頻率成比? 

為什么體型越大的生物體心跳越慢、越小的生物體心跳越快?從供需角度來看,按理說體型大的生物體需要的血液比較多,體型小的生物體需要的血液比較少。所以體型大的生物體其心臟應該跳得比較快,供血才會多;而體型小的生物體因為身型比較小,心跳慢一些沒關系。但為什么實際情形卻與此正好相?而且更奇怪的是,心跳速率正好與身長成比,大象的心跳每分鐘約30次,人類約70次,狗約120次(不過也要看是大狗還是小狗),兔子約200次,大老鼠約300次。以相關系數來檢視,身長與心跳速率比關系約為0.97-0.99 。從流置理論來看,這個現象很不合理。 

第7問:生物體如何運動? 

最后一個問題是,我們要如何運動?假如心臟送出血來可以流量理論解釋的話,當我們的手臂舉起來的時候,應該會  “氣血攻心 “ ,因為動量是守恒的,血應該繼續往下流,流回心臟來。所以,一蹲下來腦部的供血也應該會有問題。其實一個蹲下來的動作包含了很多的生理應,有些人青少年時一蹲下來就會眼睛發黑,血壓會不能維持。我們能蹲下來而且還看得見,是很奇怪的事情才對,從流量理論該如何解釋?難道動物應該不能運動,我們應該變植物!另一個問題是,微循環為何呈網狀?不合理呀!呈網狀的話,很多地方會重復流。微循環應該像樹枝一樣,流向順而阻力又小。所以說章魚應是世界上演化最成功的動物才是(不過章魚的心臟也不在頭上,還是在肚子的位置。)

基本上,我們在生理上看到任何一個現象都應該有理由 . 我們都要去問為什么,這樣才會看到它的 “因”,而不是只看到相關性〈參見圖1 一2〉。 

經過詳實的理論解釋(從略),王教授最后給出了問題的答案:

以共振觀點試答上一章的生理學難題 

我們現在回過頭來看上一章末節有關循環的幾個問題,現在應該可以逐一以較為清晰的邏輯來回答。 

回答第1問:心臟應該放在最容易產生各諧波的地方 

心臟在不同的位置搏動,會輸出不同的結果,這是由力學基本定律所決定的。例如在一條管子的正中間擊打(假設兩端是被固定的不動節點),只會產生第2諧波、第4諧波、第6諧波的頻率,因為這是節點共振現象的必然結果。而在管子其中—頭擊打的話(只將一端當做被固定的節點)會有第1諧波、  第3諧波、第5諧波的奇數倍頻率。所以心臟在人體軀干中不會在正中間跳動,也不會在一頭跳動,因為這樣會有一些諧波制造不出來。因此心臟沒有長在正頭頂上,也沒有長在正中間,而是長在距頭頂差不多1/4 ~ 1/3的部位,就是這個原因。 

回答第2問:氣聚膣中一升主動脈在此升壓將動能轉為位能 

升主動脈在動脈弓處打彎,即中醫所謂的膻中穴。所以中醫的理論有“氣聚膻中”之說。什么叫氣聚膻中?就是“氣”都聚在膻中的意思。膻中穴在哪里?為什么我一摸膻中,就可以感覺心跳但是并不太強?因為心跳的振動都被心臟周圍的心包及肺臟吸收掉了,心臟才不會亂震。氣聚膻中穴又是什么意  思?這是很基本的一個問題,我們在上一章開始時便曾提過, 假如流量理論是正確的話,我們的循環系統應該長成樹枝狀,而且心臟應該長在頭頂上,心臟一搏動,血就都流下來,多方便!不應該是像我們現在長的這個樣子:血從心臟一出來還得先轉一個彎,然后才分配到各個地方去。主動脈弓打一個大彎,  等于是造成一個收縮壓的高門檻,這個大彎會讓輸送更不容易,所以不僅會讓血壓升得更高,而且會使心臟的輸出受到更大的阻礙。從流量的分配來看是很不合邏輯的。 

但是我們現在回頭來看,所謂的膻中穴在主動脈弓上,這主動脈弓的作用是什么?為什么我們說氣聚膻中? 

升主動脈像一個變電廠,有升壓并幫助輸送的功能。事實上我們的循環系統跟電力輸送系統很相像,是高壓低流量的。為什么髙壓電要叫做髙壓電?因為在輸送能的時候,輸送的總能量是電流乘上電壓,所以假如把電壓拉得很高,電流就會很小,但送的能量還是可以很大。血循環也是一樣,我們的心臟在送血的時候,血是充滿動脈腔中的,那么只要在動脈中的任何一個地方有個洞的話,血就會噴出去。我們的心臟和壓力對于循環系統來說相當于一個加壓站,就像發電機,產生血流而對動脈系統加壓。 

但是主動脈為什么要突然轉一個彎呢?打一個彎對流量來說是最不好的,心臟所輸出的是沖量,經過180 。轉變之后動量幾乎完全消耗掉了。這樣有什么好處?這是為了將能量通通轉換成位能一壓力位能。仔細看一下,我們的心臟像是在打鼓,它一擠出來的時候,血就去撞升主動脈,所以升主動脈就像打鼓一樣,一敲就開始振動了,這個振動就會沿著血管一直傳下去,能量也就一直傳下去。                                      

而這個振動就是我們所謂的“氣”。壓力波真正產生振動的地方是在升主動脈上面的位置,也就是膻中穴。所以中醫說“氣聚膻中”。心臟雖然是發電機,但是心臟打出來的是流量,到了膻中穴這個大彎才把流量轉換成壓力波的,這個壓力波就是“氣”。所有的“氣”都是從膻中穴的振動發生,所以說  “氣”是聚在腋中的,這個說法有其根據。簡而言之,好比用手打鼓,能量是由手產生,但是聲音卻是從鼓面上傳出來的。我們的心臟是產生能量的地方,而膻中穴就相當于鼓面的位置。 

本章講述了兩個非常重要的觀念,一個是“心腎不交”,一個是“氣聚膣中”,這是中醫理論中最重要的兩個東西。 

回答第3問:器官加上90度硬管才能共振 

人體器官并不是直接掛在主動脈上振動的,而是經由一段分支管。我們在水管模擬實驗中發現,器官要通過一段分支管連接到主動脈,共振才會發生,且此分支管一定要是硬管,并且有特定長度,太長太短皆不可。例如在我們模擬腎的實驗中發現,硬管約10公分最好,在解剖腎動脈的實驗上結果也差不多,顯然此段硬管有幾何上的意義。事實上所有器官均是通過一段硬管掛在主動脈上的。依照傳統流量理論,若只是將血液送到器官,器官應像蝸牛一樣,掛在主動脈上(越近越好〉,且斜著順流出去,  而分支管越軟越好。但現在(解剖上)卻是通過一段分支管,而且是90度,接到主動脈上的。試想,水管應是直直流下最容易送水,  —段呈90度的水管里的水豈不是很不容易流過去? 

但是,如果以共振理論來解釋就很容易了解。此段分支管比兩邊的主動脈與器官都硬,因為器官與主動脈間需要這個特別的幾何結構發揮濾波的功用,共振才能發生,如此肝才會是第1諧波,腎才是第2諧波…… ,這些個別經絡的單頻共振與主動脈本身的全頻譜共振不同。 

回答第4問:有了舒張壓才能送能量到遠端 

我們用嘴吹氣可以造成風,這是流量,可是這種以口氣吹的風能送多遠?能不能轉變?以口發聲,聲音是壓力波也就是  “氣”  ,風和聲音哪一種傳得遠?哪一種能轉彎?再進一步以送電來比喻,假如最輕松的方式是制造流量的話,發電機是不是可直接用線接到我們家里,而不需要造一個變電所,先把電壓升到22萬伏特,再把電送到家里來? 

其實以壓力輸送的方式是效率更好的(就像聲音一樣〉。我們人體送血也應該如此,是符合共振理論的,而沒有辦法用流量來解釋。昆蟲類或許可以用流量來輸送血,因為昆蟲的血循環是開放式的,所以說是流量也對,說是共振也對,因為它的心臟一壓,血就散到全身各處去了。在昆蟲的層次,像蝗蟲之類的,它們也活得很好,說不定比我們還強。所以從某個角度來講,以流量方式傳輸的確很輕松,不過大概體型也就只能那么大。或許昆蟲體型的限制就是由于這個原因,稍微輸送遠―點就有困難。所以在小區域用電池就夠了,但如果要遠距離輸送,就非得用現在的輸送系統一一髙壓低電流。如果只是昆蟲的大小其實沒有區別,只有幾公分長而已,共振頻率也只有一個,但是等進化到幾十公分長,器官更復雜而需要更多共振頻率時,就要考慮到輸送的問題。

回答第5問:因為要維持共振,所以心臟要規則的跳 

每個器官里一定要充滿一定的血量,它的自然頻率才會出來。血管也是一樣,假如我們的動脈里沒有一個壓力,動脈壓不能維持的話,動脈里的彈性也不能維持。動脈脈管的彈性跟動脈的半徑有關,譬如說半徑越大的話血管就越硬,越硬的話自然頻率就會越髙,跟打鼓一樣,鼓面拉得越緊越硬的話,打出來的聲音越高。鼓面松的話打起來就比較低沉。器官也是一樣的道理,里面的壓力越大,它的自然頻率就越高。所以調血壓的時候有一件事情很重要,要注意心臟在跳動的時候,各器官的血壓會跟著調整,調整了之后每個器官跟心臟才能在共振的狀態。心臟跳太快是不行的,血壓一定會跟著改變。就像跑步時心臟會跳得比較快,這時候去量血壓,血壓一定會跟著上升。為什么?血壓稍微升一點,器官就會繃得比較緊,自然頻率就會上升一點,這時候心臟與器官才能維持共振。所以除非自己有特異能力能把血管壓得很緊,否則同時要心跳慢、血壓上升,是不可能的。心跳與血壓中間有一個基本的關系,一定要維持的。所以當舒張壓很低的時候,心臟應該只能跳三四十下,系統的共振頻率也變成三四十下,此時就沒有辦法維持共振了。共振不能維持的話,壓力就不能送下去,壓力送不下去就無法產生共振了!所以為了維持這兩方面的互相依存關系,心臟一定要規則的跳。

回答第6問:因為共振腔大,所以大動物心跳慢,發聲頻率也低 

跟人類一樣是以共振方式傳送血液的動物中,鯨魚的心跳大概20多下,大象大概30多下,這是因為動物越大,循環共振頻率越低。這與大、中、小提琴會發出不同的低、中、髙頻率的聲音是相同的道理。事實上從這個現象大概也可以推測出動物叫聲的頻率,也與共振有關:心跳頻率越低的動物所發出的聲音越低。這在生理的設計上是有邏輯的。我們的耳朵絕對不能聽到自己心臟的跳動聲音,如果聽得到心跳,就會像身處在大風箱之中一樣唏哩呼嚕的不得安寧了。人類能聽到最低的聲音頻率大概是16赫茲。為什么?我們人有12個經絡,心臟跳動頻率大概是1.2赫茲,1.2赫茲去乘12大概就是14.4 ,你如果能聽到14赫茲,就會聽到自己的心跳了。所以人類聽力的音域是20–20,000赫茲。因為鯨魚心臟跳得比較慢,所以它就可以聽到更低的聲音,它也適合聽到更低的聲音,因為更低的聲音不會吵到它。鯨魚一分鐘心跳20下,也就是3秒鐘跳一次,并且它只有六七個經絡,所以計算之后可推出它大概能聽到3赫茲以上的聲音。但是狗又不一樣了。狗聽低音的能力比我們差(但能聽得到超聲波〉。老鼠又更差。我們的聽力決定了我們發出的聲音,可以聽低音才會發出低音,聽不見就無法用聲音跟別人溝通了。動物所發的聲音一定是同類間聽得最清楚的頻率范圍。所以鯨魚在通訊的時候,就會用它們聽得最清楚的頻率,也就是很低的頻率,是人類無法聽到的。

回答第7問:因為血液循環是以共振壓力驅動,所以生物體才能運動 

如果由目前西方主流血液動力學來看,因為血流的流量是驅動循環的主力,而它又是一個向量,所以手一抬起來,原來向下流的血液就會因為重力向心臟流動。但由共振理論來看,就不會有這個問題。因為血液是由血管管壁的擠壓而流動,好像我們灌香腸時用手擠壓肉塊一樣。當我們要肉塊向前向后移動時,就用握手的力量上下擠壓,此時施力方向與肉移動方向垂直。雖然經常因此造成肉塊的回流(這就好比血管中的血液向前進三步,卻要向后退兩步一樣〉,但卻不必擔心因為重力或是流體向量平衡作用所可能造成的血液大量回流心臟的現象,也就解決了動物運動會造成  “氣血攻心”  的當前矛盾的理論。 

以上僅為王教授《氣的曼舞》一書之四大部分論述的第一部分摘錄,鑒于著作權之因,不便將全文登出,如有想真正研究的人可留下郵箱,定可與君共享,沐浴中醫之神奇!

《氣的曼舞》四大部分標題如下:至于科學不科學,讀者自辯!

前言

現代生物醫學的盲點 

近代十大死因多與循環有關

第一部分   氣——回到未來的時代

第一章   西醫未解的循環難題 

流體力學理論備受挑戰     

第二章   氣才是解決現代病的重點

第二部分   共振——中醫的現代科學解釋

第三章   氣即共振:血液循環的原動力

經絡演化論與共振諧波的發展

第四章   經絡、穴道、器官形成共振網絡

第三部分   脈振——未來醫理的基礎知識 

第五章   傾聽身體的共振旋律 

脈診是人體狀態的總報告 

第六章   脈診指標、中藥與安慰劑的運用 

第七章   疾病的根源與五行相生相克的原理

數學、物理與生理的諧波印證 

第四部分 健康與養生之道 

第八章 日常養生的脈診運用

總結回顧與展望 

循環與諧波共振

王唯工:《氣的樂章》

臺灣學者王唯工的《氣的樂章》可以說是一部里程碑式的著作,這是因為在此之前,所有論述中醫的著作中,還沒有一本把中醫與現代科學結合得如此緊密的(這也許與王教授的專業:物理學、生物工程學等有關)。由于科學驗證的可重復性,從此“中醫的科學性”將使中醫迅速風靡全球,為人類克服疾病,尤其是克服亟待解決的十大病癥奠定基礎。凡從事醫學健康領域的人,很有必要提早了解這方面的知識;起碼也要了解個大概,否則,您將在“并不科學的醫學”指導下,產生一個接一個的遺憾!

第一部分   氣——回到未來的時代

本書的立論宗旨就是要告訴你所有這些現代病的主要成因一一血液循環的惡化。

事實上,整個傳統中國醫學就是在說明血循環,治循環的病正是中醫的專長。許多西醫無法回答的現象和人體運作的原理,都可以在中醫理論中找到合理的解釋。

我們老祖先所講的中醫都有深層生理學上的意義。事實上,中醫對循環系統的了解遠遠超過現代的生理學。

血液循環的因果既然無法在西醫理論中找到答案,我們就不得不去研究中醫的氣與經絡。氣事實上是一種 “共振”,也就是人體血液循環的動力。

所有的人類基因圖譜在2000年的時候就已經公布了。但所謂的基因療法對十大死因,卻沒有一項有直接療效。在發達國家的十大死亡原因當中,我們所知道的疾病沒有一個是可以用基因療法來治療的。

現代醫學如此發達,每年發表許多論文,但是我們在學理上好像沒有什么實質的進展。十大死因名單上的那些病,自古就存在了;腫瘤、腦血管疾病、心臟病、糖尿病、慢性病等。

為什么身上只有2%的動能可以利用來支持血液循環,剩下98%的是位能?

在中國,脈學已有三四千年的歷史,卻一直沒有發展出一理論基礎。沒有到數理化的層次,就不能成為科學。

傳統中醫只能看28種脈的變化,我們用數學程序卻能做出幾億種。這是什么意思?這表示今后我們能夠更精確、更有效率地找出病因,對癥下藥。

內臟如能符合心臟的共振頻率,就會跟著心臟一起振動,所以血管也會一胖一瘦、一胖一瘦的變化,像個小心臟一樣,血就容易跟著進來。

身上任何一個地方的肉,血本來是進不去的,但是如果這坨肉與心臟一起搏動,血就很容易進去。

當你的命門受傷的時候,到心臟的循環也會變差。中醫所說的內病外治的原理與此有關。在所有的穴道中,命門是最重要的,古書也特別提到元氣是從命門來的。

不論是在生理學書籍還是醫學書籍上,西方醫學都極少探討髙血壓相關的成因。雖然相關研究非常多,卻仍然不清楚髙血壓發生的原因。即便從流行病學的立場來看,他們也知道兩個因子,一個是膽固醇會造成血管硬化,還有一個是三酸甘油髙會造成血液黏滯度髙。

其實糖尿病、髙血壓并不是很難治愈的,問題是我們得知道病因從哪里來。現代醫學沒辦法處理這些問題,是因為還不了解這些疾病的成因,并且在基礎知識的建立上有錯誤。一開始的假設就不對,所以只能在枝枝節節上處理癥狀,而沒辦法全面解決問題。

血壓高的病因有收縮壓(高血壓)髙與舒張壓(低血壓)高之不同。收縮壓髙的病因種類較多,但如果能夠清楚分辨循環受阻的病位與病狀,大部分是可以治好的。對西醫來說,最棘手的是舒張壓過髙。不過,事實上,按照中醫的看法,舒張壓高的病因比較明確一一嚴格說來只有一種〈一定是肺功能不正常〉

發生肺炎的最主要原因,是因為細菌躲在肺里。細菌為什么不躲在別的地方而躲在肺里? 那是因為肺的循環不好,當肺的循環變壞時,白血球、抗體無法順利輸入,細菌便容易滋生,因而產生肺炎。

人體必需的氨基酸有23種,但植物中只有20種,純素的食物里少了3種,所以純吃素的人五味一定會少。因此,雖然和尚的“氣”修得很好,還是有可能會生病。那時候用治氣的方法是無效的,要用治味的方式。如維生素A不足會造成夜盲,天天練氣還是會夜盲。

我們在判斷一個生理或病理的現象時,先要了解是遺傳還是后天發生的?這胃病是營養不良還是胃氣不足?以現在的生活而言,營養不良的病人應該不多。

五氣是五氣、五味是五味,并不是所有的東西都與氣有關,循環并不能治所有的病。遺傳的病是沒辦法從氣著手的,后天的病則才較有把握治療。

肝氣就是增加肝功能的那個東西,腎氣就是增加腎功能的那個東西,胃氣就是增加胃功能的東西等等。

所有的器官都得在正確的位置上,然后要有氣去運轉,把所有的功能發揮出來。所以“氣”可以從功能的角度來看。

當我們肺功能不好時診斷上就叫“宗氣”不足。中醫理論中的元氣,就是指命門之氣,也稱“中氣”,走三焦包含整個循環系統。營氣是營養,衛氣是免疫能力。而“中氣”不足則是指心臟的功能不佳。

宗氣出于胸中,是飲食水谷所生化之氣與吸入之新鮮空氣結合而成,是一身之氣運行、運輸、分布的出發點,主管含有氧氣的血循環。營氣為宗氣貫入血脈的營養之氣,行于脈之中,又稱陰氣,主管血液中養分的運輸。衛氣是宗氣宣發于脈外的氣,又稱陽氣,行于脈處,散布全身,為防御外邪的抵抗力

中醫說元氣從心臟而來,這是非常重要的。宗氣就是血里面所含的氧氣,是從肺去交換的。營氣是脾胃運化的水谷,是經過腸胃消化的營養。衛氣是衛在脈外、防御外敵,就是你的抵抗力,像是白血球、免疫球蛋白等等。

我們的整個循環系統是由心臟和血管系統共振所構成,所以心臟功能足不足,要看負載有多大。

根據我們的研究,命門的“氣”與冠狀動脈有直接的關系。很多心臟萎縮或衰竭的病人,直接是命門受傷的結果。

每回遇到考古學家,我都很想問他們這個問題:“經絡是如何找到的?是不是神農氏告訴我們的?”以前可能有很多像黃帝、有巢氏、伏羲氏、神農氏這樣的智人,甚至更進化、更聰明的人種,只是后來混種或絕種了。目前在考古上有這樣的觀點,我們對中國文化也有這樣的感覺。所以我有些相信“上古有真人”這句話。有的說法是:黃帝、炎帝綜其大成,而研發階段在歷史上則已經失傳。我們拿到的就像現在的內科醫學等,已經是研究的結果了。

中醫比較強調外治,也就是從體表的經絡上治病,而不強調針對臟腑的直接內治。事實上外治比內治有效,吃藥也大部分是外治,也就是歸經,而不需要開刀到內臟里面去割割補補的。

中醫在理論的動作上很強調外治,強調身上經絡穴道系統與內臟的關系,所以只講心經、不講心臟。中醫所稱的命門就是心臟的循環,在治療心臟疾病時,如果命門有傷就要從命門下手。

在解剖學上,如果從經絡系統及穴道系統來看元氣,就是命門與三焦(由能量或氣的觀點);從循環系統來看元氣的話, 就是心臟跟循環〈由血液或結構的觀點〉。

人一開始缺氧時,第一個不工作的神經一定是最小條的,因為要它維持它的細胞膜電位最困難,所以第一個不工作。接著越來越大條的神經才開始反應。

針灸有效的“氣感”只是一種感覺到的現象。而且每個人的感覺不同。通常循環功能越在邊緣的人一一也就是有點差又不太差的人一一感覺最強。

中醫針灸所謂酸麻腫脹的感覺,每個人都不太一樣。如果針對了,這些感覺應該循著經絡走。至于說酸麻脹痛哪種感覺比較好,則沒有定論,本身也沒有意義。

當人體循環從好變成不好的時候,其過程會有從癢、酸、痛變成麻、木的五個階段,比如說一個部位開始生病的時候,一開始有一點點癢,是缺氧的開始,再來會感到酸,缺氧更厲害了,再過來是痛,接著再惡化就麻,麻又比痛更嚴重,最后是木,則沒有感覺了。

有一些病要治好是從麻木往回治,所以剛開始治的時候會痛得要命。這種情形就要先跟病人說明,會痛是因為缺氧的關系,一旦把血循環弄回來,第一個應就是細胞膜電位立刻恢復正常,因此有很多地方會越揉越痛。因為神經的反應回來了——細胞膜電位回來了,回來后就開始有反應,有反應就會開始痛。

過了15歲來看病的,應該大多是后天的疾病。15歲以前的疾病我們不敢說,像是早老癥、免疫缺陷癥等,通常活不到15歲

如果糖尿病的病人是因為到胰臟胰島的循環不佳,治療這種糖尿病就必須先改善胰臟胰島的循環。如果一個成人本來沒有這種糖尿病,是因為身體變差以后才發生,就表示這并不是遺傳的疾病,而是沒有足夠的補給品來供應,所以制造不出足夠的胰島素,甚至無法維持自己的生存。這時候只好每天打胰島素來提供身體所需。

譬如說糖尿病患者如果打胰島素已超過兩三年再來看中醫,就太晚了,要是在施打前兩年來,或許還有效。一旦循環不良的時間太久,所有的胰島小體都沒有了,也就沒辦法由血液循環下手來治療。

我們很難證明高血壓的遺傳性因果,但是胰島素的結構不對就很有可能是遺傳因素造成的。每一種荷爾蒙都有其特定的蛋白質,是由基因決定的,而高血壓并不是因為身體里少了某一樣東西,只要打進去就會改善其癥狀,所以高血壓不應是遺傳造成的,至少不是少數基因直接造成的。

血壓在血流到微小動脈時才降下來,一直到靜脈還有一些小小的波動,慢慢地才平緩下來。所以靜脈血回流的作用力主要靠的是肌肉的運動,由瓣膜引導回右心房

中醫治療高血壓或夜晚失眠的問題時,會說“心腎不交”。但晚上睡覺時沒有肌肉運動,靠什么力量?就是靠動脈的壓力波。動脈脈動拍打收縮靜脈,配合靜脈瓣就會造成血液回流。

從演化和生理功能上推論,動靜脈相伴而生,除了促進靜脈回流之外,體表側是極低血壓的靜脈,也有保護內側極高血壓的動脈的作用,降低受傷大量出血的危險性。

所以腎氣虛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多走路,多走路腎氣就回來了,心腎不交就解決了。但是問題并沒有那么單純,腎氣不足時靜脈回流就不足。

在主動脈中越往下游,動脈血壓波越尖,這是因為它的頻率組成有了變化。上游的動脈血壓波雖然比較矮胖,但是其總面積仍然比下游的尖高動脈血壓波來得大,也就是其平均血壓較高。

中醫書上說:“清陽發腠理,濁陰實五臟”,就是說動脈血壓波在身體內部五臟都是低頻(濁陰)的,越往外傳播就越多高頻,亦即越往周邊,體表(腠理〕的高頻(清陽)組成相對也就越多。

在心臟收縮產生的波動傳遞到一個器官時,它只要匹配這個共振的頻率,就可以接收這個波動的能量。在心腎不交時,心臟因為過度做功,就心慌慌了。

所以心臟在人體軀干中不會在正中間跳動,也不會在一頭跳動,因為這樣會有一些諧波制造不出來。

我們的耳朵絕對不能聽到自己心臟的跳動聲音,如果聽得到心跳,就會像身處在大風箱之中一樣唏哩呼嚕的不得安寧了。

第二部分   共振——中醫的現代科學解釋

從數學的立場來看, 經絡一定是由基頻再演變出高頻諧波的。

人類胚胎發育的過程也等于重演全部的演化過程:魚期、烏龜期(兩棲動物)、爬蟲期、哺乳動物期,最后才是人。

任何一個器官都有兩個共振頻率:分別是器官本身所在經絡的頻率與下一個(+1)諧波的頻率。所以每一個器官事實上除了有自己本身吸收血的共振頻率之外,還會產生一個新的頻率,也就是可以產生下一個器官的頻率。所以假如我們的肝壞掉了,就一定會影響到腎,腎壞掉一定影響脾,就是這個邏輯。這是中醫在治病的時候必須把握的重要原則。

依流量理論,我們的血流應該要一直往前沖,才能維持動量不變。但事實上,我們的血流卻好似往前沖三步、向后退兩步;就能量來看,流動動能中大約有2/3是屬振蕩的,至于流動能量僅占全部能量的2% 。

人的心臟一但停止若再救活,通常結果都不好。因為血液一停,微循環就停止,紅血球都凝結成塊狀,即使救活也會造成一些后遺癥,所以心臟乍停那兒秒鐘的急救很重要。

紅血球在演化上發展出―種特性:流動速度低時更凝聚。這成為處理內出血、腦中風時最困難的問題。

高血壓的病人吃阿斯匹林能避免平時結塊,更避免腦中風時結血塊,也減少血液的阻力,是很好的循環促進劑。但常吃阿斯匹林的老人家最怕摔傷,摔傷時若造成內外出血都會血流不止,又成了另一種致命的麻煩。

血液自動脈流進組織微血管網的開口數量很多,但一般這些開口數目只開2%;當流血量多時,血從AV-Shunt(動脈一靜脈直通分路)對流走,而不是多開一點微血管開口。

動脈到達手、腳末端,都形成一個個回流圈(Loop)),到頭循環的動脈亦是如此,位置在人中穴的下面。這些回流圈位置亦恰好在中醫的幾個急救大穴上:因此嘴唇、手腳(勞宮、涌泉)便是觀察我們頭、手腳循環好壞的最佳指標。

上焦自脖子以上,樞紐(血的集中)在鼻下人中穴。肚臍以下為下焦,樞紐在腳底涌泉穴。中間為中焦,樞紐在手掌勞宮穴。上焦能量(氣,振動)的集中在印堂穴(上丹田)、中焦在膻中穴(中丹田),下焦在丹田穴〈下丹田〉。

心臟差,身體水腫、四肢蔞縮、只長肚子,因為能量送不出去以達到四肢,所以越年老長得越像青蛙。如果心臟健康則能量就送得到四肢。

穴道、器官之于循環系統的重要性,從共振理論看,不僅是負載(當然是負載,因為要供血給它〉,更是共振的一部分。

我們身體這個架構所有穴道及器官都像共振的加壓站,血是送到這些器官,但是因為這些器官的負載加壓反而使共振更好。

心臟把血輸送出來之后,每一個器官都是輸送此能量的  共振腔(穴道也是〉,最后血供到腦部。假如共振腔變壞,腦子某個部分的某些功能因為缺氧就沒了

腦溢血或栓塞其實都是腦部循環不良造成的,溢血是因血管缺氧久而硬化,進而破裂;栓塞則因血流不暢,紅血球結塊造成阻塞。治療時,同打傷的治療邏輯相同,分成兩個時期:(1)冰敷(當下);〈2〉24小時或更久以后熱敷。因為剛出血時重在止血,冷敷在使微循環減小,結疤長好后,則不希望腦部細胞再缺氧,再缺氧則細胞就會死亡更多,所以倒過來用熱敷。處理前要先看在哪一個病程。

比如肝的病,事實上是需要肝、腎、脾一起治的,尤其應將重在脾的部分。

肝臟是所有器官里面最大的,它負責血液的儲藏與過濾。但以調控功能而言,腎臟是最重要的,腎臟的體積也非常大,儲藏血的容量也很大。

脾統血,事實上是有兩個立場的,第一個是說,整個血循環有沒有暢通,在脈診上就是要看脾;另外一個很重要的是指在生理學上,為我們清理身體里壞死紅血球的器官也是脾。脾經的功能事實上是指我們的免疫力,包括了整個血液循環的大部分表現。所謂的后天之氣全部是脾經,包括腸胃消化、免疫力等都在脾經。

假如還像西醫那樣去看一個個的器官的話,中醫永遠無法學通。

通常在中醫的治療上,腎不好一定要看清楚究竟是腎經的腎衰竭,還是脾經的腎衰竭所引起的。是腎經的腎衰竭就要開補腎的藥,脾經的腎衰竭就要開補脾的藥,如果開錯藥,對病人的影響更壞,他的腎或脾會壞得更快。如果開藥的方向對了的話,病人就會好得非常快。

腎衰竭要在腎經跟脾經都壞了以后才會發生,只有腎經壞,腎臟不會衰竭,腎臟的功能還是可以維持,不過病人會有很多腎虛方面的毛病。

舒張壓是維持根本能量,沒有舒張壓的話,血管就會扁掉,器官也會扁掉,這時候就不會有其特定的振動頻率。身上還必須有一個動態的調配功能,動態的調配就是依靠收縮壓。 

通常是缺乏氧氣的器官與經絡,才會要我們的心臟多用力一點、多輸送一些血液進來,而且都是很重要的器官與經絡,事實上高血壓是身上某個重要部位缺血(或缺氧)的補償作用。真正要治的是把不通的地方弄好,血壓馬上會降下來,而且不會復發,也不用再吃藥。 

西醫的邏輯是把髙血壓看成實證一一循環系統太有力所以血壓太高,要用阻斷劑、阻止劑等西藥來降低。中醫理論說高血壓是虛證,正好與西醫相反,高血壓是因為重要器官缺氧,所以心臟才加壓以送出更多氧氣(血)。

對于血壓的問題,要是真正了解了血壓的目的與工作的模式,高血壓是最好治的。高血壓病人最后大多是死于肝腎衰竭,但事實上這些病人都不應該死的。我們只要曉得其中的原理,幾天就可以把他治好了。

西醫覺得最難治的髙血壓是舒張壓(低血壓)高。從供血的邏輯來看,舒張壓會升髙是源自于肺功能不好的問題。

我們肺的構造其實是肌肉把肋骨拉開,因而吸了很多空氣進來。肺功能不好的時候,通常都是外面的肌肉受傷,沒有能力把肋骨打開,肋骨打不開,血就不容易噴出來;心室會肥大的原因多是因為超載,但是為什么心臟要超載? 因為全身都在缺氧。所以不管看到什么癥狀,只要舒張壓升高,幾乎都是肺功能不好,一定要往這個方向去想。

所以在器官結構上肺最復雜,在處理壓力的變化上也極為復雜。

肺若受傷就得先從肋骨間的肌肉下手,肺里面的結構是碰不到也很難醫治的。但是從經絡的理論來看,只要胸部的脾經、肺經、腎經、胃經這些地方有傷,都會傷害到肺功能,所以這時候要先確定問題出在哪里,再去治那條經,而且是用對的方法治中焦,如此一來,治愈的幾率才會高。

身體每個器官的供血量都會隨其共振頻率而不同。器官除了調整血管彈性之外,還可以調整開口數量,所謂會有“風”就是這個緣故。

哪里循環不好、抵抗力差,細菌就會在哪里定居,細菌定居的地方就容易發炎,內臟會出血也是在這類部位。久病的糖屎病病人容易內出血也是同樣的道理。

血要進入一個器官,是由這個器官及其主動脈的共振狀態決定的。光是把血管弄大,  血不一定進人,要放大或縮小器官內的血管可以達成,或者是調整其血管彈性也可以做到,但要器官去調整共振頻率似乎并不容易。

我們現在常常以為是因為血管硬化所以產生高血壓,  但是高血壓一旦嚴重的時候,不只血管,連器官都硬化了,全身都會硬化。所以有人說,由耳朵可以看病,就是因為那時連耳朵都硬了。

經絡也是如此,心臟制造出很多的波來,也就是我們先前提過的0-10的諧波。每個諧波震蕩出來以后分到不同的經絡跟器官去。各屬于哪一條經絡,器官也就在那個共振頻率。

心臟在胚胎發育的成長過程中會不斷地跳動,這個搏動的過程就是在促成血液的分配,同時決 定器官的形狀以及位置。

明確地說,穴道就是靜脈跟動脈中間一些微循環的體系。穴道一般在動脈分支的微循環特別多的地方,假如底下有一塊肌肉的話,差不多都在神經與肌肉連接處的終板(end plate)的位置。

而一條經絡就相當于一條動脈帶著一條靜脈,再加上許多穴道,整個系統叫做一條經絡,這個經絡會產生出一個特定的共振頻率

有一個舒張壓就能把基本的血管、器官都充滿,并且富有彈性。然后我在一上一敲,就會全部都振動了。  所以穴道不是亂生成的,這些小彈簧必須在特定的地方,以特定的模式或頻率振動

激烈運動的時候,吃進胃里的食物就像擺在外面一樣,過一會兒就臭酸了,吐出來都是酸的。這也就是為什么飲食后一兩個小時內不要運動的原因。 

運氣的時候,事實上是把每個穴道都拉得比較緊,所以“氣"就不會從穴道散掉,而通通跑到手上來。

激烈的運動對身體其實是有害的。奧運金牌選手大多短命可能與此有關。而我們東方古老的運動如太極拳等反而能讓練習者活得很長壽。

一般而言,不通則痛。凡是壓力分配不到的地方,就會有病,其順序是癢、酸、痛、麻、木。

阿是穴都是平常病人感覺痛的地方,但常常不是最嚴重的地方,最嚴重的地方通常是木的部位。但是要會判斷是一件很困難的事。

所以一般在診斷的時候,只憑借病人的話是很危險的。病人講的往往是“兒子”的病,有的醫生因此治了 3個月、6個月都還治不好,就是因為沒治到病根。

到耳朵的經絡主要有幾個,一個是腎經,絡耳窩很里面的內側,到了耳朵外面的經是小腸經還有三焦經,但是所有上焦的血管都是膽經,所以膽經仍是最重要的。假如是耳窩內部的病,就要治膽與腎;也可能是小腸經或三焦經出毛病,治腑的病盡量治體表,臟的病才是去治內臟。一般說來,經絡對內臟的病來說,是次重要的,可是要治腑的病時,卻是最重要的。

“三焦”有兩個不同的意義:一是本身為一個系統的“三焦經”,一是分為上焦、中焦、下焦的“三焦”。這是不一樣的。上焦屬膽經,中焦屬肺經,下焦屬腎經。這是另一種三焦的定義。看上焦的病時,第6諧波一定是主體,中焦的病第4諧波一定是主體,下焦的病第2諧波一定是主體。但如果是看皮膚的病、體表的病,那就是平常講的三焦經。

練外功對身體沒有多大好處。很多外功練到最后會失眠、髙血壓,什么毛病都發生了。所以功要練得好要內外兼修,要練內功的話要去打坐、練靜功;內功心法,就是“氣”往里面走。通常在脈診上看練功的人,第9諧波都會很正,也就是第9諧波能量比正常人高出許多。

譬如說心臟一開始只有一個血管,這個血管只有1個共振頻率,但是肝臟長出來后,它們兩個耦合,就又會發生第2個頻率,然后腎臟長出來,腎臟還是2,可是它又耦合產生3,脾經來又會耦合產生4。演化過程里面它就一個一個發生出來。

第三部分   脈振——未來醫理的基礎知識 

動脈所得到的脈波,也就是中醫在手腕上把到的脈,是人腦內數千個、心臟內數十個、以及全身其他各部分的神經節自動控制、調節循環狀態的總結果。

心臟在搏動的時候,就可以進行調控。但事實上不只心臟在調控,器官的微循環也可以借由口開得大一點或小一點進行調控。

人體有一個很大的彈性范圍,只有當剩下不到1/3 腎臟有功能的時候,去量血的成分,去量尿的成份,才檢查得出腎功能已經不正常了。

通常“血”的影響比“氣”的影響來得慢;只要經絡的血液壓力波動有變動,在“氣”的指標上馬上就能看到變化,但“血”卻必須在器官產生器質性的變化以后才能看到。

以脈診儀研究脈波的結果診治的時候,要注意,在手上拿脈,要跟手上的標準脈比;在腳上拿脈則要跟腳上的標準脈比。如前所述,頭上以膽氣(第6譜波)為主,手以肺(第4諧波)為主,腳以腎(第2諧波)為主。

中醫說的“三部九候”的基本原理仍是諧波,重點是摸到諧波的大小會因身上的位置而有不同。

最早的生物只有肝經,逐漸發展之后才有腎經、脾經等往高頻演化的經絡,到人開始才有膽經、膀胱經、三焦經、小腸經,頭腦才長這么大。

身上會痛通常都是由于缺氧,不通則痛,表示此時心肺功能還能支援,想要補救。但如已麻痹,則身體循環已將此部分放棄,反而不感覺痛了。

液往返振動的驅動力來自于血液受血管變胖變瘦的擠壓,血管變瘦時向前一些,血管胖起來又吸回一點。器官亦如此。器官振動、血管變胖時血吸進去,恢復時又把血擠出一些。

心臟流出來的血是經過很久才到器官的,由心臟流出來的血推動前面的血,真正進到器官的血是在器官人口,受到共振壓力而擠進去的血。 

如果大腦功能真的死了,也不可能治得好。真正死的細胞,即使循環改善了也不會活過來。然而細胞并非死了才沒功能。我們真正能治的正是這類沒有了功能,但細胞還沒死的病。

腎透析者的腎功能壞到非腎透析不可時(腎臟低于1/6,約剩1/8),大概還有1/4個腎處于缺氧狀態,此時若能把這1/4治好,好好保養,還可以不腎透析。但若腎透析太久——已透了半年一年,就會沒救了。因為越腎透析,血越不過去,腎就越萎縮,越沒救了。腦中風亦同,真正死掉的面積與缺氧面積可能差六七倍之多。

我們是在治療沒有功能而處于缺氧狀態的細胞。每當細胞死一分,便表示大概有六七分處在缺氧狀態,讓這六七分的細胞休養生息,才有機會救回。我們的心、腎再生能力差,但像肝這類器官如果好好保養都可再生。

50歲以上的人之中,有1/3的人高尿酸、1/4的人高血壓、1/5的人髙血糖,這些都是中醫的病人。中醫不需要去搶那些加護病房(ICU)的病人,中醫要治的是髙尿酸、高血壓、高血糖、偏頭痛、氣喘、失眠、下背痛、上背痛等等。

人類所謂的老化,多是由于循環逐漸衰敗,讓外邪進來,然后人體就慢慢地失守,最后死亡。其實這個過程是很久的,每個人都歷經幾十年。

任何一條經絡出問題的時候,血循環就會有問題,細菌就會在那個地方住下去,細菌住了就會發炎。

青春痘容不容易治?青春痘其實也是臉上循環不好,細菌在臉上繁殖、發炎。老年人臉上長老人斑是濾過性病毒,也是體循環不好。

我們無法知道古書上的“風”的確切意義,但就其含意來判斷,“風”應是指循環的不穩定性,在脈診上看起來就是能量的不穩定。

有病一定是正氣先衰,正氣先衰邪氣才會起來。所謂的邪氣事實上就是濾過性病毒跟細菌。

長期治不好的病,大多是外傷。外傷有很多種:小時候摔傷、脊椎骨歪掉等,這一類問題最難治。因為每一個個案都不一樣。

好比說發炎、化膿還不是最嚴重的狀況,比較嚴重的是下陷而不化膿的發炎。至于最嚴重的狀態,則是整個身體都被細菌占住而沒有抵抗力了。

血能順利到達的地方,宗氣、營氣、衛氣等這些東西都在,自然就不會生病。生病是因為有一個地方血液到不了,疾病就從那里發生了。

通常第3、第6、第9諧波開始為負就代表抵抗力沒有了,這時候身上所有的細菌都會出來造反。

氣喘其實并不是因為濾過性病毒造成的,而是你身上的細菌造成的,因為沒有抵抗力所以發作。

脈診諧波的順序就是能量的大小:最大的能量在肝經,越到后面分配到的能量越少。能量越少,血的分配也就越少,意即部隊越少,所以敵人要來攻打的時候就會從這些地方下手。

觀察一個病人需要一段時間,看越久越清楚。如果病人病得很重時才來看,只看他一次,就不容易明白他是如何淪落到現在這個狀態的。

由腳開始的經絡都比較重要,分布的也比較廣,所以古書上會盡量提到。以太陰病來說,脾的病通常會導致肺的病,肺的病會造成全身缺氧,進而引起解毒超勞的肝病等。

看診主要用儀器,沒有儀器幫助的話很難達到精確的程度。脈診儀能將各種內臟的共振頻率都分析出來。

事實上我們所量到的脈波,并不是心臟直接跳動出的波形,而是心臟的輸出,加上血管、器官共振的結果。

作為一名中醫師,所采用的手法事實上也是宏觀經濟,我們只需了解這個血液循環和心臟健不健康?每個經絡健不健康?血有沒有送到每個經絡去?只要知道這些,所有與循環相關的病都會治了。

所以在演化過程里,凡是大腦在控制的,例如我們大腦情緒的開發、欲望的開發,都與六腑有關。心,也就是高頻的部分,這些是后來才開發的。

演化的過程中,最低等的動物只有延腦,然后慢慢出現中腦、間腦、大腦。延腦部分的共振頻率主要是肝,因為延腦是最早長出來的腦(在那個層次的生物只有一個諧波一肝脈)。

在足三里直接灸,對全身的循環都有影響。當灸某穴道的時候去量身上的循環,跟針某穴道去量的脈都一樣,但是量足三里以下的循環,灸的話循環會增加;針的話,循環會減少,十針九瀉。

但若是阿是穴的話就有差別。如果選用阿是穴,大部分用灸的情況會比用針好。假如要用針,一定要用提插等補的手法;十針九瀉,一定要記住。

用艾草薰基本上有兩個作用,一個是艾草火,藥氣會出來,另外一個是它的熱。事實上所謂的“周林頻譜儀",就是模擬艾草,艾草薰的波長是比較偏遠的紅外線的。

我們人的細胞壁是脂肪做的,和豬油很像,一加熱就會融化,融化就會軟,軟后共振就會變。

所以病程是分階段的,要學會看脈的各個進程。通常病最好治的階段是在缺氧指標很大、血分還沒壞的時候。不管在哪個階段,我們第一個要注意的就是缺氧指標很大的經絡,那是治療的第一個攻擊點。

要很會看脈診,并且要懂得歸經的邏輯一—也就是血分配的原則,進而了解病情之演變治病的時候,只要維持不讓缺氧指標變大,病人就能繼續存活。

肺很虛,肝火就會起來,嚴重的話,低血壓也會上來。那時候看起來也是肝火,但其實是肺虛的肝火。如前述的傷寒,是免疫力被壓抑后呈現的心肺虛火。

中醫所講的氣與血,一個是能量〈如前述〉,一個是組織結構,結構就是血分。血分是什么意思?血分就是指組織變形了——比如說肝腫起來,或是肝硬化、肝纖維化,這個時候雖然心臟的能量送得進來,但是振動頻率不能配合,血還是進不去。通常這是病的后期了。 

所以總是氣分的病在前,然后才變成血分。等跑到血分,病就變重了。也就是結構已經變形了。雖然共振的能量送過來,組織的吸收卻不好,因為兩者的頻率不對。所以就變成所謂結構的病。

一個病一開始一定是先從氣分的缺氧開始,然后正的指標就會不穩定。病程是分階段的,要學會看脈的各個進程。通常病最好治的階段是在缺氧指標很大、血分還沒壞的時候。不管在哪個階段,我們第一個要注意的就是缺氧指標很大的經絡,那是治療的第一個攻擊點。

氣分的缺氧指標代表能量的供應,小動脈微循環的開口開得很多,血分的缺氧指標就有一點點不同。如果是人體組織結構上的不穩定,當然也可能跟開口有關,但是也可能跟開口無關。西醫大部分都談結構,很少說能量,氣分是東方特有的東西,所以很多人稱東方醫學為能量醫學,就是這個原因。

只要缺氧指標還很大,就代表身體有正確反應。一如災民在要錢,只是政府還沒撥款。這種情況通常發生在心臟有反應,但是管道出了問題。

假如一個病人說他頭很痛,那就是表現的好機會,通常會痛的,缺氧指數都高。等到麻了、木了,缺氧指數就不高,因為沒有反應,然后結構就會開始出問題,病就難治了。從這個指標來看病程的變化,就會非常清楚。

判斷疾病的另一個重要觀念,是要知道哪里最嚴重。最嚴重的部位可能也是最早發病的部位。治療的時候要治到最源頭,不能只治缺氧指標髙的地方。通常看到的阿是穴都是缺氧指標很髙的地方,但是那不一定是病源。

要很會看脈診,并且要懂得歸經的邏輯一—也就是血分配的原則,進而了解病情之演變。

中醫沒有所謂正常的老化,正常應該不老化。一般人是因為沒辦法,所以接受老化,假如保養得好的話,80歲的人應該看起來像30歲。

古書上的二十八脈,事實上看到的是很多個脈攪和在一起的最后表現。脈診儀脈診的結果就是在告訴你堵在哪里,一共堵了多少位置?哪個是先有的?哪個是后有的?哪個嚴重? 哪個不嚴重?通通一目了然。

循環系統是一個線性系統,所謂線性就是振動小的時候互相獨立,振動大的時候才會互相干擾。而振動大時會產生中醫所說的相生相克的規則。

循環理論可以檢視疾病的嚴重程度。假如到了血分,一定是久病,缺氧指標都不升高了,表示是很久的病,已經麻木沒有感覺。而那種缺氧指標很大的、氣分的,都是正在表現的病,病人正在覺得痛的地方。

腎的病最重,越低頻的病就越重。結構的地方也要先看,越嚴重的地方越要先看。所以如果這個病人腎也病了,我們第一個要治的是他的腎,因為他最大的問題就在腎臟,身體一定是先從腎壞死。

如果血分部分是在較不重要的腑出問題,就比較不用擔心。一到臟,就要認真考慮了。臂如說在肺,要很小心,但是如果在胃的話,就比較沒關系。

先學了基本規則,會用之后,再跟著它學習細節。沒有一位老師可以一直教我們的,自己得先有60%的本領,然后再不斷地改進直到90%,那些功夫是要靠自己的。

脈診儀已經看得出來的疾病,我們現在用其他醫學儀器來檢測,大多還檢測不出來,一直要到了血分很嚴重的病,現代醫學才看得出來。

一般而言,中藥的副作用都比西藥小。原因是中藥不直接控制身體的生理生化作用,它大多是在調整身上的循環。

現在流行的藥膳或健康食品幾乎都是補氣的,包括刺五加、人參、靈芝,都是補氣的。假如你腎虛,吃多了可能會腎衰竭,因為這些補氣的藥需要經腎排出,而且它會重新分配腎原來所需的能量。應該是腎虛補腎、脾虛補脾、心虛則補心。

尤其是入腎的藥,有些是錯的,它寫入肝腎的大多是補脾的。所以事實上你去吃藥膳或是吃一般的中藥,1/2以上都是補脾的。

有人直接把生藥磨碎吃掉,但效果不會比煎煮的好,因為還有消化吸收的問題。變成水溶液的一定比較容易吸收和消化,而且經過處理(比如煮過)的話,也比較衛生。

有一種脈是最有趣的,就是靜靜躺著的時候,我們看到的脈象在打坐的狀態,身體自己會補救比較不好的地方。

假設你去一個醫學中心看病,你也很相信這個醫學中心的醫生,因為心理療效和實際療效兩者加在一起,就能夠達到70%的效用。現在市面上很多奇奇怪怪的保健品其實是在賣安慰劑效應。

所有的宗教都叫你放下的時候,就等于在靜坐、靜養、休息。這時就會產生一個奇妙的效果,如果你腎虛的話,身體就會自行補腎,血自然往腎臟或腎經去;脾經就會補脾,血會多送一點給脾及脾經。

我們身體自己治病的能力很有限,心臟只有1.7瓦,一共能供應的能量就這么多。但是如果我用手幫忙去捏,馬上可以產生幾十瓦的瞬間力道。所以確實知道哪里堵塞的話,用手去拍、去通特定位置,就比心臟強很多。

所以假如我們能治60%的病,其實是只會治30%、40%的病,其他靠的是安慰劑效應。我們要能治到80%、90%,才能箅真正會看病。即使如此,憑借我們自己的能力看好的也只有60%或70%而已,剩下的20%,還是安慰劑效應在幫忙。

治病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善用安慰劑效應”,病人不相信你的話,就不要替他治。因為病人不相信的話,我們能治好的機會就減了40%。

心律不齊事實上和瓣膜脫垂一樣,都是心臟缺氧所引起的。心律不齊很容易看到,就是每個脈波所延續的時間不一樣長,甚至連波形都不同。

瓣膜脫垂的病人,不管是左心室或右心室的瓣膜,在脈象上都會看到肺循環缺氧指數升髙。

只要左右心室不平衡,肺就會受影響。瓣膜閉鎖不全的時候,通到肺去的脈不平衡,就會傷到肺。

那么冠狀動脈阻塞的時候,是哪一個穴道主管?主要是心俞穴,跟上下旁邊的穴道

心臟本身的功能是看第0諧波(C0,心包)和第2諧波(C2,腎),一個是看心火,一個是看靜脈回流。尤其是下半身靜脈的回流,就十分依賴腎脈的振動,再靠瓣膜阻擋,讓血只能流回右心房來。因而腎脈虛者,靜脈回流就不好,中醫稱此為“心腎不交”。

心氣不足要看第3諧波(脾經),心血不足要看第7諧波 (膀胱經)。而且是看中焦的第3諧波和第7諧波。

心氣跟心血,心氣要看脾經,心血要看膀胱經。心氣不足,是指氣無法由膻中穴產生出來。很多的高血壓或者是心臟病就是心氣不足。心氣不足的時候,治療重點是中焦脾經。

心俞是心臟供血的控制穴,心俞不健康,心臟供血就出問題,心臟供血不足就像少了汽油的引擎,汽油灌不進去,引擎就無法燃。

脾有雙重作用;中焦脾經,有固定和增加心臟輸出的功能;脾又統血,可以減少循環系統的阻力。

所以像繞道手術,如果只解決了冠狀動脈堵塞的問題,愈后并不是那么好。為什么?因為事實上整個心臟血管都阻塞了,要一直換到里面才行。

治療心血不足時可以針灸膀胱經,但是一定要會手法。現在很多醫生都用艾草膏涂上去,然后才用紅外線照。如能再集中至一個很小的位置的話,其實效果還不錯。

中醫的膀胱經對內臟來說之所以那么重要,就是因為它直接管那一對交感副交感的神經節,而此神經節就是掌控器官里面血管的狀態。

在中焦看膀胱經或胃經等的病,一定要看第4諧波〈04,肺〉。頭上的病一定要看第6諧波(C6,膽)。上焦屬膽經,上到頭上去的大血管,都是膽經在控制的。所以所謂腦中風大多是三焦經(第9諧波)和小腸經(第10諧波)的中風。

我們的腦是不會痛的。感覺到痛的是外面的皮肉。雖然腦子里都是神經,但是沒有感覺痛的神經,也沒有血管。我們會頭痛,是因為腦缺氧到嚴重得不得了的程度。所以治療的時候,以外面的經絡當做指標就可以治好,腦會自己救自己。

病到潰瘍的話,器官結構應該已經改變,在血分上是看得見的。通常大部分的胃潰瘍都在胃和十二指腸接口的地方,所以胃潰瘍的脈有個共特性,就是胃有火而且脾虛。

邏輯就是這樣來的。女性荷爾蒙所提供的效用,跟逍遙散、加味逍遙散相似,主要都是活血化瘀的作用。

天才是不能研究的,因為沒有第二個愛因斯坦,所以我們不知道這個共性在哪里。

對于周期性的東西,現代科學大多可以它的諧波成分來分析,這是數學的定律一—只要這個東西是有周期性的,一定可以用它的諧波將它重組。 

中國人畫金、木、水、火、土這個五角星,是對所有周期性現象的共同規則。

星象箅命的原理就是要告訴我們,一甲子之后  所有東西都回來了,所以這個命才能箅。

在太平時期,命箅起來也比較準。碰到了亂世,沒有一個人的命會箅得準的。

《內經》說膽是相火,心是君火,三焦經也是火。君火是表示主要的火,相火表示次要的火。

事實上上述提到的相生相克關系,《內經》都有記載;而那些用起來不大對的、例外的部分,《內經》就沒有。這十分令人費解。我們是念了現代物理學才曉得這些規則的,所以可以借用、對應,但是古人是怎么導出來的呢?難道他們是直接觀察到的? 真令人驚訝!

在先天的發育中,肝發育不好的話,就會影響腎,腎不好就會影響脾,那是在先天的過程中。等到先天長好了以后,為病人治病,用的是后天的規則。也就是所謂的陰陽五行。 

五臟屬陰、六腑屬陽。然后說“遲者臟也、速者腑也”,振動慢的是內臟,動得快的是腑,《內經》都有記載。

所以要練對內臟有益的內功時一定要靜坐、靜站,要做靜的、要打太極拳、要慢慢的,這樣才對身體有益。 

膽經(第6諧波)屬火,《內經》上說膽經是相火,從來沒有把膽經歸為木。 

中醫雖講虛則補其母,最好虛哪個就補哪個,實在是找不到補“子”的方法,才去補“母",去找它相生的。其實最好的規則是“母”和“子”一起補。

肺虛的話,通常一定也要注意腎,腎虛的人常常肺有問題,肺虛的人常常腎有問題。光補腎經常補不起來。假如肺跟腎一起虛.一定要兩個一起補,這個是用藥的秘決,也是最重要的觀念。

所以一個人假如肺的脈診指標負號很多的話,肝火就容易大。因為氧氣不夠而產生的代謝困難,要靠肝去救。

平常我們的身體送血到頭部是以膽經為主,胃經送到臉部(也就是頭的前面〉,膀胱經主要到背面。這幾條經如果堵住了,到頭上的血不夠,就只好靠最大的那個經來救,所以這時候肝經的火就會上來,血壓就容易高了。

生理上幾乎沒有真正的實火,因為最好的生理狀態中醫稱為“致中和” ,而不是哪一條的經絡能量特別大。所有的火幾乎都是第二替代道路,沒有辦法,火才會發生。

老年人動靜脈的壓力差會越來越小一—在靜脈的血會越來越多,而在動脈的血則越來越少。這表示循環越來越差,所以老了才會得癡呆癥。

  “相侮”就是前述的相克,比如說肝火一大,它就克肺,但是事實上是倒過來的,肺虛會導致肝火,也就是金不克木,所以木有火。

背熟了以后不能光靠那個治病,還是要學習真正的診斷重點在哪里。一個是口訣,一個是心法。

外傷是發病很重要的原因,但是最不易以傳統的方法診斷。通常是傷處發黑發青了幾個星期都沒消才箅嚴重。

傷在胸口、頭上的最多,一大堆髙血壓、腦部疾病都是這個原因。

姿勢不良造成的病又是另一種外傷。因為是長時間畸形造成的,久而久之成為內傷,比較不好治。最好醫治的是直接的外傷,只要把受傷的外因用刮痧等方式去除,病人很快就好了。老人家小孩子都一樣。 

開刀帶有傷痕,也是外傷。只要是疤長不好的,都會影響氣血,真正長好的疤幾乎什么都看不見,連亮亮的淡痕都看不見。更不要說長得畸形的,氣血絕對受影響。疤長在哪一條經上,就是傷到了那條經絡。

只有高血壓會造成心臟病,心臟病不會造成高血壓,這個因果一定要顛倒過來。

但是腎虛的話開人參敗毒散會更壞,因為人參是補脾傷腎,假如病人腎虛還給他吃人參敗毒散的話,有害無益。

所謂的辯證論治,不只是辯證病理本身,最難的是考慮病人的體質。不然的話就老是這個方子治這個病、那個方子治那種病,永遠治枝枝節節的病。以最簡單的方式而言,一定要會判斷腎虛或脾虛:

一個藥方能治四成的病人就很好了。所以說不會看體質的話,最多只能看50%的病人。

第四部分   健康與養生之道

病沒有那么難治,不管你吃不吃藥,重是要把血循環給調理好。不管治什么病,血循環好,再配對的藥,就會有功效

我們大部分的疾病及外傷,都是從外往里走,很少是器官部位受傷的。

治肺病并不是直接治肺,而應通過治肺的經絡及肌肉來治。治肝病也不是直接治肝,要去治肝俞穴附近的問題,也就是中醫所謂的外邪。

現在空氣實在太臟,所以肺的問題非常多,若在脈診上看到病人的肺有三四個負號,就知道他的肺有麻煩了。

肺壞掉1/3 —定會得高血壓。我們身上的器官(包括腦)備用的部分約有85%,部分壞了就由備份來頂替。身上也是一樣,腎臟只要其中一個還有1/3左右的功能正常,外表就看不出來異樣。

因此在治療肺衰竭的病人的時候,只要將肺的血壓波(第4諧波)能量增加即可。所以也可用氣功、針灸、推拿等增加送到肺的能量,這樣肺就不會衰竭。

過敏是一種體質,會跟著患者身體的狀態不同而表現在不同的地方。假如在三焦經第9諧波上有其他問題的話,常常是皮膚問題,因為三焦經走腠理,假如胃經也不好就會食物過敏,腎經也有問題就可能氣喘,所以還是要看體質。

腹式呼吸靜脈回流會好,因此會補腎。所以腎虛的人,最佳的治療方式就是多練腹式呼吸。我們50%、60%的靜脈血都藏在肚子里,所以當你不斷地去擠壓它的時候,靜脈回流就會變好。

不同的呼吸法,對心臟有不同的幫助。若要對左心室右心室都有益,最好全面呼吸。胸式呼吸會增進右心室功能,而腹式呼吸會增進左心室功能。練氣功是在鍛煉循環器官,除此之外,呼吸也是很重要的心肺強健的方法。

練氣功的人有什么能力呢?他可以控制自己血管跟器官的彈性。一般來說,這種刻意要把“氣”調來調去的,都屬于外功,那種不刻意調氣到哪兒去的,屬于內功。內功比外功好,尤其站在治病的立場上來說。

其實一些得道之人死后身體不腐,可能也與細菌有關。得道之人,身上干凈,沒有細菌。所以生前少吃食物、多喝清水,死后就會像一個在冰箱中的干凈的桔子,過幾天脫水成桔干了,  肉身還是不壞。

為什么治內臟的病要從背上下手呢?首先,人的脊椎骨一定要正,因為大動脈后面是脊椎骨,如果脊椎骨一彎就會壓到大動脈,振動就不順了,身體就開始不健康。壓到不同的位置,就產生不同的病。背上所有俞穴都是掌控內臟血循環的樞紐,

對阿是穴而言一定要用手法,也就是補的手法,否則最好是用灸(例如膀胱經俞穴的治療,如不會補的手法,以灸為佳〉。如左大腦的膽經痛,最好是針右腿的胃經足三里穴,如果是右腳胃經的傷,則針左足三里仍會有效。 

大部分中醫所謂的實癥(功能性)大多還是虛癥(循環受阻等)所造成的,幾乎沒有真正的實癥。如高血壓,西醫是看到髙血壓時就把實癥病因拿掉,讓心臟沒有力氣跳,結果虛的地方并沒有治好。

一般而言,膽經受傷,胃經、膀胱經要來救,因此第一步是上焦的胃經、膀胱經的血循環會先升起來,所以會看到第5、第7諧波的正號都非常多

簡而言之,高頻的屬于陽,也就是振動比較快的、穴道組織比較緊的、自然頻率比較高的;低頻的就屬于陰,陰的就是比較軟的、穴道組織比較松的、振動比較慢的、自然頻率比較低的。

有些人肌肉越練越大,但并不會因此更健康。國外跑百米的運動選手都很壯,但是很多四五十歲就過世了。所以西方運動的整個邏輯是有問題的。肌肉過分發達,會造成心肺過度負擔,又怎會健康?

站在治病的立場,心與肺是一體的兩面,肺不好,心一定不好。心臟被肺四周包圍著,猶如心臟的避震器,它不只是在交換氧氣,也在以避震功能保護你的心臟。所以第一要保護肺臟,然后不要讓經絡堵塞。

脈診時,左手可看到左邊的內臟,右手可看到右邊的內臟。偷懶時,男孩可只量左手,女孩只量右手。通常70%的男性都是左邊容易生病,女性都是右邊容易生病。所以中風的男性多是左邊,女性多是右邊。

其他如習慣性中暑、偏頭痛等頭上的病,可能是膀胱經與膽經有問題,要注意脖子,也就是心臟輸出到頭上是否有障礙。

偏頭痛、失眠、多夢甚至髙血壓、青春痘等等,其實大多是同一個原因造成的,就是頭上缺氧或缺血而已。

我們沒辦法把所有外邪都從身上除去,差別只在于跟細菌共生的程度。

治病或保健有兩大重點:(1)姿勢要正,讓每個骨頭都在對的位置;〈2〉心情放松,讓每根神經都在最低能量的狀態。如此一來就什么病都會好。生病過程就是一個穴道先堵住了,  再堵另一個穴道,一個一個堵下去,最后整條經絡都堵了,內臟也開始壞了。

推拿穴道要看推拿的手法,最好是有針灸的功效,又可把廢物推出去。推拿的手法有幾百種。但基本邏輯是把阻塞推走,同時給一個共振,把新的血引進來。一方面除舊,一方面布新,才是最好的手法。

西醫很多是靠經驗法則,可是他們的經驗一直在累積當中,雖慢卻持續地前進。中醫雖然有很好的理論基礎,可是陳義過高,后人不能了解,反而一睡千年,未來要靠大家一起努力。 

所以到了冬天,我們的血循環一定集中在內部,不能到體表。這時候治腎的病最好,因為腎經本來就在身體的最內側。原來還要歸經的藥,現在就不用了。

這樣子四季的脈我們就都懂了。去背那些春脈弦、夏脈洪什么的,不如仔細想背后的邏輯,血循環的分配一定要根據這個循環,體溫才能維持,人才能活得很好。血分配是這樣的狀態,因此我們根據時令來治病就好了,不用去用藥引,

在一個很涼快、微冷的地方,夏天也一樣可以治腎病。血循環是隨著溫度、季節改變的,《傷寒論》適用的環境一定是北半球,到南半球就反過來了,春夏秋冬跟我們顛倒。

一個人的肺發炎,一直吃抗生素,為什么老是沒效?這應該是他肺經的循環很差,吃下去的抗生素,血不會把它送到傷口來,所以一直吃抗生素仍不會好。正確的做法應該是先吃抗生素再加補肺的藥,血循環就會跑到肺來,而且更好的是要疏通那個傷口造成的瘀血。血循環一回來,白血球、抗體,加上里面的抗生素,都會過來,傷口就會好得很快。

為什么會發生慢性扁桃腺炎?很簡單的道理,細菌躲在這里,因為口腔最容易讓細菌進駐。那么該如何將細菌趕出去?答案是“把血帶到這里來”。扁桃腺在上焦胃經的位置上,最好用的方法就是多按摩幾下,沒事就揉胃經,尤其是頸部,如果痰一直出來就好一半。天天吃抗生素不一定有用,

循環要如何調整?首先得知道哪里循環不好。循環不足的地方,缺氧值就很大,表示缺血缺得很兇。開口很多的地方,血壓的供應就不夠。

有病一定是正氣先衰,正氣先衰邪氣才會起來。所謂的邪氣事實上就是濾過性病毒跟細菌。真正處理的問題正是濾過性病毒跟細菌的感染,這是人類的兩大天敵

所謂的風、寒,最怕的就是外傷來幫助它的人侵。外傷打壞了穴道、經絡,使布兵、運兵的路線受損,甚至不能運作。因而長期治不好的病,大多是外傷。

疾病發生的過程通常是先循經傳而后才越經傳的。循經傳還是在線性的范圍——一條經絡的血循環被傷害到,所以所有的病都在這條經上

所以有七八成的心臟病患者,變瘦了以后病就好了一大半。本來心臟輸出不足,你少吃一點,體重下降,負擔就不會這么重了。

在足三里直接灸,對全身的循環都有影響。當灸某穴道的時候去量身上的循環,跟針某穴道去量的脈都一樣,但是量足三里以下的循環,灸的話循環會增加;針的話,循環會減少,十針九瀉。

大部分的中藥,要到極端不對的時候才會出現問題。中藥誤下的幾率要比西藥少很多,所以中藥的副作用嚴格講起來也少很多,它的錯誤大都在身體生理可自行調控的范圍內。

西藥吃了之后,藥性強烈,且因為有毒,一定會傷到身體,在肝去解毒前,毫無化解的方法。但是中藥有一個緩沖的機制,除非開了完全相反的錯藥。

物理治療為什么那么重要?因為只靠心臟能量自己治療的話,效果比較慢。心臟本身只有1.7瓦的能量,僅靠心臟去沖,也許需要沖幾千次才會通。但是假如我們用手,以推拿或按摩手法來治扁桃腺發炎,手指隨便捏捏就2-3瓦。心臟一共才1.7瓦,能分到咽喉這里的,恐怕0.01瓦都不到。

直接做物理治療一定要知道位置,否則就犯了跟用錯藥一樣的錯誤,通的地方更通,不通的地方更不通。所謂練功走火入魔也是這個意思。老是去通那些很通的地方,最后那個通的地方就變成短路,結果能量一送,都從那個地方走掉,練功的人,是用意志力去通某條經脈,但是只通一兩條經脈是沒有用的,不如讓身體自主地自動控制,產生安慰劑效應。

總結、回顧與展望

20 世紀90年代就已經發現,我們的微血管事實上只開2%,只是不知道原因。我們改從維持壓力這個角度來看,就不難理解。如果微血管開到4%-5% ,缺氧指標數值就會變大。一個瀕死的病人,微血管開口的比率會更大。

儲存在血管壁上的彈性位能在小動脈末稍轉換成動能,之前都一直用位能的形式輸送能量。微血管網有調控的功能,不能開很多洞,開太多洞血壓就會降下來;

手腳及人中的動脈回流圈一方面是為了抵消兩邊傳過來的反射,另一方面是因為回流圈的容積比單根血管大很多,可以加大吸收循環的能力,就像加了很多電容的電源穩定器一樣。

手腳一發冷或嘴唇一發冷就是送血不夠了,而且是病很重了。現在我們所用的四逆湯的方子大概就是這個目的,治療手腳發冷。但是四逆湯等于是強心劑,當歸四逆湯雖然比較好,不過還是強心劑。

心臟搏動出的是周期性的波,所以一定要產生1、2、3、4、5的倍頻關系,這是數學的結果。一個周期性的函數無法產生1.5、1.8等不是諧波的頻率。

雖然《內經》上有記載,但是求證之前我們仍先抱持質疑的態度。但等求出結論之后,跟《內經》一做比較,才發現結果幾乎都相同,令人十分驚訝。剛好五臟都是低頻、六腑都是高頻。并且再去看那些臟器的大小也好像都是對的,至少前面五個臟都是對的。 

血管中血液壓力波中焦的控制在勞宮,下焦的控制在涌泉,上焦的控制在人中。而全身之氣,則有不同,此氣為運行全身腠理之氣。

氣聚丹田,也就是所謂的下丹田、中丹田、上丹田,事實上就是下焦、中焦、上焦氣集中的地方。腳底的涌泉穴類似手的勞宮穴,重要性相同,也是所謂的四大急救穴。嘴唇上的人中也是救命穴。

氣聚的地方: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也就是印堂、臍中及丹田。丹田其實不是一個穴道。如果我們把身體看成一個橢圓球,中丹田、下丹田就是橢圓球的兩個焦。這個焦有什么特色?假設有一個波從其中一個焦出來,例如聲波或是光線,就會再聚到另外一個焦。

心臟出來的波由膻中穴產生,膻中出來的波會聚在丹田,丹田出來的波會聚在膻中。所謂“心腎相交”,就氣的角度來看,也有這個意思。所以從這里你就會懂中醫說的,精要足的時候才有氣,氣要足了才有神,這就是中國人所說的“精氣神”。

我們生殖器官的血都是從下丹田來的,精足的時候,要去生殖器官制造材料的下丹田的氣才夠,男孩女孩都一樣,只是男的比較嚴重。有人說男女相比,一個像跑百米,一個像跑十米。

精不足的時候,下丹田的氣血就要打開,讓血流到生殖器官去制造新的材料(精〉,所以這時候中丹田(膻中〉出來的波,就無法在這里聚集而反射,因為血液流下去到生殖器官制造材料而用掉了,能量跑掉了。所以精不足的時候,中下丹田這兩個能量就不能共振,所以精不足就傷氣。 

你仔細觀察,我們從頭到胸部沿著頭及脖子的形狀畫一個橢圓球的話,上丹田(印堂〉、中丹田(膻中)又各是焦點。本來能量是上丹田、中丹田、下丹田這樣共振來共振去的,能量在三個焦之間轉換來轉換去,不會走掉,可是你一旦有個開口讓能量跑掉了,能量沒辦法回來,無法運送到上丹田,你的神就沒了。精氣神是可以這樣解釋的。

雖說氣至則血至,但氣的焦(丹田)跟血的控制并不一樣。如前所述,手、腳、人中等動脈回流圈的部分算是血的控制,也是泄洪道(微循環結構及許多的AV-Shunt),但卻不是氣的焦。

上、中、下三焦分別對應的是膽經、肺經、腎經的三個共振頻率。當我們在身體不同部位的血管上量共振頻率的時候,我們發現,只要在頭上的任何一條血管上量,第6諧波都會高起來,如果是在手上的血管上量,第4諧波都會高起來;而在腳上的血管上量,則第2諧波都會高起來。

我們得到一個結論:所有到頭上的血管,共振頻率都是第6諧波,而它與經絡穴道的共振諧波是同時存在的。也就是每一條血管都有一個共振頻率,而穴道又是另外一個共振頻率。所以在處理頭上的病的時候,這兩個頻率都要注意;要處理血管的頻率,同時也要處理穴道的頻率。 

臂如說頭上的膀胱經受傷,我們在脈診上看到的是膽經、膀胱經都出問題了,此時就要同時用入膽經和入膀胱經的藥。所以事實上我們是靠這個來判斷膀胱經的傷,問題是出在上焦、中焦還是下焦。

同樣是膀胱經的問題,配合腎經出來,就知道是下焦的問題;跟著肺經出來,就知道是中焦膀胱經的問題;跟著第6諧波一起出來,就知道是上焦的問題。這樣我們的診斷才會精確到1/44。

我們的器官是掛在血管上面的,然后它們互相共振才產生了真正的共振頻率。到我們頭上去的這些血管,通通都是第6諧波一—剛好是膽經的共振頻率;到手上的通通與第4諧波(也就是肺經)有關;到腳上去的通通都與第2諧波〈也就是腎經)有關。

只要是處理上焦的病一定要同時處理膽經,不管是上焦的大腸經、上焦的小腸經、上焦的三焦經,膽經一定要一并處理,否則這個病斷不了根。

如果知道是上焦膀胱經受了傷,當然就開一個入上焦膀胱經的藥,讓藥的作用只在頭上膀胱經,而不會到腳和肚子上去,讓藥效集中。這才叫做巡航導彈,而不是散彈打鳥。

假如病因是在上焦的膀胱經,那么一定是第6、第7諧波同時出現問題;假如是中焦的膀胱經,一定是第4 、第7諧波同時出現問題;假如是第2、第7諧波同時出現問題,一定是下焦的膀胱經。

青春痘是因為臉上的循環不好,已有了細菌,再吃些花生等食物,等于是催化它。所以根本上是血循環不良導致細菌繁殖。西醫給的消炎藥或是要患者把臉洗干凈等,都不是最根本的方法;一定要先把循環弄好,這時候再稍微把臉洗干凈就會好了。

學中醫是很困難的,沒有半調子。學會了,大概所有的病都能治個七八成,再厲害一點,所有的病能治個八九成。所以不容易學也在這里。不像西醫可能只看個肝,其他的不需要會。中醫沒辦法,不懂就全不懂,要會就全部會,沒有一半的。

只要看到病人的脈左右不對稱,第一個要想到的就是受傷,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我們的身體在正常的狀態下一定是對稱的,不會一邊高一邊低,或是一邊多一邊少。

我們身體不好主要就是兩個原因:第一個是受傷,第二個是姿勢不良。一般來說,假如沒有外傷、沒有姿勢不好,濾過性病毒等都是過客。

癌癥病人通常第3、第6、第9諧波的血分為負,但是第3、第6、第9諧波血分為負的病人太多了,尤其是超過50歲的更年期婦女,幾乎1/3有這樣的脈。

有位大師說過:癌癥發生的局部一定有葡萄糖無氧代謝(Glycolysis),因而必定會產生大量乳酸,而造成酸度增加。但是為什么到了現在這種機器還未能問世呢?

糖尿病病人沒辦法用糖,但是可以用乳酸。因為乳酸進入細胞不需要胰島素,它是利用主動運輸的方式。所以所有血糖高的病人其血里的乳酸一定很高,但是組織里乳酸卻很低,因為乳酸被他的細胞拿去用了,他把乳酸運到細胞里,兩個乳酸又可以組合成一個葡萄糖,就再回頭去參加葡萄糖代謝。所以如果能夠局部地測出人體生化代謝濃度,對于提早診斷病情是很有幫助的。

我們平時就要記住,要多保養自己的肺,同時也不要讓第3、第6、第9諧波產生負能量;尤其不要在脾經、肺經血分有瘀塞,只要保護脾經、肺經(脾統血、肺主氣),就能預防癌癥。

所有更年期障礙的人第3、第6、第9諧波能量大多為負,所以在治療的時候要記得把瘀化掉。這也是為什么大家都說逍遙散、加味逍遙散很好的原因,這些藥的作用就是化瘀。

為什么更年期的人會有更年期障礙?這主要是因為女性荷爾蒙不足。事實上雌激素對血液循環的活血化瘀作用比阿斯匹林還好,對血管軟化也更有效。

女性荷爾蒙是非常好的活血化疲的藥,更年期障礙就是因為女性荷爾蒙不夠,血就瘀了。但是中醫就會開補脾化疲的藥,如吃逍遙散、加味逍遙散不僅有預防癌癥的作用,還能順利地渡過更年期。

中藥里面補脾的藥特別多,中藥書籍里面提到補肝、補腎的藥多是補脾,所以只要開對藥,第3、第6、第9諧波能量為負的過敏體質就可以改善。但是能量正的就不行,正的就一定要補腎。但是補腎本身就難,而且補腎的那些藥效果緩慢,所以比較難治。

假如我頭上的膽經傷了,通常胃火就會上來。為什么?很明顯,本來膽經是供應頭上大部分的循環,現在膽經受傷了,頭上側面的供血不足,只好增加頭部前面的胃經供血部分代償,這種就叫做虛火。

像高血壓等都是這類虛火上升,最后沒辦法連肝火都起來了。這時候不能去降這個火,而要去補虛化瘀,但是你得知道虛在哪里,這種虛火是因為有一個地方壞了,身體要去補救而產生的。虛火的時候不能清火。

臨床上膽經有問題多是胃經來代償,肝經代償是很嚴重的狀況下才會發生的,譬如說膽經也堵了,胃經又堵了,這時候肝經就升起來了。

通常膽經一堵,第一個一定是胃經、膀胱經先升起來,這樣通常就撐住了。但是假如胃經再有一問題的話,肝火就會起來。因為其他經絡,如大腸經、小腸經的能量比例都太小,只能靠肝經,

肝的能量振幅單位是80左右,所以肝只要加個5%,就等于大腸經所有的能量了。大腸經的能量振幅大概是4,三焦大概是3、小腸經大概是2、脾大概是45、腎大概是60,總能加起來的振幅以100為基礎,如此我們便知道各種經絡間能量振幅的比例關系了。

失眠是因為腦部的循環不足,睡著時呼吸的量較淺,氧氣交換更差,腦缺氧到受不了,就不讓你睡沉了。但是很多病人都睡不好,至少有兩個可能的原因:一個是膽經的問題,一個是心肺功能不好。

脊椎康復治療不要做太激烈的動作,可以練習一些功法等專門動脊椎骨的。基本的邏輯就是想辦法讓血循環進來,最簡單的方法就是在局部制造一個有像心臟的結構,讓它一松一緊、一松一緊,而且這個一松一緊的動作最好能配合心跳,那么血就會進來。

脖子是最容易壞的部位,因為其他部位的脊椎骨肌肉都是橫向拉的,而脖子的肌肉是直的拉,經絡多,而且是人口的地方,跟外面接觸的機會多。所謂的脊椎骨最容易病,就是指脖子。

很多人命門不夠松,這也是大多數病患下背痛的原因。因為命門與腎有關,會反應到冠狀動脈的循環,所以命門不松、心腎不交,心臟就比較容易超載而缺氧,然后命門就更緊。兩者一直惡性循環就會產生下背痛,甚至更嚴重的病。

平常我們要了解自己的命門松不松,要先用一只手去摸自己的命門,坐正之后摸起來軟軟的、富有彈性的就很好。若是一摸就摸到骨頭,一節一節都摸得到的,就是不夠松,久而久之就會傷及心臟,然后就很容易背痛、下背痛。

日本人跪坐有優也有缺,優是背會挺得很直,命門也會松,缺是腿部循環被壓到,下肢發育會受影響。所以過去日本人的小腿比較腫大,而且平均又長不髙,可能就是這個原因。

要讓命門松有一個最簡單的方法,就是你面對墻半蹲站好,胸口盡量去靠墻,這樣又松命門又補腎。其實腎虛的人叫他一天好好站三次,補腎的效果是什么補腎藥都比不上的,問題是要有耐心。這在武術里面是基本功,就是站樁

我們運動到心跳為原來的2.5倍的時候,大概就是極限了,再上去就會有生命危險。2.5倍是什么意思?事實上是血壓升起來后腎臟的共振頻。

練氣練得很好的人心跳會稍微快,現代田徑運動員則心跳會稍微慢。一般來說,運動員的平均壽命比一般人稍短,尤其是成績很好的運動員平均壽命都很短。很多奧運金牌得主平均壽命都不到60歲。他們的心跳每分鐘平均比正常人低10次一一約60-65次,一般人是70-75次。練對功的人則大概是75-85次。

身體松的狀態對健康是比較好的,比較不容易老化而能夠長壽。但是我們在做長跑、短跑這類運動的時候,身上的肌肉會變成整塊在協調,所以就變成很大的一個共振單位,這時候心跳就會變慢,對身體來說是比較不松的狀態,換句話說就是比較緊,容易短命。當然,并不是所有的運動員都短命,打網球和游泳就對健康很好

嬰兒的出生是母親與嬰兒共同的努力,但是決定嬰兒出生的第一道指令是由嬰兒發出的。所以出生的日子與時間與嬰兒本身的生物周期有關,也就是與嬰兒的性向有關。

電離層有一個大概在9赫茲左右的共振頻率,叫做舒曼波〈由一位名叫舒曼的人發現,是以地球當成天線的共振波〉,它所造成的磁場變化會影響人體。

算命時所說的不同的命宮、不同的星座,事實上就是太陽系在宇宙不同位置的時候,人體接受到不同的電磁場干擾地球的舒曼波的共振,所以在不同時辰出生的人或不同星座的人基本個性就會有些不一樣。


    本站是提供個人知識管理的網絡存儲空間,所有內容均由用戶發布,不代表本站觀點。如發現有害或侵權內容,請點擊這里 或 撥打24小時舉報電話:4000070609 與我們聯系。

    猜你喜歡

    0條評論

    發表

    請遵守用戶 評論公約

    類似文章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

    HOME-热久久最新网站获取